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星河 > 第六章 玉兰节
    四人在渡纸鸢上飞行数日,期间顾慕道人又对三人的修炼稍做指点,并在叶秋蝉以及楚山的双重攻势下,拿出了些许丹药给三人服用辅助修炼。

    不知是否错觉,花寻风觉得这几日自己的修为有很大的提升。那灵力吸收的,比起在倚江阁时简直就是如鲸吸水,畅快淋漓。

    叶秋蝉行功完毕,见花寻风也睁开眼睛,柔声道:“寻风师兄,我见你一直以来都带着扳指,是法器吗?”几日来三人渐渐熟悉,叶秋蝉闲暇之余也与两人聊天,他们这样的年纪毕竟不像老一辈,能一闭关就是几个月。

    花寻风伸手摸了摸戴在左手拇指上的扳指,“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遗物。”

    “对不起,我不知道”

    花寻风摆摆手,笑道:“没关系,这个扳指五年前我叔叔给我戴上,让我不要轻易拿下来。师尊他老人家研究过此物,应该不是法器。”

    “他这扳指虽然不是法器,但却坚硬无比。”楚山吐纳完毕睁开眼睛,“我说你们家是不是很喜欢做坚硬的东西,就你手上那根棍子,竟然连六吾剑也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

    看着叶秋蝉一脸懵懂,花寻风和楚山开始跟她解释器法器的分类。

    修真界的宝物分级为法器、灵器、法宝、灵宝。每个宝物又分上中下极品四个品阶。

    六吾剑就是一件中品法器,是南登道人外出偶得,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赐给楚山。当时整个倚江阁也闹得沸沸扬扬,盖因整个倚江阁上品法器的数量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许木掌门使用的也只是上品法器避云剑,曾今有人出一千二百块下品灵识掌门都不割爱。

    说到灵石花寻风和楚山继续解说,灵石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种,一千块下品灵石相当于一块中品灵石,一千块中品灵石相当于一块上品灵石,以此类推。

    市面上这上品法器也就是一块中品灵石的价格。

    楚山的六吾剑是件中品法器,在邹鲁城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利器,可是在花寻风的扳指上连道印记都留不下。那时楚山郁闷无比,脸上火辣辣的,看到花寻风一副这破玩意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品法器的样子,楚山几欲抓狂。

    叶秋蝉听的兴起,更加的活络了,她本来入门就晚,入门后因为天资卓绝被顾慕道人催着修炼,所以对一些修炼的其他事情知之甚少。这一路上的闲聊让她初步对修真界有所了解。

    邹鲁城,倚江阁,云峰殿,偏殿。

    李平清静静地站在首座旁,看着座位上的褐袍老者,整个人仿佛笼罩着一层乌云,压的人喘不过气。

    “平清,事到如今,想问什么就问吧。”许木道人叹了口气,打破寂静的气氛。

    李平清伸手作揖,说道:“弟子不明,为何师尊将花寻风收为入室弟子,尽心尽力教授其心法武学,带其进出各大诗会助其扬名,却将‘毕提丹’给他服用,此其一。”

    “自花寻风入师尊门下后,为何师尊命弟子需每日监视他,要求将他的一举一动尽数上报。并无要求其他,只是监视,此其二。”

    “倚江阁上下皆知花寻风无五年无法入命悬,大道已然无望,却为何把前往玉剑书庄如此宝贵的机会赐予他,让倚江阁上下弟子寒心,此其三。”

    李平清发现自己言语有些放肆,稍稍顿了下,接着道:“师尊此举确实让人不解。”

    许木道人摇摇头,脸上露出些许苦笑:“此事不与你们说原是为了保全你等,却不知你们一个个如此沉不住气。需知,此事多一人知晓我们便多一分危险。”

    说罢便将花寻风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李平清。

    李平清如遭电击,一脸不可置信。

    “此事事关倚江阁生死存亡,早先小心谨慎,是以为将花寻风送去书庄可保全我派,没想到”

    就在此事,偏殿大门被羽林道人打开,打断了许木道人和李平清的对话。他们同时看向羽林道人,羽林道人面无表情,遥遥的对许木道人说了一句:“他们来了。”

    渡纸鸢载着顾慕四人飞过了宴海郡,正在朝名郡地界。

    朝名郡是东莱州水米之乡,物产丰厚,生活多姿,一些节日庙会数不胜数,与万下城所在的白津郡相邻,是东莱州一大特色郡城。

    “在邹鲁便听人说过,朝名郡东风城有‘火树银花夜不归’的美称,今天刚好到此地界,要不你跟顾师叔说说,让她准我们在此整顿一晚?”

