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星河 > 第二百零三章 冰释
    花寻风就想要再一次机会,闻言快步走向南海,全身灵力运转,紧接着右手小指猛然点出,一道无形剑气从小指激射而出。

    “嘭!”

    这次十分顺利,而且剑气入水后竟然炸开,发出震天巨响,瞬间在海里炸起数丈浪花。

    飘散在空中的浪花,随着东边太阳的升起,滴滴水珠反射着骄阳的生机。

    沐雨晴更是目瞪口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久久没有转过身来。

    沐雨晴没有转过身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因为花寻风真的在两天的时间里推演出了少冲剑武技的行功线路,这简直太毁三观了!因为她家乡那边也只是提出一个设想,现在尝试阶段,并没有成功推演出来。

    第二是因为她误会了花寻风,而且刚刚语气很不好,说的也很难听,现在回想起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虽然她被看了身子,吃亏吃大了,但事情被证明了,花寻风不是有意偷窥,而且她又放话了,只要花寻风施展出少冲剑的武技,她就不生气。

    沐雨晴看着久久没有平静下来的浪花,心中暗骂这个死花寻风,跟个木头脑袋一样,怎么还不过来搭句话!

    好像听见沐雨晴心中说话一般,花寻风靠近了沐雨晴几步,随后说道:“这就是少冲剑指,我没骗你,我不是故意的。”

    沐雨晴心中原谅花寻风大半,但心中仍有一丝芥蒂,况且语气一下子转变有些困难,当下没好气道:“就算你推演出了少冲剑,很厉害,但你不会等天亮了再来我这臭美吗?为什么非在大半夜闯进来!”

    兜兜转转大半天,终于说到了花寻风要说的主题:“这就是我想跟你解释我激动的原因,我找你不是想跟你炫耀,而是想问你《六脉神剑》的其他几脉行功路线,我想我有办法将它们全部推演出来,所以想找你将剩下的五式告之。”

    见沐雨晴没接话,花寻风又补充了几句:“当然三更半夜没敲门就进来,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你别生气,如果你要我负责,我很愿意负这个责任。还有能不能把接下来的行功路线告诉我?”

    沐雨晴还是没说话。

    不是她还在生气,而是花寻风那句他有办法将《六脉神剑》后面的五式武技全部推演出来的话,震碎了她的心神。

    这可能吗?这怎么可能!

    不说别的,就这一式少商剑,她家已经试死了多少年轻俊杰,而且个个都是走火入魔爆体而亡,没一个有好下场的,包括她母亲也因推演而去世。

    可谁知在花寻风这里,把自己关房里两天两夜就把它推演出来了,还活蹦乱跳的施展了两次!

    更重要的是,他迫不及待想要推演接下来的五式。

    按照他这样的推演速度,一个月就能把她家需要研究数百年乃至数千年的东西全部搞定,而且效果不差。

    这是什么人!

    “我让我想想,让我静静。”沐雨晴机械的走向一边,眼中震惊无法收回。

    沐雨晴说想静静,花寻风自然不会去打扰,他还要沐雨晴跟他说接下来的五式呢,怎么会这么没眼力见。

    不过无聊之下,他在一边熟悉起这式少冲剑。

    对着南海施展了几次,花寻风不仅对少冲剑熟练不少,而且也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

    就拿自己找到的那些穴位来说,这些穴位分别遍布在微小脉络上,本身承受灵力的强度达不到最高,当然经过穴位激增后的灵力运转下一个穴位,是可以承受的。

    不管一开始全力运转灵力还是少部分灵力运转到穴位,只要是按照这条路线走,到了少冲穴后,最强一击也就刚刚打坏青星葫芦那种程度。

    除非能找到新的穴位走势,或者锻炼体魄使脉络更加粗韧,至使穴位也跟着壮大。

    不过目前这些不是问题,因为现在穴位承受的灵力将近他全部灵力的三分之二,这么庞大的灵力经过穴位和脉络激增后,这一招少冲剑已经达到中品灵器的攻击程度了。

    按照武技划分的话,算是无限接近地阶武技。

    沐雨晴坐在远处,双手抱膝将头埋在双膝间,呆呆的看着花寻风的身影。

    她还是无法接受花寻风就这么把少冲剑也推演出来了。说实话,她其实面对这里的人时,心里多少都有一种优越感,因为她觉得这里十分的落后。

    这里的人不爱探索,安于现状,而且武技平平,炼器单一,炼丹也过于保守。唯一可取的就是物产资源丰富,地域文化很有特色,仅此而已。

    可没想在这样的地方,竟然出了个花寻风!

    刚开始认识花寻风的时候,她只当花寻风是个多情才子,出口成锦,佳句成双。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就被兰姨推崇备至的吴细岩批语说是自己的有缘人。

    可能因为兰姨的缘故,这颗句话一直埋在她心里,哪怕过去近三年也不曾忘掉。

    三年后,她在陵剑山见到了花寻风,竟然没有一丝陌生感。两人在巨熊尸体内的事情,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有趣。醉水仙园里最后的那一丝幻境,难道是内心最深处的记忆吗?

    想到陵剑山试炼,她有一点想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只有命悬境的花寻风会在道基境的试炼场所出现?难道是的有天意?

    每个人都有秘密,花寻风不说她自然也不会去问。

    现在看来花寻风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呢,恐怕也没比她少多少!

    “登徒子,你过来。”

    沐雨晴远远的唤了花寻风一句。

    花寻风闻言走了过来,“能不能换个称呼,让人误会了不好。”

    “那叫你花龌蹉?花下流?花偷窥狂?”沐雨晴目不斜视看着花寻风。

    花寻风满头黑线,但是没办法,错在他,“还是登徒子吧。”

    沐雨晴心中偷笑,不过脸上还是一本正经说道:“我可以给你其他五式的行功路线,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