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了一 > 四百一十八章 杀心
    “你未必是我们的对手!过不了一会黑风怪的禁制便会解除,一个结丹期和一个炼神期的联手,你这个才只有结丹期的‘护法’未必有胜算!”刘仙芝从镜缘身上挣扎着起来,从背后取出了‘噬心’。

    聂成英回头看了看那黑风怪已经远去的背影,手中‘太虚之彀’高高扬起,他手中的‘无极’剑丸已经完全幻化成了两道黑白相间的剑光,一阵符文在他身旁游走,片刻若金甲护体。

    “他的,解除了!可我的,却没解除!谁告诉你们‘太虚之彀’中就没有了禁制?就在他送来紫云果的那一刻,我已经对你们动了杀心!你这个结丹期的修为,恐怕现在早已不能动弹了吧!”聂成英大笑。

    刘仙芝神色一冷,‘噬心’在发出一片绿光之后便无力的掉落在地上,他的脸色苍白之中有阵阵黑气,黑白相间之间竟有条条框框显出,似纵横的棋局。

    “仙芝……”镜缘忙又将他搀扶住,金刚目在刘仙芝身上扫过之后,可清晰的看到刘仙芝体内那纵横之间的方格;他痛恨聂成英的算计,可也怪自己太轻信别人了,会如此的中了算计,会轻松的将紫云果交给了他们,甚至自己的朋友中了禁制都没有发觉!

    刘仙芝像是安慰镜缘一般,回了一个安好的笑容,他的灵气再注入‘噬心’之中,片刻黑色笼罩手臂,连‘噬心’中的颜色都不再是那种纯洁的绿色,而是掺杂着一抹诡异的黑色,而他的脸更是难看的吓人!

    “没想到吧!你这个苍云山数一数二的修行奇才还是被我算计了!你现在这个结丹期的‘奇才’恐怕连一丝灵气都用不出了!现在你们还能‘联手’吗?你不会认为他一个炼神期的庸才会是我的对手吧!”聂成英再次露出得意的笑,手轻蔑的指向镜缘和刘仙芝。

    镜缘只是低着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指尖所指,他只是想解开自己朋友的禁制,至于‘庸才’二字他就像是默认了一般

    “镜缘,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信你,你不是庸才!”刘仙芝依旧回给镜缘一个温暖的笑容,对于这个朋友,他太了解了,他知道镜缘习惯了自卑,面对言语的伤害,镜缘更是不知如何抵抗!

    镜缘的头越垂越低,眼睛已经完全闭上,刘仙芝知他没有了斗意;可即便有无穷的战意,面对一个高过自己境界的人又怎能胜出?他只能轻叹一声,手掌在他肩膀上轻拍两下道“一会我用言语拖住他,你伺机逃跑!”

    镜缘摇头,只是眼睛却依旧闭着,他的‘灵犀’已经握在了手中,手掌因为太过用力已经没有了血色。

    “那就一起死!”刘仙芝发出苍凉的一笑,他很欣慰有这样的朋友,同甘共苦又能生死相许!

    “死?难道你们不知道这紫云草的来历?它的出现本来就是对死亡的召唤!让周围生灵涂炭,让一切血流成河,这样它才能够生存!看看外面的一切,多少的争斗不是为它?我们三个虽然过去为同宗,却此刻也难以幸免!你们若是泉下有知,该去找它复仇!它的每一片叶子,甚至它弥漫在空中的气息都是人的血!”聂成英道。

    刘仙芝已经不再想说什么,或许今天聂成英的心情格外的好,在玄天宗一向寡言孤僻的他说了太多的话,刘仙芝已经听得厌烦了,甚至充满了厌恶;他看了看一旁依旧在闭目的镜缘,竟也有些不知所措,自认为对镜缘十分了解的他,此刻对镜缘却陷入了迷茫

    “他怕了!”聂成英再冷笑一声。

    “不会!”刘仙芝倔强的回答。

    “那他连我的一剑都不敢接吗?”聂成英大声的笑着,黑白相间的剑已经化成万千剑雨,凝滞在空中等待着聂成英的发号施令。

    刘仙芝看着聂成英还想争辩什么,可看到镜缘的神态他又不能再说什么,此刻的镜缘脸色煞白,身体之间发出莫名的抖动,甚至握在手中的‘灵犀’都跟着他一起抖动,他真的怕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作为曾经的玄天宗弟子,今天让我送你们最后一程!”聂成英得意的大笑,手掌挥舞之间万道剑雨倾泻,周围瞬间变成了死亡的海洋。

