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龙珏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十口棺椁
    这个时候的李二儿,还在拼命的抵挡这呀眼前来势凶猛的毛茸茸的大蝙蝠。狼妖西欧到李二儿身边一顿挥起他的狼爪,将那些蝙蝠都抓落在地。李二儿看了一眼狼妖的爪子,

    “你这是狼的爪子啊!”

    “俺是狼妖自然是狼爪了。”

    “什、什么,你说你是什么?”

    “俺是狼妖!”

    “我的天那,我这不是与狼共舞吗,这说出去谁能信呢?”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继续朝前面走吧,别说那些没用的了。”玄磊说道。

    这回李二儿看了看玄磊,

    “我看啊,这里边数我是最弱不经风的了,你们都不是一般人,我是不走在前面了,你们是谁爱在前面谁走前面吧?”

    “我走前面,锦儿在我后头!”玄磊回道。

    我们又继续的朝着前面走,大概走了几分钟的样子吧,这穴里是弯弯曲曲的,我都已经被绕迷糊了。忽然我们似乎出了这狭长的隧道。眼前好像就是在地面上一样,有树木花草,还有小山,上山还有水流。满地的落叶,堆积的很厚实,查不多都要到膝盖了。也难怪这里常年没有人来,自然也没有人打理了。

    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些呢?这是墓穴里面啊,难道都是人为的。可是这里的环境根本就不适合动植物存活呀,它们是靠什么活下来的呢,还有那些蝙蝠和甲盖虫,户应该是夏天才有的吗?此时的我满脑袋问号,被玄磊牵着手一路又继续的朝前面走着。

    “前面,在往前面走,里面都是石壁,师父当年就是丧命下吧里面的。”李二指着前头说道。

    玄磊转头看了我一眼,

    “前面会更加凶险,但是一切谜题将会在前面的石洞里解开,能否找到敖润进去便知!”

    我冲着玄磊点了点头,

    “嗯!”

    我们走到石洞的门口,里面漆黑一团,刚进去就有一阵一阵凉意朝脸上扑来。

    “点着火把?”玄磊说道。

    我赶忙将手里的火把点着了,随后狼妖和李二也燃着了火把。

    借着火把的火光,我朝着里面看去,这里才有一些墓穴该有的气氛。我们的眼前是道石门,

    “旁边的那个石头雕塑就是打开石门的玄关。”

    玄磊快速的扭动了两下旁边一个好像是个男人模样手掌大小的雕塑。

    “哎”

    没想到石门只开了个小缝,我的天呐,没有甲虫也更没有僵尸体,是一股着恶臭的浓烟从门缝里面冒了出来。

    “你们谁放屁了吗,怎么这么臭啊,熏死俺了?”狼妖问道。

    “别废话,这烟友毒,赶快捂住上口鼻!”玄磊说道。

    我们几个迅速的将鼻子捂了起来,只见石壁的门里面伸出一条胳膊,

    我捂着鼻子看向玄磊,

    “这里面有活人?”

    “不可能,一定是幻觉,不要管他,当烟雾消散了,我们在打开石门!”

    玄磊的话音刚落,石门便自己开了,我扇了扇眼前的烟雾,竟然是敖润,他笑意盈盈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时的我已经崩提多开心了,大步跑上到了敖润的跟前,

    “敖润,我终于找到你了?”

    敖润低头对我笑了笑,

    “我也终于又看到你了!”

    他拉过了我的手,我们一起走进了石门内,

    “锦儿,那不是敖润,赶快回来?”

    我转回头,石门在慢慢的向下落,外面向下雨一样的弓弩之箭,朝着玄磊和狼妖他们扫射过去。

    “玄磊”

    我眼前的敖润拉住了我,

    “你是要我还是要他们,你要是出去这个门就别在想看到我了?”

    “不,你不是敖润,敖润不会是这样的。”

    我趴在地上,脚下邓着地,窜了出去,站了起来看向玄磊,

    “你怎么样没事吧?”

    玄磊眼泪含在眼眶,

    “我没事,快躲开?”是一支箭朝着我胸前直穿过来,玄磊立马面朝着我,挡在了我身前,那支利箭就稳稳的叉进了玄磊的后背,

    “玄磊,你怎么样了?”

    “我、我没事!”

