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 第三百零五章 是不是忘记了我和你说过的话?

第三百零五章 是不是忘记了我和你说过的话?

    回到旅社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此时的萧抚尘却没有丝毫的困意。

    于是他决定今晚还是修炼一会儿,按照自己和真视的约定,自己一定要尽快的提升实力,还有她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语。

    自己的身边的女人,有一个会消失,有一个会因为自己而遭遇危险。

    到底是谁呢?

    未知的事情往往都是很可怕的,萧抚尘现在开始在意起了这件事情。

    要想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就必须要努力的提升实力,让自己成为最强!

    想着,萧抚尘的新年又更加的坚定了几分。

    随后他双腿盘膝,端坐在了自己的床上,气沉丹田,开始修炼。

    就在萧抚尘潜心修炼的时候,处在萧抚尘精神世界里的真视神色哀伤的叹了一口气,悲伤的看着远方,说道“他,到底还是那个他,只不过,他已经忘记了我…”

    一夜无话

    ……

    第二天一早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了房间内,温暖的阳光零零散散的洒在了萧抚尘的身上。

    修炼一夜的萧抚尘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眯着眼睛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随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摇摇头,垂头丧气道“唉,看来终究还是无法突破到明音境啊,明明就只差一步了,但是却还是无法跨过那一步。”

    “算了,也不管这么多了,还是顺其自然吧,没准哪一天我就会突破了呢?”萧抚尘笑了笑,随后走进了浴室打算先冲洗一下自己的身体。

    萧抚尘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笑了笑,心想“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那名女警再见面吧,毕竟她是我喜欢的类型。”

    萧抚尘淡笑着来到了楼下。

    “抚尘,起来了,早餐放在那边的桌上,快去吃吧。”正坐在柜台前的楚贤淑见萧抚尘来到了楼下,笑着向他说道。

    “嗯…”萧抚尘点了点头,随后走向了餐厅。

    吃过早餐过后,萧抚尘和楚贤淑闲聊了几句之后便就离开了旅社,前往夏氏集团了。

    只不过,萧抚尘发现今天的楚贤淑有些怪怪的,至于是哪里怪,他也说不上来,好像和前几天一样。

    她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说,但是看她那副模样,感觉她有点难以启齿。

    夏氏集团门口

    王飞早早的来到了公司,他尽职尽责的看守着公司的大门。

    此时,一名穿着时尚,手里还拿着一本文件夹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向着他打着招呼“嘿,小飞,早啊。”

    王飞看着一脸欢快模样看着自己的秦嘉伯,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怎么这么晚来公司?你现在是公司的一员就必须要好好的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公司要求我们这些保安要在早上七点之前来到公司,除了尘哥可以迟到外,我们都必须要在七点前来到公司,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没关系,反正我是尘哥的小弟,晚点来也没关系,对了,尘哥呢?我这有东西要给他。”对于王飞的话语,秦嘉伯丝毫的不在意,他向着公司里探了探头,随后好奇的看着王飞,问道。

    王飞无奈的看着他,说道“尘哥现在还没来,你是新来的,这一次就饶过你吧,要是下次你再迟到的话,我可就要向上面汇报了。”

    “切,这尘哥不是还没来吗?那这迟到有什么关系?我说小飞,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都不知道变通,既然尘哥还没来的话,那你以后只要踩着点到公司不就行了吗?要是有人问起来的话,你就和保安部的人串通一气蒙混过去呗。”秦嘉伯拍了拍王飞的肩膀,传授着他自己独特的见解。

    王飞拍掉了秦嘉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认真的说道“这是公司的制度,我们必须要遵守,还有,只要尘哥和我的父母能叫我小飞,其他人不行…”

    “切,真是死板…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进去了,要是尘哥来了的话你就和我说一声,我这有一份重要的东西要给他。”秦嘉伯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随后他打算走进公司。

    但是一道令他全身发凉的声音叫住了他“站住,我让你进去了吗?”

    秦嘉伯意识到大事不妙,随后他打着冷颤慢慢的转过身,看着缓缓来到自己面前的萧抚尘,话语有些结巴的说道“尘…尘…尘哥,早…早上好…”

    一旁的王飞见萧抚尘来了,于是很是恭敬的向着萧抚尘问好“尘哥早上好!”

    萧抚尘看着王飞,满意的回答“嗯,早上好。”

    随后萧抚尘转头冷冷的看着秦嘉伯,问道“小伯,我让你给我带的东西呢?你带来了吗?”

