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星河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可怕藤蔓
    不过此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白衣女跳到巨鳌鲎身上,让巨鳌鲎甩动巨尾对付那些烦人的藤蔓,自己则是抓紧时间恢复着灵力,待巨鳌鲎靠近古树的时候,找时机冲上树顶,取走灵物。

    厉平飞和另一个黑衣男子此时也在这里,他们相隔数丈站在外围,看着眼前参天古树,偶尔有几根细小藤蔓扫向他们,被他们轻松斩断。

    他们不敢靠近,因为前车之鉴太可怕了。

    两大阳神后期的修士,进去没多久就这么被藤蔓包成一个粽子,还有越收越紧的趋势,看样子似乎想将二人搅碎。

    旁边还有一个阳神初期的修士,靠着一只庞大无比的巨鳌鲎步步靠近古树,若是只身一人的话,恐怕骨头渣都不剩了。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古树前还有无数藤蔓在迎空乱舞,它们像一条条嗜血灵蛇,仰头扭摆着身躯,等待食物的进入。

    如此场景,看的两人亡魂大冒,冷汗淋漓。

    虽然厉平飞身上不止一件上品防御法宝,但眼前的场景还是让他望而生畏,不敢轻易逾越雷池。

    黑衣男子就是闻青湖了解的东莱五杰老四,卢秋。他有塑神后期修为。不过他能来到这里跟修为无关,他是靠宝器堆出来的。

    卢秋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收集稀奇古怪的宝器,下到法器上到法宝,只要他觉得有意思,都会收集起来。

    幸亏他有这个爱好,这一路上,他几乎将他半辈子收集的宝器尽数用光,以自爆或者丢弃的方式,在过禁制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没了。

    现在看着眼前的景象,除了望洋兴叹,没有任何办法。灵物和性命比起来,当然性命最重要。

    看着巨鳌鲎一点一点接近古树,厉平飞心中越发焦急,他此次来东莱州目的便是为了此灵物。

    厉平飞在机缘巧合之下也知道了“帝月”之事,他知道若是能集齐五块“帝月”,那么站在巅峰,掌控天苍不在话下,甚至有可能再次出现天苍一统的盛世。

    “帝月”五分,分别散布在五州。东莱州的“帝月”就在眼前,他却不敢去拿。

    情急之下,厉平飞朝着白发女喊道:“喂!那女的。”

    白发女转头看向声音来源,还时不时的躲开一两根藤蔓。

    厉平飞取出把上品法宝飞剑说道:“带我上去,这上品法宝,你的!”

    不知所谓,白发女将头转了回去。

    厉平飞心中一急,连忙又拿出一面盾牌,那是他在过枫树林时用的“归真无相盾”。

    “再加上这件,怎么样!”

    无聊,白发女依旧不为所动。

    厉平飞气急,当下一口气拿出三件上品法宝,飞行法宝、防御宝衣,还有一块四方金砖模样的法宝呈现在空中。

    他再次冲白衣女喊道:“五件!五件上品法宝,带我上去,怎么样!”

    一旁的卢秋已经看傻了眼,这是哪来的二世祖如此财大气粗,拿上品法宝当法器甩。

    五件上品法宝中,除了一件是法宝飞剑外,其余四件都是防御类、飞行类、特殊类的法宝,这些加起来的价值已经超出一件下品灵宝了。

    卢秋在心中大骂这个败家玩意,他要是有这么多上品法宝,还来这里找什么灵物,这五件法宝够他用到碎虚境了。

    不过令卢秋意想不到的事,在如此诱人的条件下,白衣女竟然无动于衷,依旧不理不睬。

    有性格!任性!

    卢秋收回目光,阳神境的不管这边那就好办了,他知道这中年修士才塑神中期,心中恶念顿生。

    本来这次来恒道山是想得到一些机缘,可谁想,机缘没得到,还把数百年收集的宝器全部赔进去,这如何让他甘心。

    所幸天道至公,在这里给他找补回来。

    “嘿嘿嘿。”

    卢秋取出他唯一留下的中品法宝飞剑,一步一步向厉平飞走去。

    厉平飞感觉背后有人在靠近,他在白发女那边吃了一个大瘪,心中怒意正盛,哪知这个不怕死的黑衣服家伙想打他的主意,当下心火更旺。

    当他是软柿子啊,厉平飞眼中嗜血光芒闪过,右手一扬,金砖法宝隐入一侧,破空拍去。

    卢秋也是在东莱混迹数百年的修士,偷袭别人的时候自然也做好被别人偷袭的准备,他忽然感受到左侧传来肃杀之意,急忙举剑平挡。

    谁知那法宝金砖厚重无比,卢秋那把中品法宝飞剑虽然挡住了金砖,但在金砖一拍之下赫然断为两截。金砖断剑之后仍有余力,后续之力全部拍在卢秋腰侧。

    “噗!”

    一口鲜血飚出,卢秋被打入藤蔓攻击范围。

    数条粗壮藤蔓立刻缠上卢秋,卢秋大骇,手持断剑不断劈斩企图挣脱缠绕。

    幸运的是,那些藤蔓似乎并不像攻击白发女一样的坚韧,三两下就被卢秋的断剑斩断,四周藤蔓也一一被卢秋斩退。

    斩退藤蔓,卢秋逃也似的跑向外围,若是被更多藤蔓缠身,他就是第三个被卷到古树上的人。

    谁曾想,那该死的金砖再度拍来,这一次正中卢秋小腹。卢秋整个人被拍的倒飞数米,再次跌入藤蔓中心,十数条藤蔓紧缚而来。

    似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数条藤蔓紧紧的缠着卢秋握剑的手,让他无法挥动,随后越来越多的藤蔓将卢秋裹挟,最后包裹成一个粽子,拉向古树。

    此时古树下,又多了一个“粽子”。

    不过很快,包裹卢秋的“粽子”里发出咔嚓咔啦的骨裂声,闷哼惨吼声不断传来,藤蔓不断蠕动,鲜血浸出,染红了幽绿的的藤蔓。

    仿佛在食人一般。

    花寻风早在厉平飞拿出五件法宝的时候就来到此处,他趴伏在不远处的大树上,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古树上这一幕让他毛骨悚然,修真界果然无奇不有,人吃百物,百物也能吃人。

    那巨树下的两个大绿块,想来也是两个修士。

    “嗷吼!”

    巨鳌鲎巨尾扫过,黄光闪动,再次抽断数根缠住四足的藤蔓,向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