    眼见又是一排利箭又冲着玄磊而来,我手里幻出长韧,一箭拦住了飞射过来的那些箭。

    这个时候在没有利箭飞出了,我扶着玄磊坐在地上,

    “你坐好,我帮你把箭拔出来?”我问道。

    “别了,箭上有毒!”

    “见血封喉的毒我都中过,我会怕这些?”

    我手握住箭杆,

    “玄磊你忍一下?”

    玄磊满脸的汗水点了下头,我用力将玄磊背上的箭拔了出来,上面还勾着玄磊背上的一小块肉。

    “你怎么这么傻呢,我什么用身体帮我挡箭?”

    “你知道的!”玄磊回道。

    “别说话了,我把伤口给你包扎一下!”我说道。

    我又看了看李二,

    “你的包里有酒精和绷带吗?”

    “有倒是有,不过已经过期了,好些年前的了。”

    “行啊,赶快拿来,死马当活马医吧!”

    李二蹲下身拿下了他的背包,把里面得半瓶酒精和一卷绷带扔给了我。

    我用手里的剑,截断了一块绷带,倒了下酒精,将玄磊的外衣脱了,给他清理了一下伤口,然后给他包扎了一下。

    还好,伤口处并没有发黑,那就代表着没有中毒的迹象。

    我看了看玄磊,

    “你觉得怎么样?”

    “舒坦,前所未有的舒坦!”

    “你怎么那么没正经的呢,担心死我了,你还骗我说那箭上有毒?”

    “不然我怎么知道你那么关心我呢,不管怎样,至少知道了你心里还是有我的那就够了,就算是有毒的话,那我也死而无憾了!”

    玄磊将自己的外衣穿了起来,而后看了看我,你知道刚才自己在干什么吗?

    “刚才?”

    “是啊!”

    “刚才你没看见吗,是敖润啊!”

    玄磊摇了摇头,狼妖接着说道,

    “俺门差点都死在你手里!”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我问道。

    “你自己拼命的将石门抬了起来,吧力气大的跟个牛似的,然后进到了里面,笑着扭动了里面的机关,还说今天就要送俺们上西天!”

    “你撒谎,我怎么会那么做呢,我明明是看到了敖润,他拉着我进了石门里面,我转头看见你们被箭流袭击,我便放开了敖润,自己跑了出来!”

    “行,你不相信俺说的话,那李二呢,李二你告诉她!”

    李二看了看玄磊,又看了看我,

    “我就说这土坑邪门儿,你们便

    偏不信邪,现在怎么样了,我看你是鬼附身了,刚才你那么大的力气,连个男人都不可能把那石门抬起来,中邪了,一定是中邪了。不行我要出去,这里太可怕了,我要出去。”

    没想到李二一个半大老爷们儿,竟然被吓成了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做过什么了啊,这能怨我吗?

    我走到李二跟前,

    “李”

    “你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看来这李二是真的被吓坏了,我转头看了一眼玄磊,

    “不如就让李二他回去吧,反正我们已经找到这里了,看他得样子也是不能在受什么刺激了?”

    玄磊冲着我点了点头,看向了李二,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回去吧!”

    “谢了!那地上这包你们就留着吧,也许能用的着!”

    说完他转头大步往外面跑,李二走后,玄磊将手伸给了我,

    “来拉我起来?”

    我将手递给了玄磊,将他拉了起来,玄磊拍了拍裤子上的土,而后看了看我,

    “刚才的那阵烟,是有毒的,严重了可以要了人的命,轻的就会让人产生短暂的幻觉,不用怕,刚才只是你的幻觉而已!”

    我冲着玄磊点了下头,不经意间看到这两边的石壁之上也有一些符文,我是看不懂的,

    “玄磊,你看这些是什呢?”

    玄磊拿起火把走到跟前摸了摸,

    “这是更古时候的文字,似乎是一种咒语。”

    玄磊往那些咒语的旁边看了看,竟然是一个男人追着太阳跑,

    “难道这是夸父追日?”我问道。

    “聪明!”玄磊笑着回道。

    在往一边看竟然是一个男人坐在一条龙的身上看下了另一个男人的头颅,

    “这是应龙和黄帝砍下了刑天的头颅!”我说道。

    玄磊只是淡扫了我一眼,然后低声回道,

    “看来这个墓穴之中的确实是一位神明的仙身!”

