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星河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科蒙初露狰狞
    康共影脸色非常难看,难看是因为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竟然如此杀伐果决,看样子像是刑逼老手。而且他只砍萧露白,这行为摆明了就是挑拨离间的阳谋。

    虽然明知是阳谋,但康共影还没有傻到叫中年男子来砍他,因为这个中年男子绝对不会装样子,真的会砍!

    还有最让康共影难堪的是,他刚刚说了倚江阁被灭不是他们做的,萧露白立刻就说出让中年男子死的比山上的人更惨这种话,谎话瞬间被揭穿。

    沐雨晴站在一边看着花寻风的逼供手段,乍看之下她心中也有些犯怵,没想到花寻风也有狠辣的一面。此时的他,一点也没有在自己面前那种大男孩的样子。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他难道还打两巴掌就算了不成?如果换位的话,沐雨晴估计自己会比花寻风狠一万倍,大家又不是圣人,都已经不共戴天了,还讲什么素质?

    这样的反差,不仅没有让沐雨晴感到惧怕,反而让她感受到浓浓的责任感和安全感。

    这就是男孩和男人最大的区别。

    “再说谎,后果自负。”花寻风继续问道:“是谁,要灭倚江阁?”

    “是元天公!”萧露白赶紧抢话,他怕康共影又不知道说什么,然后他唯一的一个脚掌又会被眼前这个变态砍下来。

    可是康共影却异口同声的说了不同的答案:“是罗尊。”

    花寻风将剑十往前一伸,放在萧露白脚掌上方问道:“到底是谁?”

    萧露白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他急忙大声喊道:“是元天公啊,是元天公叫我们做的。姓康的,你别害老子行不行!”

    康共影急忙道:“确实是元天公吩咐我们这么做的,但是灭门的决定是罗尊定的,都一样都一样。”

    花寻风收回剑十,问道:“你们说的元天公是谁,罗尊又是谁?”

    这个问题让康共影有些迟疑,不过萧露白此时为了保住脚掌,什么都不管了,说道:“元天公是科蒙三公之一,实力之强已是仙境。罗尊更不得了,内部都传言她是西海帝的女儿,修为之高没人知道。”

    “罗尊为什么要灭倚江阁?”

    花寻风刚问出问题,萧露白立即回答:“是因为万江流的儿子,罗尊要万江流的儿子命。”

    “为什么?”

    萧露白闻言,脸色更加惨白,忽然痛哭流涕道:“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别砍了,我只是按照元天公的吩咐做的啊。”

    康共影也急忙道:“我们真的不知道,元天公只让我们灭掉倚江阁,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参与这次灭门的有几人?他们在哪?”花寻风低头沉思了一会,又问道:“还有现在科蒙殿山门在哪,人员有多少?”

    涉及到科蒙殿核心问题,就连萧露白也有些犯怵不敢直接回答,可当看见花寻风的剑放到他的脚腕上时,他的坚持顿时崩溃:“我说我说。”

    康共影脸色复杂的看了眼萧露白,给他使眼色。

    萧露白没有理会康共影,说道:“参加那次灭门的有5人,2个塑神境,3个真丹境。他们现在应该都在科蒙总殿,总殿在西海州彩月”

    “老萧!”康共影打断萧露白说道:“透露殿内机密,元天公不会放过你的。”

    “你觉得我们还有活着出去的机会吗?”萧露白惨然一笑,然后举了一下光秃秃的三肢,说道:“我只求别再受折磨,给我来个痛快。”

    “哎!”

    接下来萧露白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花寻风。

    如今的科蒙殿虽然不必当初,但暗中发展了几年,已经颇有规模。

    殿内有二尊,分别是罗尊罗巧宁和陆尊陆冰蓝,二人是道侣。尊下有三公,元天公尚乐、界地公常庆生、奉玄公柯白易,都是数一数二的仙境修士。再下面就是一些执事、堂主什么的。他们分散在各个州郡,到处收拢那些得到科蒙前辈传承的修士。

    被问及他们为什么会到邹鲁来时,萧露白和康共影对视一眼,坦白了情况。那是一年前知道万江流的儿子还活着后,元天公在倚江阁云峰殿下方设立了传送阵,以便让科蒙殿的人来往东莱州和西海州之间。

    花寻风闻言不的不佩服这个元天公的心思,倚江阁山门早已沦为废墟,更何况又是在邹鲁这种偏僻地带,根本很少有修士会来此。

    根据灯下黑的习惯,根本没人会怀疑灭门者还会在倚江阁附近徘徊,在这里设立传送阵真的是最合适不过了。

    就在花寻风想再问还有多少科蒙殿的人在东莱州时,沐雨晴忽然传音道:“天快亮了,我们得赶紧走。”

    花寻风灵识扫向屋外,果然已经天边范晓,他想问的基本已经问清楚,随后一指商阳剑指冲入萧露白神庭,傀儡也毫不留情的一拳将康共影击晕在地。

    随后花寻风将二人带出暗室,胡乱丢放在屋内。

    做完这一切,花寻风快速出了木屋祭出剑十。

    离去之前,沐雨晴看看见那个倒在地上的伍柳宗弟子还是原来的姿势,上前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随后飞快的跳上剑十,飞离小院。

    那伍柳宗弟子,被沐雨晴一巴掌打的悠悠转醒,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随后看了看四周,小院里与昨晚没什么区别,于是站起身来继续值守。

    直到金莲正宗带着石函寺、道臧、玉剑书庄还有伍柳宗四宗弟子赶到这里的时候,那个伍柳宗值守的弟子看的发呆,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没有理会伍柳宗弟子的发呆,庞应天上前问道:“昨天有发生什么吗?”

    伍柳宗弟子回道:“回庞师兄的话,没有啊,昨天我一直在这里,没察觉什么异常。”

    庞应天看见娄雪诗根本没理会他们,而是带着众人直接进入小院,当下一巴掌打在伍柳宗弟子脸上:“你是不是又偷懒去了?金莲正宗的人寻着万里追香找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