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了一 > 第450章 抢夺玄天潭(中)
    白色的雪洋洋洒洒,凝炼而安静的雪显然与阵中暴躁的沙子格格不入,可偏偏这雪花却能让这沙子消停上几分!褐色在天空中如若凝滞,又被雪花纷纷带落到地面;地面上那千万个要将人吞噬的巨口被雪花铺满,然后又变为了平整的地面!披甲沙人连步子都抬不动,更别说挥舞他们手中那一柄柄大刀,一切都在凝滞之中,一切又变得异常安静。

    冷,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异常的寒冷,似这股寒冷发自内心深处!这是‘万山雪’剑气带来的严寒,也正是剑法演化的前兆!雪花在空中肆意蔓延,可却令那凶悍似坚不可摧的沙阵转眼之间漏洞百出

    五色的沙重新归入褐沙之中,天空中那些含沙门弟子口中的咒语念的更是大声,身后沙袋早已空空如也,他们已经将所有的沙子汇入到了这沙阵之中,可却出乎他们的预料,面前修为浅薄的两个人却并不容易对付!

    镜缘闭目任这寒雪扫过脸庞,那熟悉的场景和熟悉的人一下子在他脑中涌现,雪山,他曾经保护过那个人,可他最终还是在那里和那个人分开了!是不甘,最终转化为怨念,他攥住杖子的力量越来越大,直到双眼发红

    “来吧!若是连你们都打不过,我还怎么去救她!”镜缘大喊一声,直接冲了出去。

    一股红光灌注他全身,手起杖落一只披甲沙人被他挑去了半个身体,他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畅快淋漓之感,手中一气将杖法用完一式,身边的披甲沙人尽数化为碎沙

    天空开始骤变,那些随意飘落的雪花猛然化为无形之剑对着周围的一切开始摧毁,那些含沙门弟子脚下撑起他们的沙子被斩的七零八落,他们不得不合力撑起一座沙墙来抵御,可地上的沙人却根本顶不住这‘万山雪’所化的剑气,纷纷躺倒在地上化为了一片片符咒

    张广灵金剑指天,万道剑气挥洒不绝,沙阵已经完全化为了一片散沙,那些含沙门弟子一直试图恢复沙阵,可剑气之下他们自身尚且难保,又岂会有多余的力气?

    雪花所化冰锥在沙墙之上锥出无数孔洞,可片刻又被符文修复,‘万山雪’剑气凝压一切,躲在沙墙背后的含沙门弟子的额头和身上已经显出斑斑白霜,他们只能将沙子涂抹全身,再念动‘护身沙诀’

    一刻有余,天上剑气稍弱,镜缘抬头见张广灵脸色变得有些惨白,知道定是暮云丹的时间已到,忙将自身灵气强行输送到张广灵身上。张广灵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手中剑气加强,‘万山雪’所发剑光已经微微显出红色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含沙门弟子再也不能维持住沙墙,被‘万山雪’剑气整个刺穿,他们也被剑气所荡,击散在沙阵的各个角落,蓬头垢面无不受损。

    “谢谢!”张广灵收势之后道出一句,茫茫剑光又归入金剑,嘴角之上一丝隐晦的血痕;‘万山雪’乃玄天宗最强剑术,自己也只有依托暮云丹才能够发动,适才灵气用尽,若不是镜缘及时输送,自己定会被剑气反噬!

    “你这算铤而走险!”镜缘道。

    张广灵干笑两声“若是不铤而走险,又怎么能取得效果?”

    镜缘放眼四周,但见含沙门弟子无论多少身上皆有些许伤痕,而他们身后沙袋更是空空如也,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再结成任何的阵法了!

    “替我杀光所有的人!他们让我耗费了如此多的灵气,该死!”张广灵看了一眼镜缘道。

    镜缘一愣,只是这次却再也没有那种厌恶之感,看着那些已经对他们没有威胁的含沙门弟子,转身对张广灵说道“我感觉这含沙门和那两个弟子口中的不同!”

