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了一 > 三百八十七章 白色的绒毛
    玄天潭流出的瀑布滋养着苍云峰所有的玄天宗弟子,更影响着苍云山整个灵气的格局!而这第三只洞的出口隐蔽在这玄天宗的生命之潭一旁又是为何呢?且这三只洞貌似根本没有可联系之处,当初建造这三只洞之人又是出于何意呢?

    镜缘想的头痛欲裂,可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向着洞外而行。石阶依次向下,铺设的齐齐整整;周遭洞壁之上又有无数符文,镜缘看着这些符文有种陌生之感,虽然自己为玄天宗弟子,但这些符文寓意深奥,他是远远都看不懂的!

    他忍不住用手抚摸起了这些符文,他很想知道这些符文代表的寓意,更想知道这三个洞被挖掘出来的含义,可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也只能轻轻触碰一番

    符文流动,片刻发出阵阵光彩,似在对他的做出的诸般回应,随着石阶向下,他的手几乎触遍了每个符文,洞中顷刻光彩四射,照的这里如同白昼!

    猛然镜缘手中的铃铛一动,那是许久都没有的动静,若是没有今天这一刻,镜缘甚至以为小雪已经将他放弃了,可今天这铃铛却无征兆的动了!

    这是不是代表着小雪发现了什么?镜缘环顾四周,片刻失望,他的眼力的确和小雪差的太远太远了!除了这些光彩十足的符文,他真就看不出什么!可小雪为什么不用言语来提示他?哪怕再骂他几句‘笨’,他都能接受!或者是,难道是,小雪又被什么东西封印了?难道还是那媚狐!

    镜缘心中激起几分怒意,那媚狐的确烦人,虽然救过他,但也出于其他的目的!更是骗取他的《青莲经》修行之法,又偷偷的跟踪他,设下苦肉计换取他的同情,更是封印了小雪的铃铛,这一切都可恶至极,若是自己再见到她,真真要责罚一番!

    他忙将那个铃铛取下,仔细的看了一圈,碧绿的颜色之中并没有什么,更不像是被什么封印,可小雪真真实实是很久没有理他了,且这次异动又发自铃铛,显然小雪还是在的!

    镜缘摇摇头,既然这封印解除不了,那就去发现这铃铛异动的原因,这里一定是有些东西存在异样的!他再次仔细的观察四周,身体几乎已经贴到了洞壁上,甚至开启了佛瞳来观察,可这些符文显然没有任何问题!

    猛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双指在一道符文之中一夹,一根白色的绒毛被他握在了手中!

    “难道是她?”镜缘脸色一变,那全身洁白的影子又在他心中出现。

    白色的绒毛柔软细滑,让这个曾经和那个媚狐在一起的人总能联想到她,他手中攥紧,将那一团白色瞬间攥的硬实无比;心中再念《青莲经》,只片刻他的脸上再没有了丝毫的表情,那个媚狐曾经骗了他,他不可能再对她有任何想法!

    轻轻张开佛瞳,镜缘盯着那个沾染了绒毛的符文仔细来看,片刻双手结印,轻轻推在上面,他用的是小周天行气术中的方法,他猜测这媚狐也只懂小周天行气术,想来若是在其中捣鬼也不会出了这小周天行气术!

    一片七色烟岚猛然生成,烟岚之中有万千瘴气几乎让镜缘睁不开眼,可他的佛瞳却是不怕这些的,他依旧死死的抓着这道符文,片刻向一旁一拧,一只小洞终于出现。

    镜缘比量着这只小洞,小洞狭小刚刚可容下一个人,洞口边缘打磨的并不平整,就像是临时开凿的一般,其中尚有无数棱角突出,若是不小心定是会被划破的遍体鳞伤。

    镜缘小心将身子探入,洞中同样充满了各样的棱角,不过好在可以勉强通行,他将‘灵犀’取出,幻化出最小的形状紧紧贴在身前,这里面根本施展不开,若是有人偷袭也定是防不胜防,自己一定要小心!

    小洞内安静而狭长,无尽的黑暗笼罩其中,像是通往地狱的死路;镜缘面色凝重,手中‘灵犀’不敢有半分懈怠,前面他不知道要通向哪里,也会不会像三个洞一样扑朔迷离,但既然到了这里,他就不打算在退缩,哪怕这结印洞中隐藏着如此多的秘密。

    一道白影一闪,让他这个快要崩溃的神经总算又紧张了起来,他飞身向前,急向那身影追去,可也就在这一瞬间,那影子已经消失不见,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作祟,可刚才的那感觉又如此真实!