    “是谁呀!”一边一直傻呆呆看着没有说话的狼妖问道。

    玄磊没有回道,走道了石门跟前手放在先前的那个石头雕塑上面,然后转头看了看我,

    “如果敖润真的在这里的话,我们来了这么久了,怎么他一点声响都没有呢?”

    “也许是他睡着了吧!”狼妖回道。

    此时我思绪像乱麻一样,我只是想快点见到敖润,其他的我一概不知道。

    我看了看玄磊,

    “你的意思是?”

    “我的直觉告诉我,敖润真的不在这里,但我看过石壁上的画以后,我的理智告诉我他在这里。”

    “玄磊你就别卖关子了,我都快急死了,脑筋急转弯吗,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啊!”

    玄磊轻轻搬动了那石头雕塑,石们刷的一下开了。

    另我没想到的是里面齐排排的摆放着十口棺椁。

    而除了这些棺椁之外,在无旁物。

    我左右看了看,

    “姚姬那贱人骗我,我的敖润呢?敖润我是锦瑟啊你快出来啊!”

    玄磊扶住了我,

    “别喊了,他不在这里!”

    “姚姬那贱人骗我,等我出去后一定将她五马分尸!”

    “她也没有骗你。”

    我擦了擦脸上刚流下来还有热乎气的眼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啊?”

    “打开棺椁看看就知道了。”

    “你是说敖润已经死了,他就在棺椁里?”

    玄磊没有说话,走到了眼前的一个棺材边,从李二留下的包里拿了一把扁铲,将棺材盖撬开了。顿时一股白烟冒了出来,只见是只像牛肉干一样干巴的手,也不知道是手还是爪子,掐着玄磊的脖子,将玄磊拉进了棺材里。

    我跟狼妖赶快跑到跟前,想要救出玄磊,可是另我没想到的是,这棺材里面竟然是空的。

    我将手伸了进去,

    “玄磊,你去了哪里,你在哪里呢?”

    狼妖也过去摸了摸棺材里面,

    “玄磊刚才说打开棺椁以后就知道了,现在他不在这里了,我们要不要把那些棺材都打开?”

    “对,打开,都打开!”

    狼妖还算是听话,也没有看玄磊不在,就打算打退堂鼓,他走到另一口棺材跟前,用扁铲将棺材盖撬开了,里面又是一阵烟雾升腾,

    “快躲开!”我喊道。

    狼妖还站在原地,也没有被抓进棺材里去,走到跟前看了看,里面还是啥都没有,不对呀,都一个棺材里面明明就有个手不手爪子不爪子的将玄磊给捉了进去,这是要跟我藏猫猫吗?

    我冲着去棺材里面喊道,

    “王八蛋,你是谁,赶快给老娘滚出来,你给我出来?”

    我的话音刚落,这里突然像地震了一样,十口棺材都摇晃起来。

    “继续撬,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

    狼妖拿着扁铲,先后又撬五口棺材,里面还是空空的。

    狼妖看了看我,

    “都是空的,好要不要继续?”

    “撬,继续撬!”

    狼妖撬开了这第八口棺材,里面一样还是烟雾缭绕,

    “你小心一点,往后面站一站?”

    “哦?”狼妖转过头,朝我这边走,突然,刚才伸出的那只干巴的像牛肉干一样的爪子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狼妖,

    “快跑”

    “啥?”

    这狼妖也被抓了进去,我捂着嘴吧,颤抖着靠了回去,硬着头破瞪圆了眼睛朝里面一瞧,毛都没剩。

    怎么办怎么办,玄磊和狼妖都被捉了进去,还有两个棺材,我若是不撬开的话,就等于放弃了玄磊和狼妖,可是我怕呀,那东西在暗处,我在明处,它能玩死我。

    不管了,我捡起地上的扁铲,用劲了全身的力气,撬开了第九口棺材,棺材盖子被我推开那一瞬间,我傻眼了,里面是一棺材的蛇,通体血白的蛇,它们就朝我吐着蛇芯子,我妈呀一声扔下扁铲,抱着头往外面跑,那些蛇跟打了鸡血似的争先恐后的爬了出来,是向着我爬了过来。

    吱——吱嘎嘎——

    哐当——

    竟然是那第十口棺材得棺材盖,自己开了,落到地上发出来的声音!

    啊——

    “都滚,别靠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