笔趣阁 > 阵仙 > 第1136章 愿望
    其中的一位黑袍人掀开了帽子,诡异的力量弥漫,场中的众人一时间看不清他的脸,听那言语,还带着丝丝崇敬。

    九师姑冷笑,眼神凌冽,语气之中更是带着嘲讽:“若真的是切磋,你会选个这么好的时机,你会和他们一起,别装的那么清高,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不是一丘之貉是什么?”

    五师叔和幽隆同时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神之中更是带着一丝无奈,心绪翻飞:“这个妮子,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生死之际,才会展现真正的战力,不是么?”

    “呵呵!”

    灰袍人无言,反手之间,再次将帽子扣在了头上,十道身影快速晃动,战场之中,一瞬间出现了数百道残影。

    “麒麟步?”

    “这一定是麒麟步,只有这种步伐才能够准确的踩在规则的节点之上,让人无法预测!”

    “这个人,到底是谁,能够使出麒麟步的人,身后的背景一定不容小觑!”五师叔的眼光和幽隆对视,眼神之中同时闪过一丝忌惮,右手紧紧的握住长剑,五师叔慢慢的调动着身上的力量,一旦有一点败势,他就会将九师妹从战斗中救出来。

    对于厮杀五师叔没有半点把握,甚至五师叔从学剑以来,都没有杀戮过一人,但若是论道防守,三尺之内,剑尖所指,没有人能够攻破五师叔的防御。

    甚至,就算是杜玄剑庐的诸多第一执剑人剑无量,或者是强大的小师叔,都只能以绝对的力量将五师叔的防御碾碎。

    一道道强大的力量撞向九师姑,九师姑挥剑,剑尖勾连着大道规则,恐怖的力量划向那一道道灰色的身影,一道又一道灰影破碎,九师姑的脸色越来越沉重!

    幻影,幻影,依旧是幻影!

    麒麟步,每步都会踏在规则的节点之上,旋转跳跃之间,连规则都无法进身,每当勾连着规则的青锋划落之时,本应承受攻击的身影,在那一刻便飞掠开去。

    “铮——!”

    金铁之声从九师姑娘的身后响起,黑袍人的武器被九师姑的长剑抵挡,杀机弥漫,寒芒倒卷,洁白的脖颈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疙瘩,寒风吹拂,火红色的长发在那余芒之中被隔断。

    “不好!”九师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要知道,与她对敌的人可是有着十位,烈焰升腾,九师姑催动着内劲,天地之力在一瞬间狂暴,烈焰升腾,弥漫着周遭。

    可却没有半分作用!

    身后的灰袍人,脸上泛着冷笑,眼中寒芒一闪,在九师姑的身前诡异的出现了九点寒芒,杀机弥漫,紧随其后的是九道一模一样的身影,九师姑的心在这一刻坠入了深渊!

    “是要死了么?”九师姑的脸色抽动,心绪翻飞:“小师弟,你大概是迎娶不了我了!”

    狂风呼啸,九师姑紧紧的盯着那越来越大的寒芒,坚定的眼神没有一点晃动。

    “当当当!”

    接连的金铁之声之后,九道寒芒无功而返,十道灰色身影像是心意相通一般,同时抽身,让想要抓单的九师姑没有半点机会。

    “在想什么呢?九妹。”

    看着五师叔那玩味的眼神,九师姑娇嗔的跺了跺脚,生气的瞥了自己的这位师兄,傲娇的向着远处的幽隆走了去。

    接下来的战斗和她就没有太多关系了,心中的那股怒火也稍微的得到了宣泄,更关键的是,幽隆那十四位到达极限的守山人,总是需要人去守着,不然一个不小心便会被死在那战斗的余波之下。

    九师姑娘的眸子,撇了撇不远处的杜玄,“师兄应该快好了吧!”

    剑庐十大执剑人,战力最强的便是第一执剑人剑无量,和第十执剑人小师叔程明理,不论等下是谁出现在战场之上,便标志着杜玄的胜利,这两个人的无敌都是江湖公认的,剑无量的无敌是在当年江湖历练之时,横扫了诸多同阶武者,而小师叔的威名则是十八年前生生杀出来的。

    “怎么,九儿,你在想什么呢?”

    看着脸色不对劲儿的幽隆,九师姑并没有搭理他,内心之中甚至还在恶狠狠的咒骂这个可恶的男人:“说好的拖延时间,结果生生的把守山人给打没了一大半,你和猪唯一的区别,就是你长了一幅人的面貌!”

    虽然九师姑知道守山人这么拼的原因,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理解幽隆他们,一阵寒风从脚底升起,幽隆缩了缩脖子,“好冷!”

    战场中央

    “果然,每位剑庐执剑人都不容小觑啊!”灰袍人看着面前这位在一瞬间将他的九道攻击都抵挡下来的杜玄剑客,眼中闪过了浓浓的忌惮。

    五师叔直了直身子,抬起头骄傲的看着面前的十道灰色身影,眼神泛着光芒:“道兄你说错了,是每位杜玄剑客都不容小觑!”

    灰袍人的双眼皱缩,不过在回想到方才守山人和各派联军那场惨烈的大战,微不可查点了点头,的确,一个宗门或许会有人在生死之战选择自爆,但绝对不会所有人的选择自爆,可方才的战斗,灰袍人很确定,要不是杜玄执剑人的出手,在那些黑衣剑客全都战死之后,整个战场定然不会找到一具属于他们的尸体。

    杜玄剑客,强大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实力,还有那颗永远都不屈服的剑心。

    “请!”五师叔没有管灰袍人在想什么,固执的向灰袍人施了个剑礼。

    灰袍人回礼,在这一瞬间,为面前的这位剑客所折服,麒麟跃踏,十柄一模一样的武器,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刺向了五师叔的身体。

    青锋划过,金铁之声连绵不断,五师叔的剑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将所有的攻击防住,天地之力狂暴,五师叔巍然不动,剑骨傲然身体没有一丝晃动,寒风呼啸,衣袍翻飞。

    蔚蓝的天空,云层在翻涌,十道一模一样的灰色身影将五师叔团团围住,一模一样的武器直立,紧张的戒备这面前这位可怕的男人:“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