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星河 > 第三百三十章 定垣遭难
    怪不得都说海中瑰宝无数,是人人向往之地。

    花寻风在这片海域中呆了这么点时间,收获便如此巨大,若是有修士长浸于此,那他改日回到陆地,岂不是有资本开宗立派了?

    一条“锯齿雷鳗”从花寻风身边闪过,随即一指少商剑,门板似的大剑,夺空拍出,将锯齿雷鳗拍落水下,紧接着少泽剑、少冲剑如雨打芭蕉,将锯齿雷曼淹没。

    花寻风吐出一口浊气,冒出数个气泡。

    机缘啊,当然是伴随着风险了。

    别看他捡灵物捡的手软,那要看他面对是什么。

    若是其他修士也能在这些妖兽面前凉亭信步,这些灵物自然也可以任他拾取。

    只可惜阳神境以上的修士看不上眼,塑神境以下的修士望尘莫及。

    刚刚那一条锯齿雷鳗又耗去花寻风不少灵力,深海不比陆地,虽然《太玄十三经》恢复力无双,但深海中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灵力,自然也让他的回复速度慢了许多。

    花寻风不禁想道,自己这堪比塑神境的灵力尚且觉得不够,那那些普通的真丹境修士们,难道要每天击杀完妖兽都找地方回复灵力不成?

    其实花寻风也不想想,那些普通的真丹境对付四阶凶兽都费劲,怎么可能去招惹五阶妖兽,如此一来灵力消耗程度自然不可能跟他相提并论。

    这片珊瑚丛虽大,但寻遍了整片珊瑚丛,除了两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没找到什么好东西。

    夜明珠放在凡俗地界价值连城,可对花寻风来说无甚大用,于是随手丢进储物手镯便不再理会。

    身体缓缓上浮,花寻风游出珊瑚丛。

    不愧是能在如此深的海域都能生长的珊瑚,这片水域里的珊瑚,平均高度有五六十米,最高的更有数百米,是普通珊瑚的百十倍。难怪能长那么大,还承受如此恐怖水压。

    花寻风刚出珊瑚丛之际,忽然看见远处一点亮光朝珊瑚丛方向游来,亮光极为夺目。

    条件反射般,花寻风立刻身形一矮缩回珊瑚丛,心中想道难道有人也用光源吸引妖兽?

    太玄金睛定睛看去,花寻风将光源里的事物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两个修士。

    观其修为,莫约是塑神后期和道基后期,道基后期是个光头,那夺目亮光正是从他锃光瓦亮脑门上发出。

    塑神后期的修士一手拎着那个道基境光头,一手握着下品法宝飞剑,往花寻风这边冲来。

    花寻风缓缓下沉,身体再次回到珊瑚丛中。

    塑神修士似乎也发现了这片珊瑚丛,他带着道基光头直冲而来,撞进珊瑚丛一没到底,刚好落在离花寻风不远处。

    “嘭!”

    珊瑚丛下沙土被炸起一大团,那耀眼亮光也随之消失不见。

    花寻风收敛起身上覆盖的灵力和太玄金睛,缓缓摸索过去,他看见光头修士被一脑袋摁进珊瑚丛下的土中。

    沙土爆开弥漫在四周海水,久久没有散去。

    一道略带低沉的男声冷哼道:“还想引妖兽过来对付我?呵。”

    话语中带着轻蔑和不屑。

    修士五感六觉全都高于凡俗之人,即便在水中,在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视觉和听觉也能很好的将近距离事物完全掌握。

    花寻风悄悄折下一大片珊瑚挡在身前,没有向二人靠近。

    那道声音再度传出:“此地六阶妖兽已不多见,莫非你认为五阶妖兽能威胁到我?”

    “呸,吐,噗,咳咳。”

    另一道声音也从土雾中传来。

    听这声音,光头修士应该已经把脑袋拔出来,但亮光没有再度出现,想来应该被光头修士收起。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很可能涉及到修士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花寻风缓缓后退,准备离去。

    “有本事杀了我,呸!”

    声音有些耳熟,花寻风停住脚步。在东莱州,他认识的人不多,基本上都是书庄修士,倘若书庄弟子有难,他不能坐视不理。

    只听低沉男声又道:“你一个出家的和尚,怎么对红尘俗世执念这么深,不是应该六根清净,不惹尘埃的吗?”

    戏谑之意,溢于言表。

    “你们道臧杀我兄长,别说是个和尚,就算是个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是他?

    花寻风终于认出声音的主人,正是石函寺达摩院亲传弟子,定垣!

    世间痴梦苦无边,早入轮回方解脱,万千罪孽归我身,良本在心明王佛。

    当初定垣对花寻风有“一语之恩”,让他走出对杀人的恐慌,此恩花寻风一直记在心中。

    虽然不是书庄弟子,但遇见定垣有难,花寻风不会袖手旁观。

    “死贼秃!这句话,我正想送给你!”

    那男的声势一沉,随即传来定垣的闷哼声。

    弥漫的土沙渐渐落定,花寻风看清前方事物。

    他猜的没错,那光头修士果然就是定垣。只不过此时定垣的腰腹上插着一柄长剑,那塑神境修士右手握着剑柄。

    “身为出家人,不仅没有慈悲为怀,还心狠手辣杀我道臧弟子3人,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塑神境修士狠声道。

    花寻风了然,原来对面之人是道臧修士。

    定垣看着此人一脸不屑,他吐出一口血水轻蔑道:“还天王老子,真拿自己当个东西。”

    道臧修士脸色一变,右手长剑上挑将定垣挑到空中,左手竖掌,澎湃掌势击中定垣前胸,瞬间将其击退,带起众多气泡和血丝撞在背后高大珊瑚上,高大珊瑚应声倒塌。

    “死到临头还这么油嘴滑舌,当和尚真是委屈你了。”

    定垣扶着伤口艰难站起来,他身形颤颤巍巍,但语气丝毫不落下风:“讲这些屁话,有本事让我重新投胎啊!”

    道臧修士眼中戾气一闪,祭起长剑朝着定垣直刺而来。不过长剑在离定垣咽喉不远的位置停了下来。

    花寻风中冲剑都准备好了,见状赶紧停住没有激射出去。

    只听道臧修士笑道:“想激我杀你?呵,我没那么笨,就算你积分没多少了,但600倍的积分惩罚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以死,我可不能淘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