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鸿蒙吞噬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异者九级
    妖虎拼命的晃着脑袋,虎爪朝着聂一凡的后背拍来,但是聂一凡知道,一旦松手,那么两人都要完蛋。

    即使身后的斗铠被虎爪撕裂,聂一凡的双手依旧狠狠的抱着虎头。

    两个呼吸后,妖虎气绝身亡,聂一凡体内的精神力和元力在玄鼎的运转间才堪堪转化了一小半,蟾蜍的手掌再次朝着两人的头顶拍来。

    一不做二不休,聂一凡再次将才恢复几分的精神力全部灌注在了秘银盾内,利用秘银盾的边缘朝着蟾蜍的手掌刺去,而多余的力量聂一凡也没有浪费,全部通过星云链传给了梦蝶。

    眼前一黑,聂一凡被直接拍在了地上,整个人陷入了地底,但是他四肢着地,手臂撑得笔直,将梦蝶牢牢的护在了怀间,看着已经没有使用易容术的梦蝶,聂一凡心道原来你真的这么美。

    深深的看了梦蝶一眼,聂一凡知道蟾蜍的下一击就要到来,而此时精神力再次耗尽,鸿蒙交代的通过吞噬之能抵御兽潮的办法看来是失败了,最后时刻能和美女死在一起也算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这是秘银所制的盾牌,仿照上古神兵而制,不仅能容精神力,还能容纳元力。”刹那间,梦蝶从聂一凡眼中看出了很多情绪,她知道聂一凡真要撑不住了,星云链中的力量开始反流,梦蝶的精神力和元力朝着聂一凡的身体涌去。

    聂一凡眼睛一亮,如今斗铠破碎,真男人状态瓦解,元力对于自己来说没有了用武之地,但是梦蝶的话无异于为他打了一针强心剂。

    秘银盾再次亮起,此时火热的秘银盾产生了一层橙色的赤炎,蟾蜍的手掌拍来之际在这股火热下瞬间碳化,坚硬的表皮开始变脆,聂一凡带着秘银盾直接将其一只脚掌斩成了两截。

    蟾蜍吃痛往后缩去,但是脚掌一沉,聂一凡用锁链将自己绑在了蟾蜍受伤的腿上,秘银盾则是护在了梦蝶头顶,刚好架在刚才两人被蟾蜍踩入地面的坑洞中,暂时将她藏在了地面之下。

    梦蝶听着上面各类妖兽踩踏的轰隆声,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会回不来了吧?

    五分钟,对于梦蝶来说似乎是一个世纪。

    头顶一亮,聂一凡那满是鲜血如同恶魔般的笑脸在梦蝶眼中简直就是天使的容颜。

    朝上扑去,梦蝶熟练的挂在了聂一凡的身上,泪如雨下。

    两人没有说话,那道亮起的连接两人的星云链胜过千言万语。

    聂一凡左手抱着梦蝶,右手握着秘银盾,一个冲刺朝前冲去,方向不是苍穹,而是天柱山。

    鸿蒙诚,不欺我啊。

    刚才吞噬之力将玄级的蟾蜍放倒后,聂一凡浑身的力量鼓胀,连身高都被生生拔高了一寸。

    秘银盾一闪,利刃奥义刺穿一只黄级妖兽的身体,玄鼎在腹间旋转成了一轮烈日,那种让聂一凡憋不住导致他有种要突破异士的感觉彻底消失,有的只是朝着异者九级迈出的坚实步伐。

    老子可是持久的人。

    梦蝶在星云链的反馈下,直接从异士初级升为异士中级,不由得心生一种荒唐之感,这是什么血脉,难道是神兽血脉不成?

    如今满地的妖兽在聂一凡眼中已经不是威胁,而是大补,是一瓶瓶的觉醒剂和无尽的元力。

    梦蝶将头靠在聂一凡的肩头,在这狂暴的兽潮中居然有种宁静之感。

    这还没完,小半个小时候,第五只妖兽倒在秘银盾之下,短时间内的大量吞噬,已经让聂一凡来不及沉淀,此时的聂一凡周身释放的精神力,如一轮明月般照亮了密林。

    苍穹之上的监控室内,百里距离是他们监控的最大范围,但是此时,大屏幕上一个模糊的亮点正在闪烁。

    “这是一股被释放而出的狂暴精神力,这种级别的释放不是异师所为,难道又异灵出现?”管家一直负在身后的双手终于放到了身前。

    “苍穹上下的异灵都前往了天柱山阻止地级妖兽,这里不可能有异灵,多半是一直玄级妖兽进阶成了准地级所释放的精神力波动,将我们能调用的所有苍穹巨炮全部指向那里,一旦兽潮进入百里之界,直接开炮。”家主摸着拇指上的戒面,神色从面无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而此时的聂一凡浑身通红得像一只烤熟的龙虾。

    “异者九级,开。”

    随着额头的青筋暴起,聂一凡大喝之下周身杂乱的力量以自身为圆心朝着四面八方散去,周围的光芒一暗,密林再次恢复了幽暗。

    但是紧接着,一股飓风扫荡开来,聂一凡周围二十米之内的所有野兽和树木全部被震成了碎块,密集的兽潮中破天荒的出现了一片开阔地。

    挂在聂一凡身上的梦蝶一声娇喝,跟着聂一凡突破到了异士高级,离异师只有一线之隔。

    两人静静的立在圆心中间适应着身体力量的暴涨。

    如今妖兽也好,野兽也罢,纷纷远离这片对它们开说如同炼狱般的开阔地。

    星云链中流转的力量渐渐淡去,两人同时睁开了眼。

    “还要吗?”聂一凡邪邪一笑。

    “你还行吗?”梦蝶挑衅的问道。

    聂一凡二话不说,朝着身后的兽潮逆流而上。

    男人,怎能说不行!

    半个小时后,除了两双明亮的眸子外,两人浑身浴血,仿佛从修罗炼狱走出一般。

    关键是两人牵着手慢慢往前走着,似乎在密集的兽潮中在闲庭信步,欣赏着周边的风景。

    距离两人十米开外,所有妖兽纷纷避让,甚至宁愿发生踩踏也不愿靠近两人。

    “都怪你,把人家弄成这样子。”梦蝶伸手理了理被鲜血浸染的长发,举手投足间竟然有精神力和元气的波动,从精神力波动的幅度来看,这分明是到了异师级别。

    “刚才急了点,下次我慢慢来。”聂一凡紧了紧握着梦蝶小手的手掌,感受着掌心的柔软,笑着回答道。

    与梦蝶相反,此时聂一凡的体内没有丝毫精神力溢出,唯有不亚于玄级妖兽的元力随着脚步的移动在缓缓释放。

    hongngtunshixit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