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 第三百零三章 只是刚刚带回警局录口供的男人

第三百零三章 只是刚刚带回警局录口供的男人

    “哦?你们都不是向警官的对手?不会吧?我看向警官那样不像是一个会和人动武的人啊?”萧抚尘有些不愿相信的看着熊凯奇。

    熊凯奇撇撇嘴,无奈的说道“我们这些人刚来局里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我们一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能受得了一个女人当我们的队长,所以我们这些人就想要和队长决斗,结果…我们没有一个人是队长的对手,那次之后,我们都对队长服服帖帖的。”

    “看来你们不行啊,和女人决斗都能输,你们还是男人吗?”萧抚尘颇有些不屑的看着熊凯奇。

    熊凯奇听着萧抚尘的一份嘲讽,冷哼一声,说道“我们不行,难道你就行了?不是我吹牛,就你这样的小咸鱼,我一只手都能将你撂倒。”

    “你?一只手将我撂倒?还是算了吧,我看你就算是两只手也没有办法将我撂倒,你也就只有这一身肌肉可以用了,其他的你哪一样都没有。”萧抚尘看着熊凯奇那一副对自己不屑的模样,笑了笑,回道。

    “唉,困了,还是回家休息吧。”萧抚尘打了一声哈欠,随后无视着熊凯奇一个人向着警局外走去。

    熊凯奇看着萧抚尘的背影,有些愤怒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他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被一个形体和实力都比自弱小的人给嘲讽了,要不是自己还在警局的话,自己一定要找他去讨一个说法。

    此时的向悦雅走了过来,看着熊凯奇冷声询问道“小熊,刚才的那个男人呢?”

    熊凯奇见自己的队长了来了,于是挺直了腰板向她报告道“报告队长,那个男人刚走,我依照你的指示对他进行了审问,他没有一点问题。”

    “没有问题?我看未必。”向悦雅冷哼一声,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熊凯奇很是不解的问道“队长?怎么了?那个男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直觉,那个男人给我一很不同寻常的感觉,还有他那超出常人的感知力,我认为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向悦雅想起了那时候萧抚尘告诉自己那名钱包主人的场景。

    那时候他直接说出了那个小姑娘所在的位置,而自己竟然还不知道,他站在离那小姑娘很远的地方,却依然能知道她在哪个位置,这一点令自己有些好奇。

    还有,她能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气息,那个气息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真气。

    自己也是修真者,对于真气的敏感程度自然是比普通人高出很多的,她刚刚无疑是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真气。

    “他也是修真者?”向悦皱着眉头在心里想着。

    就在向悦雅沉思之际,一个瓜子脸的女人走了过来,向向悦雅汇报着“队长,那枚遗落在现场的纽扣,检测报告出来了,上面有两处指纹,但是很奇怪的是,我没有办法识别出那个指纹的主人是谁。”

    “为什么?既然找到了指纹的话,那接下来想要找到真正的凶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向悦雅冷着一张脸,发问道。

    “我们调查了全市的指纹库,但是却没有一个是与之相符合的,这点令我们也是十分的头疼,大家这些天都在没日没夜的进行着调查走访,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进展。”女人表情很是苦恼的说道。

    唯一能查出点端倪的东西竟然没有办法识别上面的指纹,这让原本有希望的案子一下子又变的的暗淡无光了。

    向悦雅摇了摇头,看着女人和熊凯奇,说道“你们回去吧,这些天真是幸苦你们了,留我一个人在这好好的静静。”

    “可是,要是明天局长问起来怎么办?”两人有些迟疑问道。

    向悦雅看着两人,说道“局长那边我自然会和他说明的,看来我们只有放弃这个案子了,既然关键性的证据都一点线索都查不出,那我们就只能结案了。”

    “队长,你…”尽管两人有话和向悦雅说,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又被两人给咽了下去,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把想要说的话说出口,只是看了一眼向悦雅,随后各自走进更衣室,换好便服离去了。

    向悦雅回到自己在二楼的办公室,她坐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案发现场的报告,想要看看能不能从里面找出一丝端倪。

    “唉,看来我还是不适合这份工作,连案子都破不了的我,又怎么能当还一个好警察呢?又如何向爷爷和父亲他们证明自己呢?”

    向悦雅无力趴在了桌子上,叹息一声,说道。

    一想到这,向悦雅就感到深深的无奈,看来自己终究还是要回去成为家族的工具吗?为什么?我才不要这样!

    向悦雅猛地抬起了头,双眼之中闪过一丝亮光,随后语气坚定的说道“不!我才不会让最终的结果变成这样的!一定!我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一切!”

    她决定,无论怎么样自己一定都不会放弃的,自己一定要抓到真正的凶手!自己一定要向他们证明自己一定可以的!

