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1285章 转职为悟空
    听到了她这番话,陆诗琪却抱着不同的意见。“师兄,我们这个地方,现在感觉天生就不是安全的,最好。”

    她稍微停顿了下,眼神却是紧紧地盯着杜玄。“看来她的意思和我的不同,想直接离开这个地方。”

    一切事情尽在不言中,杜璇现在也只能在这两种方案里面尽快做决定,但是坐着等不是办法。

    如果说选择留在这里的话,那么肯定是等死。毕竟这样可怕的饥荒,已经饿死了,一大半教众。

    “但是如果说自己出去的话,那么会面临更大的危险。”想来想去,杜玄几乎已经要疯了,无法拿出一个方案。

    “咕叽呀,你替我扔一个硬币吧,如果说扔出正面,就留在这里,假如说扔出反面,那么我们走。”

    杜玄手里面递给咕叽毛茸茸爪子的硬币,脸色非常的凝重。“一切事情,都可以指望,唯独这件事不行。”

    咕叽飞快的扔着硬币,一下子就开出了个反面。“再扔一次,假如这次是正面就走,反面就留。”

    周围那些教众,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他。“尊敬的神主啊!请赐予我们食物,让我们免于饥寒。”

    看着那些可怜的人,杜玄也心中很是同情,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只恨,不能变出来食物。

    那硬币又一次扔到了下面,开出了正面。“那么,这次选择走就是天意了,大家听我的命令吧!”

    很快就设计好了路线,鬼宦官在前方,引着路。杜璇和陆诗琪二人,在中间引导着那些信徒。

    而花木兰带着一对精锐的骑兵断后。他们走了很长时间进入到了一片荒芜苍凉的沙漠之中。

    “真的是太渴了。”杜玄舔着干裂的嘴唇,大口的呼吸着。“现在这样子,要是能够找到一片绿洲就好。

    信徒们又死去了不少,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们不断的祷告着,把手腕上的鲜血挖出来献给上天。

    即使是如此残忍,虔诚的做法,杜玄也知道,不会有丝毫的结果。自己除了有能力放出光芒,一无所有。

    “快看,那边是个绿洲。”那些酷热难耐的信徒们,一个个疯狂的跑了过去。然而,其中好像并不是这样。

    那个所谓的绿洲,忽然变成了一团红红的东西。杜玄和陆诗琪两个人都焦急的不行,大声喊道。

    “千万不要再过去了,那里面是陷阱。”然而,信徒们都进了去,一个人也没有剩下,化成了红色的气。

    “这倒好,只剩我们光杆司令了。”杜玄没好气的说道,他往那个红色的地方上贴去,红色的气旋却离他越来越远。

    “这是什么样可恨的鬼?”杜玄手里面不断的挥舞着,那个红色的气旋,瞬间变成了一个怪异的吸血鬼。

    “就是你把我的信徒们,都一个个弄成鲜血淋漓了吗?”杜玄集中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望向那怪物。

    “我就是又能怎么样?你们人族不堪一击,只能成为我们的养料,哇哈哈哈哈,你也算是一个。”

    吸血鬼转着红色的圈圈,朝着杜玄去。“这样的速度,你想不到有多快的,很快就能把你的血吸干。”

    这个时候,陆诗琪和咕叽急了,挥舞着身上的力量,缠住了那个吸血鬼。他们三个扭打在了一团。

    吸血鬼,每次吸进血液,体力又恢复了一些,不断的朝着他们攻击过去,其中咕叽,受的伤是最多的一个。

    “吱吱。”它捂着自己的身体,非常的痛苦和难受。用尽了原力,猛地朝着那个吸血鬼,中间处抓了一下。

    “轰隆。”吸血鬼的鲜血,喷了一地,最中间掉出来了,一块三角形的金色丹药,上面喷着鲜血的红色。

    感觉空间又振动了一次,杜玄拉着陆诗琪,慌忙朝着山那边走去。这时候鬼宦官也飘了回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些信徒都被吸收了?”看着鬼宦官明知故问的样子,杜玄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已经成为了鬼族,那么你自然也是明白那吸血鬼的规矩,但是你却故意,带我们上这条路。”

    看着杜玄这样子,鬼宦官故作疑惑的说道。“并不是这样,他们也是我的兄弟,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杜玄和陆诗琪二人,当然明白他的鬼话是想干什么。“你只是想让我们进入鬼族的圈套,让我们也幻化成鬼。”

    鬼宦官听着他们这样的回答,瞬间就消失了。只留下他们两个人发呆,四边是苍茫无尽的草原和沙漠。

    这时候,听见了撕咬东西的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奇怪。”杜玄回头一看,原来是咕叽在啃食着那血丹。

    它的身体,飞快的膨胀了起来。又变出了一根长长的棍子。“莫非咕叽变了。”杜玄非常惊讶的望到那边。

    咕叽的身体,非常的强壮,这时,杜玄头上的皇冠,也飞到了他的脑袋上去。“这才是我的原型,圣悟空。”

    看着咕叽竟然变成了悟空,挥着一根棒子,带起一阵阵风。于是,轻轻地念叨着咒语,咕叽也来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花木兰带着那一对骑兵也到了,看到了咕叽这个样子,也是感到很高兴,说到。

    “没想到有了这只猴子,如果他要是能进入武者的十二重修为境界,那么,战斗力会比我们之和还要高。”

    咕叽端着那根长长的棒子走在前面,远处进入了一片茂密的森林。这里面还有些枯萎干旱的野果。

    “先赶紧把这些果子吃掉吧,再不吃的话,真是一点东西都没有了。”然而,正当杜玄想要去抓果子的时候,咕叽飞快的去,一棍子就打下了许多果子。尖尖的爪子,贪婪的捧着果子往嘴里送。

    “你这个猴子怎么如此?”杜玄非常生气,自己都忍饥挨渴这么长时间了,身为主人,应该自己先吃的。

    陆诗琪几乎要热晕过去,也只是强在那里坚持着。花木兰骑着马到了一旁,看着那棵树的树根。

    “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错,你就听人家猴子的吧。”原来底下,埋,的满是白骨,在那里腐烂着生出恶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