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锁龙人 > 第十四章美人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把太岁交给了映空方丈,让癞头和尚服下后,随着方丈到禅房中去喝茶闲聊。为表示感激,映空方丈保证,帮木青冥的忙。而木青冥趁机问起了魂气,可映空方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告诉木青冥,城中有个叫红玉的妖物,对诸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在土贼家里的大判官,昏睡许久后体内剧毒居然化解了,苏醒了过来,安然无恙。引出来大判官怒火难消,扭下土贼脑袋带走魂气。木青冥领弟子逛夜市,见一美人正斜倚栏杆,赏月观云,便怂恿啊弘去和这美人套近乎。】

    风雨微斜,豆大的打在了窗纸上,立刻响起了一阵哗啦声响。

    死不瞑目的老土贼,嘴角和鼻孔流出的血迹已渐渐的干渴,由之前的殷红化为了暗红色,却更是刺眼。圆睁的一双眼中,早已黯淡无光。

    打量着他的大判官,就算看到他那死不瞑目的惨状,和挂着血污的狰狞脸庞,也没有丝毫的怜悯,胸中怒火不减反增。只因为他的锦衣华服,拜老土贼所赐,被机关中射出的毒针破了几个洞。

    “死有余辜!”满面红光,已经无任何中毒迹象的大判官精神奕奕,眼中脸上,只剩下了怒火徘徊,久久不散。

    说着此话,大判官就俯身下去,把落在了地上的短刀捡了起来。

    还是满腔怒火的大判官,提着短刀,来势汹汹的大步踏前,站到老土贼身前的那一刻弯腰下去,一手抓住了大判官头顶的花白头发,一手持刀,横在了老土贼的脖子上。

    大判官眼中再次凶光闪烁,削铁如泥的短刀上寒光一闪,短刀随着大判官的手,毫不犹豫在对方血肉模糊的脖子上,狠狠一划。

    寒光中血珠飞溅,老土贼那颗六斤半,且双目圆睁的脑袋,随着那边削铁如泥的短刀一划,从他脖子上掉了下来。

    屋中血腥更是浓郁,愈发刺鼻。门后的满地血污,骇目惊心。

    大判官提手提着滴血短刀,一手提着滴血人头,转身朝着屋中深处方桌那边,缓步走去。

    他步履矫健,呼吸平稳,丝毫不像是中毒过的。

    当他走到了饭桌前时,就一言不发的把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放在了桌上。再挪动了几下,让面朝大门方向的人头,两只圆睁不闭的双眼直视前方,愣愣的看着还靠着喷溅不少血污的门扉,已僵硬的无头尸身。

    两者东西被他这么一摆,都有着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收起短刀的长生道大判官心满意足了些,脸上和眼中的怒火也淡去了不少。气定神闲的他把袖口在方桌上一卷而过,带起一阵劲风。桌上的那几枚魂气银钉,随着这阵劲风飞起,朝着大判官的袖中相继飞去。

    在最后一枚银钉飞入袖中时,大判官另一手向后一招,落在地上的雨伞和屋中最后一枚魂气离地疾飞,在半空中一个翻转后,转眼落在了他的手中。

    东西入手之时,大判官身形一晃,须臾之间凭空消失在了土贼家里,不知去向。

    油灯中最后一滴灯油燃尽,灯芯上火焰熄灭。黑暗涌来,瞬间填满了整个屋子。风雨急声中,满溢着黑暗的屋中,只剩下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瞪大双眼透过黑暗,愣愣的直视着对面不远处,还靠着门扉的无头尸身......

    昆明城的这场雨,终于在下了三天后停了下来。

    云开雾散后,蓝天白云和明媚阳光再现。只剩下了地上满溢横流的遍地积水,还在默默的描述着,之前这城中内外下了一场断断续续的连绵大雨倒底有多大。

    木青冥下工之后,悠哉悠哉的缓步走回了沙腊巷。一进入巷中,就闻到了淡淡的肉汤浓香,随着雨后的清风在阴气满溢的巷子里飘散。

    闻一闻,木青冥就是食指大动。

    木青冥心情大好,不只是因为雨过天晴后的春城上空,碧空如镜。还因为魂气虽然还没有找到,但用真正百幻图作出的拨浪鼓,已经到手。

    且小渔村的村民,至今还没有发现那祠堂之中,放着的是把假鼓。

    木青冥的打算也不是要偷此鼓,他打算把长生道收拾了,就把真鼓还回去的。别人的东西,他向来都是再喜欢也不惦记。要不是此鼓是用来对付长生道的杀手锏,他也不会做这种偷奸耍滑的事。

    话说回来,既然真鼓到手上,自然也能让他开心好几天。这不,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让木青冥他在这几日里,一直都是喜上眉梢着的。