    “杀同门者,玄天宗弟子人人得以诛之!这是玄天宗的门规!”镜缘的嘴中小声的念叨着,可声音才发出便浸入剑雨之中再也听不见。

    “什么?”聂成英轻蔑的一笑。

    镜缘的眼睛猛然睁开,他的眼神之中再没有一丝柔弱,换之钢铁般的坚毅,那股羞涩、木讷的神情好像此刻全然不属于他,一股冷漠、决然,视己为天地间的裁决者的那种气势骤然出现,他默默的站起,屹立于剑雨之中,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杀同门者,死!”镜缘默默念出一句,声音似利剑一般穿过重重阻隔,清清楚楚的传入聂成英的耳朵。

    聂成英脸上的笑容猛然止住,镜缘身上的感觉他好像在哪里见过,是烟淼,此刻镜缘竟和烟淼有了几分神似!

    镜缘默默闭目,一路而来他已经被紫云果中的香气激发起了足够的杀心,他本想用心中的佛法来平复这一切,可聂成英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

    溪流潺潺不会断绝,任凭有崇山峻岭的阻隔,他的剑也是如此,‘灵犀’在一瞬之间已经化为了银色的天瀑,无穷无尽又无懈可击,正像那不屈的溪流,想要用堵塞的方法阻止,溢出来的溪水会让你吃尽苦头!

    剑雨化烟,终化作黑白一片消失干净,天瀑亦倾泻不止,更无可阻挡!画中剑法本就为玄天宗最强剑术,何况镜缘也远超当年雪山时的境界,经过《涅槃经》中修行之法的融合,他虽然只有炼神期但灵气早已到达结丹期的境界,此一剑他已经充满了杀意,发剑之间没有了任何保留的他,此刻更像个剑修!

    一声凄惨的尖叫,聂成英操纵‘无极’的右臂被追随而来的剑意整个切了下来!‘无极’在脱离开聂成英身体的一刻便化为两块灵石散落在地上,再没有了聂成英手中的威力;地上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周围的一切,包括镜缘的身体

    可这一切只会让镜缘更加发狂,妖嗜血的本性在此时已经尽现无疑,镜缘的眼睛已经变为了久违的红色,虽然依靠着心中的执念在勉强的支撑,但剑修那种决绝的杀心已经在他脸上再难以遮掩,他提着‘灵犀’在慢慢的向聂成英接近,任凭聂成英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违反门规者,死!”镜缘再说一句,手中‘灵犀’已经完全幻化成了他心中的颜色,深红!

    一旁的刘仙芝已经看的呆了,他从未想过一向柔弱的镜缘此刻竟似个杀神!他挣扎着扑到镜缘的身旁,一下子抓住了镜缘的脚踝,他不是怜悯聂成英,而是生怕镜缘杀完人之后会变成另一个样子,一个他不敢想象的样子

    “拦阻者,死!”镜缘再发一声,手中‘灵犀’已经高高的举起,可终于还是没有落下。

    “你还认识这个朋友,好!”刘仙芝欣慰的放开手,可手才放开,镜缘的脚步又朝向了聂成英。

    “清醒些!你被紫云果迷了心志,又动了杀心,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镜缘,清醒些!难道你想变回万人唾弃的妖的样子吗?难道你想变成无情无义的剑修吗?你就是你,你就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不要再变了!我们是朋友,你以后都不要变了!你可知我找你找的多辛苦!”刘仙芝死死的抱住镜缘的小腿,歇斯底里的吼道。

    镜缘抬起的手臂慢慢落下,片刻眼中再次嗜血,终于他狠狠的举剑刺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怎么能伤害他的朋友!可他却又控制不住他的身体,他只能伤害自己,让自己在精疲力竭中慢慢苏醒

    刘仙芝慌忙从怀中取出丹药,喂在镜缘的嘴中,又用一些衣服将伤口裹好;然后才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的身体痊愈,直到眼神之中杀气完全消失,他终于还是恢复成了镜缘。

    “我”镜缘看着自己那狼藉的样子,又看看刘仙芝那慌乱的神情,可依旧无法表达什么。

    “你没死!”刘仙芝笑笑道。

    “他?”镜缘目光扫向一旁,一旁的草地鲜血依旧,可是那躺在鲜血之中的人早已不见!

    “他跑了!”刘仙芝又笑道。

    “那你为何”镜缘又道。

    “我笑是因为你没死!至于他,早就无所谓了!”刘仙芝又笑,然后将镜缘狠狠的抱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