    “你也看出不同来了?他们明明只有炼神期的修为却个个打出了结丹期的威力!不然我也不会拼了我这一身的灵气!只是接下来,恐怕要靠你了!”张广灵干笑两声,看着镜缘别有深意。

    镜缘将手中的杖子握的更紧,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周围的一切。

    一切依旧在茫茫沙海之中,那些含沙门的弟子零散的抱在一起,看着二人的眼神满是恐怖,镜缘像是明白了张广灵的意思,冲过去,正准备要抓一个含沙门的弟子过来,却见天地崩摧,两团铺天盖地的沙龙卷已经直朝自己而来!

    “是掌门!”不知道谁的一声呐喊,让这些本已颓废的含沙门弟子重新又振作了精神。

    沙龙卷扶摇而上几十丈,龙卷之中一个巨大的影子手持鬼镰当空劈下,鬼镰未到势头已到,凌空之势将整个沙海足足向下陷落了一丈!乾坤听书网  qktsw

    “看你的了!”一旁的张广灵看着这一镰有些发虚,可他现在又不得不信任镜缘。

    镜缘双手合十,将整个杖子托于臂弯之上,口中那古老的梵文已经开始念动,对战这含沙门的掌门他没有一点把握,他也只能借助那‘金乌碧云匣’中的天龙之力了!

    一片金色染尽一切,以镜缘为轴向外不断的蔓延,金色之中梵文逐渐化为实体,金光令一切都化为虚妄,无论是这诡异的沙术还是这望不到边际的沙海!

    金光通过他的胸膛穿入他的身体,他再次感觉到了身体的膨胀,不过这次他却有了更好的寄托,手中的杖子!他将金光全部注入杖中,直到那个杖子无法被直视

    力量终于大到他无法承受,他举起杖子在地上化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巫族棍法中那狠辣的招数通通被他用出!

    一条金线在地平线上蔓延,镜缘已经记不得对手的那些招数了,他只是将心中默念的棍法用了再用,直到一切都平静下来

    一滴血透过杖子滴在了他脖子上的玉佩上,玉佩发出清润的光芒,流入他的心田总算止住了他那无法控制的杀念,他的手一松,杖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你”张广灵的声音之中竟有了几分颤抖。

    镜缘张目,所见之处遍是残缺的肢体,他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只是用眼睛来看,含沙门没有一个完整的躯体!

    清风吹散一切,也终于让他清醒,他伸出沾满鲜血的手去搀扶地上的张广灵,却难得的看到张广灵眼神之中的一丝畏惧

    地面上没有了柔软的沙子,平实的陆地连着潭水,镜缘在不觉间用天龙之力破除了这蛊惑人眼睛的沙阵,只是现在的玄天潭却是一片污浊!

    一个巨大的沙丘在潭水中拔地而起,沙丘上遍是红色的符文;潭水一旁是黑压压一片的东西,看不清,却是在贪婪的吸食着玄天潭之水!

    “方才的激战差点让我忘了,还有一个宗门!”张广灵无力笑道。

    镜缘急忙将杖子从地上捡起,可此刻的杖子竟有无尽的重量,他无论如何都提不起来

    “你已经将身体耗尽了!”张广灵低头将杖子举起,放入镜缘的手中,可杖子依旧脱落了。

    “不过有一点却值得庆幸,那就是潭水之中的毒已经解了!”张广灵又一笑。

    “哦?”镜缘不解的看着他。

    “若是有毒,那些老鼠又怎么会在其中吸食我苍云山的灵气?那些含沙门的弟子又是如何变得无法战胜?”张广灵道。

    “他们都在利用玄天潭,也在毁掉玄天潭!”张广灵又道。

    镜缘的手又重新攥紧,含沙门用沙术将灵气植根玄天潭,的确能换来他们无穷无尽的灵气;飞鼠堡用玄天潭的灵气养灵鼠,也能生出无数上品,只是这种竭泽而渔的方法,定会让玄天潭枯竭,待到玄天潭枯竭的那天,只怕也是苍云山覆灭之日

    “你说的对,我们是在利用玄天潭!”一阵笑声在空中飘荡,飘到二人耳中却是如此刺耳。

    “同在苍云山下,诸宗应该和谐相处,互通有无!可为何你玄天宗偏偏要霸占这苍云山最好的五峰,让其他宗门无福地可依,无灵气可用呢!”那声音在他们面前定住,是一个身材矮胖的老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