    猛然,他的周身开始发热,似乎有千万种东西同时涌入他的体内,他只感觉自己的汗毛竖起,身上的经络欲膨胀炸裂一般;大周天行气术在他身上运行一周,他的穴道灵气运行完好,显然不是体内的原因,他伸手入怀,贴身的百草蝉衣已经炽热如火!

    难道前面还会有忘忧谷的东西?镜缘心中一惊,他悄悄的向前行进,小洞的尽头,一片红色赫然映入眼帘!

    如刀削的坚壁,数百阶向下的石梯,地下翻腾而起的潭水,这不是自己当初沐浴之处吗?就是在这里,在这面墙壁上,他的百草蝉衣无端的吸收到了无数忘忧谷的灵气,几乎使他爆体而死!而现在这些红色的光同样从岩壁上发出,远望如火一样在墙壁上燃烧个不止,或许自己身体外的百草蝉衣已经再次被它催动起来了,在自己没有想到破解之法前,这里的确不能久留!

    他从那小洞之中一跃而出,那小洞就隐蔽在石阶之下,极其靠近那红光的位置,镜缘才一出来,万道红光便将他裹住,若置身火海一样,镜缘只感觉他的浑身都在燃烧!

    镜缘痛苦难忍,飞身向着下面的泉水奔去,想在其中一讨清凉,三步并作两步,身上的灼热感有增无减,他身子一纵,干脆跳向了那潭水之中

    水花四溅,潭水之中显出无数波澜,一股股清凉终于缓解了镜缘身上的灼热,他深吸口气,将头探了出来,后悔自己不该随意的走出那个小洞;遨游潭水中他又想起了在玉璧峰的一切,他又将头深深的埋在水中,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些过往,一切都会让他分心,而他现在最不想的事情就是分心!

    猛然他的双脚一僵,似乎有无数只手在拉住他的身体,他心中一动,身子一转向着潭底而去,果然,潭底的无数符文在流动不止,就像是他当初在这里洗澡一样,可这里却比上面好出不少了,起码这潭水却让他清凉了不少,不似当年几乎夺去了他的性命!

    可他依旧感觉一丝丝诡异,当年符文如此厉害,可现在感觉起来,这些符文只是微微让他感觉异动,难道是这些时日自己变强了,不再畏惧这些符文了?显然不是!即便是自己变强了,可当初那种令他窒息的感觉他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自己置身其中却没有一丝那样的感觉;这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削弱了忘忧谷在其中布置的东西,或是在其中动了手脚!

    他轻轻的靠近那些符文,手指在上面只轻轻触碰一下,一股灼热感让他急忙缩回了手,当初的那种感觉方法又浮上了心头,他再次用那根手指深入潭水中,冰凉的温度再次抹去了一切,这符文的确是被什么东西弱化了!

    他在这些符文中仔细的寻找,片刻之后他的手在其中抽出了一只同样洁白的绒毛!

    镜缘倒吸了口气,莫名的想起了陈硕撕下的那几页卷宗,上面记载曾有白衣女子频繁出入玉璧峰,难道

    他又开始结出那小周天行气术中的印法,果然不到片刻那些符文开始飞转,一股旋涡直接将他卷了起来,昏天暗地,他瞬间失去了知觉。

    一阵阵冰冷划过皮肤,他猛地惊醒,自己已在一片七彩烟岚的掩盖之下,周围水流不断的流动,他就被这种烟岚带着在水流中不断的行动。

    “公子,公子!该醒醒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柔柔的说道。

    镜缘心中一沉,自然知道这发声之人是谁,他的手悄悄取出‘灵犀’正准备举起,一只手却一把将他的剑打落一旁。

    “公子对我的敌意真的如此之大吗?”那声音又笑。

    镜缘知道再难躲开,缓缓睁目,手中一只火焰已经备好。

    果然和他猜测的没错,是那只媚狐,此刻他们早已不在了结印洞中,一片绿绿的森林之中,一团不小的潭水,那媚狐似仙子一般双脚微微点在水面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镜缘,而镜缘同样在水中,只是被一团七彩仙云包裹,只露出外面的半个身子。

    “你想怎么样?”镜缘冷笑一声问。

    那媚狐微微行礼道“我又能对公子怎么样?只是见到公子深入迷途,带公子出来罢了!”。

    “迷途?”镜缘再次笑道。

    胡媚儿认真的看着镜缘道“难道不是吗?你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若是我不及时引你出来,那恐怕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