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了一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八尺六合剑宗
    镜缘默默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算起来他也有些时日没住在这里了,屋内所有摆设一尘不染,太清殿设置的阵法永远都会使这里焕然一新;他轻轻走到桌旁,轻击三声,一顿足够果腹的吃食出现在了眼前,可现在的他却没有任何的胃口

    那些影子总会在他身前出现,还有那个不知道装了什么的盒子,他心『乱』至极,忙又念起《青莲经》,片刻心神总算安定上几分,他取出《涅盘经》来放在掌心,了凡的话再次在他耳畔响起,片刻终于还是没有将书页打开,反是如此,让他的心意更坚定了几分。

    “师弟,师弟!”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为争得镜缘同意已经匆匆推门而入,不是他人正是子墨。

    他此刻手中抓着一只锦盒正自兴高采烈,直入镜缘的屋中更是不会有任何的生疏,一边走一边笑道“师弟,看这只锦盒,和你描述的那只像吗?”

    镜缘一愣,忙仔细的看着锦盒,分光化影镜中的那只锦盒一直笼罩在黑暗之中,自己又怎么能看清它的样子?看着子墨手中这只精致的锦盒,他竟无法对比。

    子墨才入屋子那兴冲冲的神情立刻被镜缘的一脸茫然冲淡,他面『露』不悦道“师弟,就算是和那只盒子不像,你也假装点点头嘛!不然我这一个时辰的努力可是白费了!”

    “我当时真的没看清那盒子的样子!”镜缘忙认真的答道。

    “盒子还能有什么样子?不都是一个样子的吗?难道还能显出许多花样来?”子墨笑道。

    “当时那盒子尽染在黑气之中,的确看不清样子!”镜缘忙道。

    “黑气之中”子墨脸上慢慢凝重,若有所思。

    “我懂了!”子墨脸上豁然开朗,将那个盒子抛于一旁道“那个盒子一定是鬼门之物,不然不可能尽染他们的灵气!”

    子墨的脸上顿时兴高采烈起来“那个盒子一定是鬼门送于另一个人之物,想使那个人利用盒子做些阴谋!幸亏有师弟的及时提醒,否则我还真的将这事过去了!”

    不过也只片刻,他的脸『色』变得阴沉无比“看来苍云山又要迎来一场大的挑战了!”

    贯日峰上,玉虚子孤独的练着剑。

    他本来便是孤独的,而贯日峰也从来都是孤独之峰,自从常浩、长风月投靠鬼门之后,这里变得更加冷清,玄天宗大事情都不会请他来参加,即便是这次进攻柳林镇的鬼门,他都以修炼为由推脱了

    ‘赤炎’卷起一阵火光似欲席卷天地,所过之处将贯日峰上那桀骜的贯日岩削的平平整整,他的剑光再斩,空气之中卷起冲天的火光,风火雷电应运而生,似天地剧变一般,片刻他的剑锋一转,春秋冬夏四季变化,仿似时令的主宰都在他的手中,他好像傲然与天地,掌控这四季的轮回

    剑收,雪花漫天撒下,火晶石锤炼的‘赤炎’让漫天白『色』变成了通红,待落到贯日岩上又化为无数的利刃,片刻贯日岩上又平添出无数的坑泽,而那个影子早已飘远。

    他的身影在向着木屋的方向前行,木屋简陋,他的衣衫更是粗劣至极,可这一切都不是他在乎的,‘赤炎’背在他的背上,贯日峰上被这柄剑刺的创伤累累,或许这世间能让他在乎的也只有这一柄剑而已!

    猛然他的身影僵住了,他默默向着一个方向望去,那个方向正有一团白云缓缓而至。

    他恭敬的向着白云行礼道“恭迎师父!”

    白云渐渐显出云中人的身形,道玄那慈善的面容依旧如此和蔼,他轻挥了挥手将玉虚子那微欠的身体扶了起来,然后缓缓降于木屋之前。

    “师父,看来柳林镇上的鬼门已经被师父驱逐了!”玉虚子同样看出了道玄脸上的得意,问道。

    “自然!鬼门已经退出了柳林镇!”道玄『露』出得意之『色』。

    “玄天宗少了心腹之患,可喜之至!”玉虚子脸上同样显出喜『色』。

    “你不会怪为师吧!你的剑术大成,可却并未派上用场!不是你不够资格参加此次大战,而是此役太过凶险,为师不想使你以身犯险!毕竟你是我重阳殿唯一的希望!”道玄情真意切的说。

