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听水滴石穿 > 279 事实真相
    路飞鸢去了哪里?

    她去看自己的爸妈了。

    她是谁?

    其实正如你多想,她是水可倾实实在在的水可倾。

    是的,她又穿回来了。

    当初水可倾昏迷后,确实是穿越了回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那个世界,已经过了九个月,她在那边生活了九年,这边是九个月。

    水可倾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阳光有些耀眼,好久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太阳了。

    躺了这么久,身体有些受不了了,她活动了一下身体,有些酸痛。

    清了清嗓子,竟然有些失声了。

    这是自己的房间,还是原来的摆设,已经在家了啊,还以为第一眼醒过来,会看到单书祺,至少是在他们的小家里。

    水可倾这么想着,竟然有些失落。

    她努力扶稳了,让自己坐起来,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坐了起来,伸展一下筋骨。

    这个时候,门开了。

    是妈妈。

    水妈妈看见坐起来的水可倾,端着的水杯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水志强,你快过来,倾倾醒了。”言语里全是激动和难以置信。

    她喊着跑向水可倾,一把抱住了她。

    “妈,不哭,不哭啊,我回来了。”水可倾试着发声说话。

    “妈,我睡了多久了。”水可倾抱紧了妈妈。

    “九个月了。”水志强跑过来,抱住她们娘俩。

    “你再不醒,我们都要撑不住了。”

    “妈,单书祺呢?”水可倾醒来第一件事是要找他,有没有结婚了,或者移情别恋了。

    “他,他跟你一个情况。”

    一个情况?到底什么情况?

    “你醒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醒过来。”妈妈有些担心的说道。

    从妈妈的口中,水可倾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当年水可倾昏迷之后,单书祺不离不弃一直照顾着水可倾的起居,甚至,还跟她领证结婚了。

    他白不用任何人帮忙,一个人照顾着水可倾,白天上班,晚上回家陪她。

    他把水可倾收拾的干干净净,她很爱美,有时间的时候,单书祺还会给她编个小辫子,给她讲个笑话,捏捏她的脸。

    白天洗完脸给她护肤,晚上洗完脸给她敷上面膜。他想让她醒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公主的模样。

    他推掉了公司发展的好机会,只因要出国一个月。

    他说服妈妈支持他,说服爸爸接受这样的水可倾。

    他说服水妈妈放心的把水可倾交给他,说服水爸爸无条件的相信他。

    即使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水可倾还是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也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一个月过去了,单书祺原先的斗志被消磨殆尽。

    他也想回家的时候,水可倾可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告诉他,她想他了。

    他也想她可以给他做一次黑暗料理,然后撒着娇说好吃你就多吃点。

    他也想她可以鲜活的跟他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然后生个可爱的宝宝,不管男孩女孩,一个就够了,多了,她疼,他心疼。

    时间越久,这样的执念就越深。

    时间越久,就越想她活蹦乱跳的时候。

    有时候叫了她的名字,心里小鹿乱撞,希望她听到后,答应他一声。

    还有一些人想要趁虚而入,都被单书祺拒绝了。

    他也会跟她讲,谁谁谁跟他表白了,谁谁谁要请他吃饭,谁谁谁送他礼物了……讲完,还不忘刺激一下水可倾,你要是在不醒来,我就跟着别人跑了。

    但是,水可倾丝毫没有好转的意思,跟植物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意志消沉,经常借酒消愁,甚至连自己的公司都无心搭理。

    喝的烂醉如泥,趴在水可倾的耳边给她说悄悄话,告诉她,他有多想她,告诉她,没有她,不行。

    有一天晚上,单书祺又是宿醉。

    他梦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自称是丘比特神箭。

    他能够参透水可倾的想法,他说当初就是他让水可倾穿越过去的,说是穿越,其实就是让自己的思维再进行一次洗礼。

    看她会如何的选择接下来的路。

    水可倾选择的是重新追求单书祺。

    单书祺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喜极而泣,虽然在梦里,但是流下了眼泪。

    单书祺忙问怎么才能找回水可倾,他说两个相爱的人,是可以过去找到彼此的。

    但是,有条件。

    一: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

    二:穿越过去的那个小世界,所有的人都跟水可倾反着来的。

    三:这边是一个月,那边一年。

    四:如果被对方识破,可以不承认,只要不承认,就没事。

    五:可以有生老病死,但是水可倾的孩子不能出生。

    六:想要回到现实,必须是所有的人对水可倾改观或者心存善念。

    单书祺知道这项任务有多难,但是他想去为了她博一次。

    单书祺问神箭,如果穿越过去,他会是什么身份,他要去哪里找水可倾,诸如此类的问题,都被神箭搪塞过去了。

    甚至,神箭都没有告诉他,怎么才能穿越过去。

    他要自己琢磨。

    单书祺醒来的时候,眼角带着泪,水可倾还在身边。

    他不知道真假,但是想要试一试。

    他要再一次谁说服了四位老人,让他去试一试。

    单妈妈是反对的,不光单妈妈,所有的人,都是反对的。

    万一是假,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失去第二个了。

    单书祺权衡利弊。没有水可倾,他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但是他保证会好好的活着,因为还有他们要照顾。

    不管他们怎么反对,单书祺都心意已决。

    他穿越的那天,单书祺叫着四个爸妈跟他一起。

    水可倾是在这里摔下去昏迷的,他应该也可以。

    如果太难,说明梦是假的,如果穿越过去了,就是真的。

    其实他们四个只当是单书祺魔怔了,根本没想过会怎样,让他试试,也好死心。

    但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单书祺这么往后一倒,真的就昏迷了。

    所有的症状跟水可倾是一样的。

    他们分工,一家照顾一个人,还会开视频,让他们见一见面。

    天天祈祷,天天行善,盼着他们可以早点醒过来。

    嘴上不说痛,心里早已千疮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