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星河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虚空二击
    比斗场内,花寻风脸色凝重的看着定尘,他能感觉到定尘身后的虚影很强大,似乎如金钟罩一类的武技,能抵御伤害。

    花寻风抬手就想施展《六脉神剑》,不过想了想还是放下了。

    《六脉神剑》是他亲自推演出来的武技,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他有信心用六脉神剑指破掉眼前宝瓶虚影,但是一招鲜吃遍天的手段非他所愿。

    如今机会难得,来自各宗不同的对手相继替他他喂招,自然是要尝试不同的武技了。

    两人相对而站,不动身形。

    花寻风摸着下巴想了想,忽然一个很久没有出现的手段在脑中浮现。

    “虚空一击!”

    “没错,就它了!”

    这是他在五峰大比时偶然间使出的一招,威力虽然绝伦,但是一招之后全身脱力,如待宰羔羊,因此这以后的日子里,花寻风一直没有想过使用这招。

    不管逃出书庄后被追杀,还是在石玉姬的传承洞府,都不适合用这招,故而渐渐被淡忘。

    现在忽然想起,花寻风重新想试验一番。

    他计划着如果见势不对,便立刻用《六脉神剑》补救。

    右手一番,一柄纯银色锤子出现在花寻风手中。

    这把锤子是当初花寻风炼制剑十前,事先炼出来的,之后一直放在储物手镯中没有用过。

    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虚空一击”这招当初还是在《炼器百科》上看到的,原本叫“虚空三击”吴细岩的心得中也有提到,就是锤子凭空锤打,却能发出打击金属般的声音,打击有三响,一响高过一响,三响后锤子燃火,那不是凡火,而是锤子和灵气之间摩擦碰撞产生的灵火,炼器效果奇佳。

    花寻风手握银锤,找着当时施展时的感觉。

    “古之器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识做不识,故书为之意;炉兮若天涉地;火兮若万物成;锤兮其若塑型;法兮其若生灵;如虚空响者,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震兮其若奔雷,三响孰能生灵以静之凝聚?孰能虚火以静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

    “虚空三击!”

    眼前虚空中出现一块凸起空气。

    这种感觉很诡异,明明眼前这片空中什么都没有,但就是能感觉到一块凸起部位,空气凸起!

    花寻风现已道基后期,已非当初的虹桥阶段可比拟,虽然全身灵力飞蛾扑火般朝银锤涌去,但他竭力控制灵力,将灵力流速降到最低,随后高高举起银锤,狠狠朝着凸起部位锤去!

    定尘捏着宝瓶印静候花寻风来袭,但他看见花寻风站在场内发呆,感觉有些奇怪。

    场外四宗弟子,还有奉天峰闻讯赶来的弟子见到花寻风拿出一把炼器的锤子,同样感到莫名其妙。

    直到花寻风举轻若重的将银锤朝着某一片空气砸去的时候,在远处观看的修败忽然大眼一睁。

    “砰!”

    一道狂暴气浪在比斗台中翻卷,一道无形波纹四面扩散,向着宝瓶虚影扫去。

    场内狂风大作,定尘渐渐维持不住身形,身后宝瓶虚影似乎被扫灭,已不见踪影。

    定尘右脚一蹬,稳住身形,随后《九字真言手印》再度捏起。

    智拳印!

    虚影再度出现,不过这次不是宝瓶,而是一只三人高的巨大拳影。

    拳影夹杂着轰隆声,朝着花寻风急速迫近。

    花寻风翻舞着银锤,再次感到一个凸点,银锤砸落。体内灵力快速流失,近乎干涸,不过因为他功法特殊,《太玄十三经》自成一体,正源源不断补充着灵力,勉强维持着武技灵力的输出。

    “砰!”

    情景重现,狂暴气浪无形波纹在比斗台内肆虐,抵消着巨大拳影。

    庞大灵力输出受阻,定尘一脸不可置信,自己堂堂真丹初境,如何连一个道基后期都奈何不了。当下灵力催动到极致,势必将智拳印砸向花寻风。

    虽然灵力飞速补充着,浇筑着干涸的经脉,但花寻风还是觉得浑身酸痛有些吃不消,这个武技太耗灵力了,而且是群攻型的,现在用很吃亏。

    他正打算收起银锤,准备再次使出《紫凰诀》时。

    忽然,他的灵识内发现前方空中,同时出现了两个凸点,好像可以连敲两下。

    抱着尝试的心态,花寻风使出刚恢复的全部灵力,将银锤朝凸点砸落。

    “砰!”

    场中又是一击。

    巨大的拳影已经微不可查,定尘捏印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汗滴落在僧袍上迅速蒸干,但他的眼神十分坚定,依旧将颤抖的双手朝前推去。

    巨拳顽强的朝着花寻风砸来。

    巨拳已然迫在眉睫,花寻风立刻甩锤砸向第二个凸点,甩出的同时他心中明悟,这大概就是虚空二击了。

    “砰!”

    空气中再次爆起一股气浪。

    只不过与之前那次不同的是,这次的气浪温度节节攀升,瞬间就将花寻风的银锤融掉大半。

    而且这次热浪没有四散开来,反而一股脑的朝定尘袭去,冲破拳影。

    拳影阻挡不了片刻,便消散殆尽。

    拳影被破,定尘后退数步,抬起头后只感觉一股灼热感迎面扑来,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立刻将全身仅剩的灵力全部调动,捏出他所会的最后一式手印,殊死一搏。

    “日轮印!”

    定尘背后升起一日,同样散发惊人热力。

    袭来热力瞬间冲进大日,定尘双手捏印,大日转动,吸收着来袭的热浪。

    随后将热浪转化自身热力,再次散发开来。

    处在热浪边缘,定尘光秃秃的头皮隐隐被烫伤,他汗流浃背,眼睛被眉毛上的汗水流的睁不开,全身泛红,似是已经到了极致,不过双手仍旧顽强的捏着指诀,日轮印吸收着源源不断的热浪。

    花寻风躺倒在比斗台边缘,被炎炎大日蒸的头发微卷,脑袋也有些发昏。刚刚那第二击将他全身灵力抽干,连道基现在也是干涸状态,现在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

    如此场景,若不及时制止,恐怕这两人都将有性命之忧。

    和四宗几人一起在远处观看的大长老,忽然出现在比斗台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