    “我明白!无论师父做了什么,都不会有错!我也永远都不会怪师父的!”玉虚子道。

    “那就好!你能明白为师的一片苦心就好!你早晚会明白,为师的一切都是为你好!”道玄轻叹一声。

    玉虚子点点头,他自然知道道玄的良苦用心,但凡重阳殿有什么事情他是极少参与的,他的目的好像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修行,再修行,以赶上玄天宗其他人的速度,甚至以现在他的修行已经隐约有超越大师兄罗不闻之势了

    “我教你的剑术都习练好了?”道玄问,他来此的目的就是询问玉虚子修行的速度。

    玉虚子点点头,将头扫向一旁凹凸不平的贯日岩上,这一切显然都是他修炼的结果。

    “我知道你的四种剑诀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元灵归气法’也已经到达顶峰,你现在元灵充裕,已经接近炼婴成形的关头了,若是炼婴成形,就是突破入神期也是不难;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积攒元灵,静待机缘到来的那一天,需要突破炼婴而入神是需要机缘的!”道玄道。

    玉虚子点头,能在几年之内突破炼婴期,甚至达到炼婴成形,除了他先天的资质之外便是道玄几乎每日的灌顶相授,将他的元灵源源不断的注入到自己的身体,这样他才能突飞猛进,撑开周身百脉,达到炼婴期的顶峰。

    “我教你的剑术你可否修炼?”道玄突然问。

    玉虚子身子一动,体内一股元灵迅速结成,那股元灵催动‘赤炎’鸣叫不止,玉虚子双手合十,对着贯日峰凭空一斩,一道黑气猛然灌入‘赤炎’之中,那股黑气激发起了‘赤炎’之中最暴虐的力量,‘赤炎’顷刻化为天上最耀眼的红『色』,随着玉虚子的手势同样斩下。

    山崩地裂,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经受着最剧烈的打击,一股原力从剑中迸发出来隐隐有灭世之意,这一剑的威势绝不逊于玄天宗与天师宗的斗法,即便是坚硬如贯日岩依旧在它面前化为飞灰,遥遥百丈贯日峰被他的剑意硬是斩成了两半!

    深渊之下,黑风涌现如『潮』,仿似地狱之门已经打开,森森寒气从剑冢之中涌了出来,所过之处又将贯日峰切出无数口子,一声惊天的嚎叫响彻天际,似有什么东西压抑了很久,终于要释放一样

    “好!你的剑法已经足够好了!只是它,还需要剑冢万千剑阵的镇压!”道玄发出不自然的一笑,玉虚子的剑法惊涛骇浪,早已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手中红光一动,万千灵符打入深渊之中,片刻贯日峰开始慢慢合拢,终于再次凝合为一。

    “师父!‘它’到底是个什么?”玉虚子问。

    道玄摇头道“‘它’是个人人都企及的东西,可是它也是玄天宗的祸端,不提也罢!”

    玉虚子沉默,片刻终于问“师父,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难道还有不能跟师父说的吗?”道玄一笑,对待这个弟子,他表现的比任何人都和蔼。

    “师父教的这套剑法精妙异常,且精妙之中又霸气十足,霸气之中招数更是狠辣无比!依徒儿愚见,这套剑术似乎与玄天宗的四种剑术完全不同!”玉虚子道。

    “有何不同?”道玄似笑非笑。

    “醉春风使之如若使人尽醉,沐紫阳如若将人醍醐灌顶,锁清秋剑意萧瑟,万山雪剑中杀气十足;这四种剑术虽然精妙有余却霸气少之,更不会有极其狠辣之处。可师父教的这套剑术太过狠辣,虽然威力远胜这四套剑术,但如长期修之定会生出杀戮之心,与修行有极大的阻碍!”玉虚子道。

    “这的确不是玄天宗的剑法!”道玄的脸『色』僵硬了下来,不过这一切好像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玉虚子脸『色』微变,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你听说过八尺剑宗吗?”道玄笑问。

    “八尺剑宗?当年与灵剑宗齐名的剑宗!传言其中的八尺剑术有夺天地造化之功!”玉虚子脸『色』再变,只是这次更多了一分凝重。

    “不错!八尺剑术的确可与灵剑宗的‘灵剑九动’相提并论,当年八尺剑宗的宗门乃是天纵奇才,因此才创出这夺天地造化之势的剑术,可惜宗门之中再没有人可以领悟到这剑术的精要,传承三代竟不能发挥出剑术一成的威力,终被鬼门所吞并!”道玄道。

    “那师父又是从哪来得到的这剑术?”玉虚子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