    接下来就该找魂气了。按映空方丈提供的线索,要找到一个名叫红玉的妖物。正好,今日木青冥也暗中打探到了红玉的下落,更是欣喜。

    而木家小院中墨寒和妙雨她们,已经做好了一桌满满的饭菜。缓步走回家的木青冥,一进门就有饭吃,好不自在。

    洗了手上桌的木青冥,才端起了饭碗,就瞧着已经大快朵颐起来的啊弘说到:“啊弘,你明天休息不上工吧?晚上我要带你师妹去外面长长见识,你去吗?”。

    “去啊?”一口狼吞虎咽,把嘴里饭菜咽下的啊弘,举目起来,与木青冥四目相对下,想也不想的就兴奋得嚷嚷了起来。

    跟着木青冥出门,不但有得耍,还能长长见识,这对于啊弘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

    却没有注意到,木青冥嘴角挂着的淡笑之中,蕴含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神秘莫测。

    “好,吃饭。吃饱喝足了我就带你们出门逛逛看看,长长见识。”木青冥说着拿起了筷枕上的筷子,开始吃饭。

    “你又打算做什么呢?”墨寒看了一眼身边的丈夫,用意念传音暗暗问到。

    “没什么,就是带他们小辈出去逛逛。你有孕在身,就别动了,好好在家休息。”木青冥也用意念传音对墨寒回了一句后,夹起几片肉片,搁到了墨寒的碗里。

    墨寒瞧瞧卸了木青冥一眼,有用意念传音嗔道:“鬼才信你,笑的那么高深莫测,你一定有什么计划。”。

    木青冥却不再搭话,享受起了美食的美味来。

    一顿饭,木青冥吃得悠哉悠哉,细嚼慢咽。足足吃了半个多时辰,才吃饱喝足。他拿起手边的素巾,擦了擦嘴后站起身来,带上了早已等不得的啊弘,还有皎云告别了他人,踱步出屋,朝着院门那边而去。

    很快,师徒三人就在夕阳余晖之中出了院门渐行渐远,伴着微凉清爽的晚风,朝着云津夜市。

    “少爷这是偏心啊,出去玩也不带上我们。”放下碗筷的妙雨,故作唉声叹息后说到。

    “他是去办事,绝对的。”沉思许久的墨寒,注视着木青冥离开的方向,暗自揣测道:“去干嘛呢?还神神秘秘的拿着徒弟当幌子。”......

    云津夜市的热闹,让自从记事开始,就待在了跑马山上,很少下山走动的皎云大开眼界。

    那灯火通明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云津夜市,林立的茶馆酒楼里人声鼎沸,挑着担子的摊贩沿路吆喝等等,都让皎云看得目不转睛。

    都是烟味整条街道上,在街边摆着的各种烧烤小摊子上,暗火慢慢烘烤着的建水视频臭豆腐,烧猪脚和猪头肉、烧猪尾巴等,还有烧苞谷、烤剥皮鱼、烤乳扇、烤红薯、烤洋芋,每一件每一样都让吃饱喝足的皎云,又是食指大动。

    木青冥今天是大出血了,只要皎云和啊弘开口,想吃的东西他都舍舍得得的掏钱买下。一路走来,两个徒弟的嘴就没有听过。

    一条长还不到百丈的小街,还没走过一半的路程,啊弘和皎云就吃的肚子微鼓,啊弘更是肆无忌惮的连连打着饱嗝。

    走走停停的师徒三人,走了半晌才到了云津桥附近。

    江风习习,一轮皎月腾空升起,在江边柳树后勾勒出了一副月上柳梢的美丽画面。银色月光落在柳梢,月冷清辉融入了街上的光滑青石板中,把满地的月光散成了闪闪烁烁的碎玉。

    木青冥在很快盘龙江的桥上驻足不前,注视着就在桥边那座临江的小楼。两层的砖木结构小楼精致小巧,雕栏玉砌,每一扇小窗雕龙画凤。

    翘角飞檐上的琉璃瓦,在星辉月影下闪着莹莹碎光。

    这样形状的小楼,在云津夜市中多如牛毛。但如眼前这座小楼这般,木窗用得都是楠木,涂漆和桐油彩绘着的梁柱皆为上好黄花梨木的小楼,还真是只此一栋。

    “师父,你看什么呢?”问着此话站到了木青冥身边的啊弘,顺着木青冥目光所及之处看去,看到了小楼临江那面雕栏玉砌着的二层环廊边,有一妙龄女子斜依着环廊边上的美人靠栏杆,赏月观云。

    啊弘啃着手里的烧猪蹄定睛细看,就见这女子着红裙白绸裤,手中拿着一柄秀丽典雅的素白绢扇。虽然未施粉黛,却也是眉清目秀间透着秀雅绝俗。而她容色晶莹如玉的脸上,眉心出一道细小的红痕,淡而不浓,却更是为女子益加娇媚。

    看到啊弘都一时间呆了一下,才缓过神来。

    “美人赏月好看吧,月好看美人也好看。”木青冥嘿嘿一笑,抬手拍了拍啊弘的肩头。而啊弘这傻小子,居然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皎云也走了过来,站到了木青冥身边,却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气度高雅的红衣女子,又低头吃东西了起来。

    点了点头的啊弘,双颊泛起了微微绯红,惊慌失措下赶忙把两眼四处乱瞟,也一直没有个焦点。更是不敢吭声,再接木青冥的话。

    “好看就和人家姑娘打个招呼啊。”木青冥挤了挤眉,继续对啊弘坏笑着道:“这么一个美人就在眼前,不打个招呼你不后悔吗?”。

    话才说完,一旁的皎云就停嘴不吃,若有所思的道:“原来师父今天是给我师兄,找媳妇儿来了啊。”。

    那红衣女子是谁?啊弘会不会去打招呼?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