    秦嘉伯一听,很是紧张的把自己手里拿着的文件夹递给了萧抚尘,说道“尘哥,所有的资料我都整理好了,现在都在这里面,你可以看看。”

    萧抚尘拿过秦嘉伯给自己的文件夹,随意的看了看,满意的笑道“很好,我让你做的事情你还算是准时完成了。”

    “谢谢尘哥的夸奖!”秦嘉伯一听,立马笑出了声。

    “不过…”随后萧抚尘话锋一转,语气便的冷峻了起来“今天早上你迟到了这件事我们该怎么算呢?”

    “尘…尘哥我…我不是故意要迟到的…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秦嘉伯意识到事情可能有点不妙了,自己可能要惨了。

    萧抚尘笑眯眯的看着秦嘉伯,语气和善的说道“既然你是第一次迟到的话,那我就从轻处罚你,那就给我做二百个俯卧撑吧,什么事情做完了俯卧撑你就什么时候进公司。”

    “王飞,你在这监督他,要是他不愿意做的话,我相信你自有办法处理他的吧?”萧抚尘看着王飞,笑道。

    王飞一听,笑道“放心吧尘哥,我一定会好好的监督他的,保证让他不敢偷懒。”

    “嗯,那行,好好的监督他,我先进去了。”萧抚尘拿着那本记有了秦家医药公司所有信息的文件夹走进了公司。

    “唉尘哥,你等等我啊。”秦嘉伯见萧抚尘走进了公司,于是想要跟上去,但是却被一道雄壮的身躯被拦住了。

    他抬头一看,发现是王飞挡在了自己的身前,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说道“快点,尘哥说让你做二百个俯卧撑才能进公司,现在快点做,中途不能停顿,你要是停顿了的话那就重新开始做,要是没做完的话,你今天就不用进公司了,这是我们保安部的规矩。”

    “不是小飞,你没有必要这么认真吧?要不这样吧,我给你钱,你就让我过关吧?”秦嘉伯想要用钱来买通王飞。

    可是王飞却十分坚定的说道“快点做俯卧撑,要不然你就别进去了…尘哥可是说了,你要是不做的话那我就可以好好的收拾你了。”

    “得,我做行了吧?不就是二百个俯卧撑吗?简单!我现在就做给你看!”秦嘉伯见没办法了,只能趴下去开始做俯卧撑。

    没办法,自己选择的路那就要一路走到黑了。

    要是平时的话自己肯定不愿意做这种东西的,但是现在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一来就是自己的命现在在尘哥的手上捏着,二来就是自己还要让尘哥帮自己完成计划,所以就必须要好好的表现自己。

    他开始卖力的做着俯卧撑,而王飞则是在一旁监督着他。

    夏夕颜的办公室内。

    萧抚尘刚一进门,夏夕颜就像是正在等着自己一样的抬起了头,看着自己。

    看着女人逐渐冷下去的脸色,萧抚尘意识到了事情可能有些不妙了,于是萧抚尘挠挠头,干巴巴的笑了笑“哈哈,老婆,早上好啊,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昨天晚上你做梦梦到我了吗?我告诉你啊,我昨天晚上做梦可是到你了。”

    “萧抚尘,你昨天是不是忘记我和你说过的话?”夏夕颜冷着一张脸,看着萧抚尘,那模样就像是和萧抚尘有深仇大恨一样。

    萧抚尘听后,沉思了一会儿,随后好奇的问道“老婆,你昨天有和我说什么事情吗?我这脑子里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呢?”

    自己的确是不明白夏夕颜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昨天有和自己说过什么吗?自己的确是没有丝毫的印象。

    “萧抚尘!”夏夕颜看着一脸茫然的萧抚尘,很是生气的看着他,说道“好你个萧抚尘啊,昨天爸爸让你去那你怎么不去?你知不知道昨天爸爸还以为是我对你不好才导致你不愿意去他那。”

    萧抚尘想起来了,昨天夏夕颜亲自来到自己的办公司来提醒自己,但是自己不知怎么的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了。

    随后他满是歉意的看着夏夕颜,说道“哦,原来是这件事情啊,不好意思啊老婆,也许是我昨天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就忘记了。”

    “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再去一趟?”萧抚尘小心的试探道。

    “萧抚尘,你是不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你还记得我昨天怎么和你说的吗?昨天晚上爸爸让我们去他那你没去,现在你倒好,你来了一句你忘记了,我说萧抚尘,你脑海里面每天都在想什么?这种事情你都忘记吗?”夏夕颜很是生气的指责着萧抚尘。

    越说自己就越委屈,昨天自己一个人回到夏伟国的别墅后,自己的父亲见萧抚尘没和自己一起前来,就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平时对萧抚尘不好才导致他不愿意和自己一同来夏伟国这,而且张口闭口说的就是萧抚尘。

    自己当时就觉得很是委屈,就好像萧抚尘才是他的孩子一样,而自己则不像是他的亲生女儿。

    nvzongcaidebadaoyongb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