    随后向悦雅走脚步迅捷的走出了警局,她决定明天早上再去案发现场查看一下,看看还能不能发现什么被遗漏的线索。

    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先去吃点东西,自己那时候本来是打算去外面吃晚饭的,但是却碰到了有人抢劫这种事情,后面自己跟着熊凯奇一起来到了警局,又开始为了那件案子忙碌着,自己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

    此时的萧抚尘正坐在离南海警局不远处的路边的一个小摊上吃着面条,他没想到现在都已经深夜了,现在路边上竟然还有人摆摊。

    “唉老板,我说你这面条煮的不太行啊,其他的味道一点都没有,就光只有酸味,还有,你这面条也不太行啊,一点都不筋道。”尝了几口面条之后,萧抚尘皱了皱眉头,冲着正在推车上忙活着的大伯叫道。

    正在擀面的大伯听见了萧抚尘的评价,很是不悦的向着萧抚尘这边走来,冷着一张脸问道“有事吗?”

    “没事,只是我觉得你这面条味道不怎么好,你这面条里面是不是醋放多了?我怎么尝起来只能吃到一股酸味?”萧抚尘看着那名面色不悦的中年大伯,语气和善的如实说道。

    大伯一听,立马解开了自己头上的头巾,把它丢在了萧抚尘的面前,很是不爽的说道“什么?你既然说我煮的面条不好吃?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洪老三在这条街上已经摆了十多年的摊了,从来都没有人说我煮的东西难吃,而你这小娃娃竟然嫌我煮的东西难吃?难不成你嘴巴是金子做的?”

    萧抚尘看着语气咄咄逼人的大伯,看着他,无奈的说道“大伯,我这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这面煮的确实不怎么好吃呀,首先,从你做的这碗面条里面我就只能吃出酸味,其他的味道都被酸味给掩盖住了,第二,你这面条一点嚼劲都没有,都是十分稀烂的。”

    “什么!你这小娃娃竟然敢这么说我煮的面条?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来煮一碗面条看看,我我洪老三倒是要看看你这小娃娃的面条做的能比我的好?”洪老三也是一个暴脾气,见有人这么评价自己煮的面条,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萧抚尘看着大伯的反应,也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做的面条确实是如自己所说的这样啊,自己只是好心指出来而已,怎么搞的好像是自己的不对了呢?这也真是奇怪了。

    于是萧抚尘摇摇头,把钱放在桌子上,准备离开。

    可是谁知道洪老三竟然拦住了自己,他很是强势的看着萧抚尘,说道“小娃娃,今天你要是不让老夫看看你煮的面条有多好吃的话你就别想走!”

    “大伯,我这钱也给你了,你为什么不让我走?我又没有哪里冒犯到你。”萧抚尘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

    “不行!你要是不让我看看你做的面条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就别想走!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小娃娃有什么资格说我煮的面条不好吃。”大伯拦在萧抚尘的身前,死死的盯着他。

    萧抚尘摇了摇头,看着洪老三,说道“行吧,见你也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我就不和计较了,你不就是想看看我煮面条吗?那我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反正回去之后躺在床上也睡不着,那就干脆再玩一会儿吧。

    随后萧抚尘走到面条摊前,拿起摊上准备好的面团,用着一旁的擀面杖把它擀成面片,然后用手把它拉成长长的细条,一步一步的开始准备着。

    “哼!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年轻人的面条能有我做的好吃?”洪老三站在一旁观望着萧抚尘。

    此时一道清脆冷清的声音传来过来,随后一个年轻女人坐在了一旁的座位上。

    “洪伯,麻烦给我煮一碗面条…”

    洪老三转头一看,笑道“小雅啊,这么晚了才刚下班?”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警局里面出来的向悦雅。

    向悦雅看着今天只是站在一旁而不在摊前忙活的洪老三,好奇的看着他,说道“嗯,今天局里面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下班的就比较晚,对了洪伯,你怎么站在这里?你平时不都是站在摊前揉面的吗?”

    “诶,没办法,今天洪伯伯被人质疑说我煮的面条不好吃,所以我就让那个人煮一碗面条,想看看他煮的面条到底是比我好还是是比我差。”洪老三看着坐在一旁的向悦雅,笑道。

    “真的?竟然有人和洪伯伯你比煮面条?”向悦雅很是震惊的看着正在面条摊前忙活着的男人。

    随后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怎么是他?”

    “小雅,怎么了?你认识他?”洪老三见向悦雅一副震惊的模样,便好奇的询问道。

    向悦雅冷着脸摇摇头,回道“不,我并不认识他,他只是是我刚刚带回警局录口供的男人,没想到他竟然会到这来了。”

    nvzongcaidebadaoyongb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