    听楚山说完,花寻风和叶秋蝉都有些意动,在这渡纸鸢上飞行数日,早有就些枯燥,借此机会刚好可以下去放松一下。

    见花寻风也同意,叶秋蝉立刻跑去对顾慕道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很快,渡纸鸢的飞行轨迹边往下偏移了。

    东风城外一片宽阔的平地上,渡纸鸢稳稳的停了下来,四人稍作整理便进了城。

    此时日头已偏西,些许商户在城中布置着,城中百姓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更有许多书生打扮的人挥摇着扇子,自命潇洒的大街上高谈阔论。

    “今日好像是此地的某个节日。”花寻风见到此景说道,“看来我们刚好赶上了热闹的时候。”

    “如此说来,今晚必有诗会。”叶秋蝉美眸发放亮,柳眉微抬:“寻风师兄,今日你我再比一次高低如何。”

    楚山东瞅西看,听到叶秋蝉说的话,说道:“我们内部比啥,我们要联合抗外,联手将邹鲁才子、才女的名号打到朝名郡,哈哈。”

    花寻风听罢有些心虚,他真的不怎么会作诗,鬼知道那些诗词都是怎么冒出来的,听完楚山的话不知道怎么接话,便自顾向前走。

    “说你胖还喘上了,这么早就给我装上了。”楚山冲着叶秋蝉对花寻风撇撇嘴。叶秋蝉轻笑不已。

    顾慕道人仔细的观察着四周,自打她刚一进东风城,她就感觉到好几道神识在他身上扫过,那些神识强大无比,里面最弱的一道也让她微微颤立。

    好歹她也是邹鲁城第一大派倚江阁的五长老,有道基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便可踏入真丹境成为化神修士,可在这里就好像蝼蚁一般,她还感觉到很多道基境的修士,在她身边不远处也同样是谨而慎之。

    顾慕道人见花寻风他们三人一点也没有出门在外的警惕感,“出门在外,别看这些人人畜无害的样子,他们中间一些人的修为比你们强,千万不要招惹是非。”

    花寻风、楚山和叶秋蝉闻言一惊,本还带点的优越感立刻被警惕代替。

    “许多修士混杂其中,想来也是到此欣赏一下此地文化风貌,大部分都到了命悬境,少部分是气海境,所以晚上莫要节外生枝。”顾慕道人说完,便走进一家客栈,随手放下三个下品灵石要了三个房间便自顾上楼了。

    以顾慕现在的修为,在这些凡人的小城中基本难遇敌手,不过因为进城时神识的关系,她决定还是好好待在客栈,明天早点离开。

    华灯初上,花寻风三人随意用过了晚餐,便朝着最热闹的场所走去,刚刚找这家客栈的掌柜打听了情况,知道原来今天是东风城一年一度的“玉兰节”。

    以前曾有传说在“混乱时期”,东风城出过一位盖世英豪陈顾来,他曾与季太白联手将欲让外族入侵天苍海陆的组织击溃。而陈顾来的爱人林玉兰便是在战斗中为救他死去,季太白赢得胜利后,陈顾来婉拒了季太白的邀请,带着林玉兰的骨灰回到了东风城。自此,每到林玉兰的生忌,陈顾来都会邀三五好友到林玉兰冢前喝的酩酊大醉,以解思念之苦。久而久之,便有了东风城的“玉兰节”。

    女人对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免疫力不高,因此叶秋蝉一路上感慨不已,人生在世,爱情真是可遇不可求,缘分到了自然就到了。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换来今生的情怀依旧,换来今生的一朝拥有。”花寻风出言说道。

    叶秋蝉闻言一呆,似是触动内心的某些情愫。

    给读者的话:

    新人新书,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