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六十五章:秦司墨的……血!
    “哼!多亏你有了我,早就来找我不好吗?等着吧!哎?我的东西呢?”

    秦司墨一招手,肖甲又现身了,将林歌儿的东西放在了地上,“王妃,您的东西都在这了,属下告退”话音一落,他的身影又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林歌儿怀疑这肖甲可能是幽灵转世,这幽幽的出现,又幽幽的消失,不是幽灵又是什么?

    林歌儿蹲下身仔细看着地上的这些东西,她需要好好挑选一下

    她又站起身,凑近金门,又蹲下去看看毒药,终于,她挑了其中腐蚀性最好的一种

    林歌儿拿着那瓶药,把金门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选了个她满意的位置,将手中的毒一股脑全部倒在那里

    药剂一接触到金门,就立马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来,紧接着冒出来一道青烟,还伴随着滋啦滋啦的声音

    林歌儿回头看向秦司墨,面上十分得意,“怎么样,有了我是不是事半功倍啊!”

    林歌儿光顾着高兴,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后,那个已经被腐蚀的一个洞中,突然射出来的一支箭,此刻正直直的朝她的背上飞去

    “小心!”站在她对面的秦司墨是看的着那支箭的,他快步上前,拉住林歌儿,欲将她移到旁边躲开袭击

    可是秦司墨的速度快,那箭的速度更快,秦司墨把林歌儿护在怀里,一个闪身,身体虽躲开了,但他胳膊上还是被划了一下,鲜红的血立马流了出来

    待两人进入安全地带站定之后,秦司墨上下打量起林歌儿,确定她安然无恙,才缓缓放开了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你怎么样?”林歌儿立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了秦司墨流着血的胳膊,她大惊“你受伤了……”

    林歌儿捂住秦司墨流血的伤口,又马上上前检查,“你怎么样,受伤怎么也不说一声”

    林歌儿从自己带过来的包里取来纱布和金疮药,也不管她手上粘的满是血,认真的给秦司墨包扎起来,林歌儿有这个习惯,无论是到哪,她总是会随身携带着一些治疗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秦司墨看她着急的样子,心中一暖,“无事,只是一点小伤”再大的伤他都受过,这点程度对他来说,连痛都感觉不到

    “怎么会没事,这血都流成这样还没事,那怎么样才算有事?等你身上的血都流干吗?”林歌儿没好气的回应,不过手上的动作没停

    秦司墨撇了撇嘴,没有说话,他抬眼看着那扇金门,他现在在想着另一件事

    “你说,这门里怎么突然放出来一支箭啊,你以前就没被偷袭过?”林歌儿处理好他的伤口后,站在他身边,也很疑惑的看着这能杀人的门

    “没有,本王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要是早知道,就不会让你上前了”

    林歌儿点点头,确实,秦司墨要是知道这门还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估计连带都不带她过来了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们来的时候都没事,怎么我一来它就放箭啊,这不会是迎接我的特殊方式吧”

    秦司墨白了他一眼,这种时候还能有心情开玩笑的,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可能……是我们的打开方式不对吧”秦司墨仔细回忆了一下,以前他们来的时候只是打不开门,并没有对这门本身有什么伤害,而林歌儿一来,就破坏了它,放箭的原因估计就在这了

    “你是说,我们不该用腐蚀的方法强行打开它?”

    秦司墨点了点头,“依本王想,这门的厚度应该很大,门的内部藏有箭,只要破坏了它,那么那个地方的箭就会马上射出来”以前他在一本兵器制造书上见到过这样的兵器,只是没有一直没有遇到过罢了,今夜的经历,倒让他想起了这事

    “是吗!”林歌儿有些惊讶,居然还有这种骚操作,这古人的智慧可真是,不容小觑啊!“那我们还要继续吗?”

    秦司墨又摇摇头,“不可,只怕这门内藏着数百只箭,你刚才若是再加大一些剂量,估计我们都要受伤了”

    林歌儿有些失望,“那怎么办?我们就要这么无功而返的回去吗?”这不是她的作风啊,就这么个样空手回去了,要是被她以前的队友们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

    一想到这,她就又气的不行,走上前使劲拍了拍门,还像还不够似的,她又用脚狠狠地踢了踢

    林歌儿这一踢不要紧,动作刚收回来,那门居然缓缓的打开了

    这回不光是林歌儿,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秦司墨也露出了震惊之色

    林歌儿一下子转过身,“这,怎么回事啊?这门这么突然就开了,我保证,我可什么都没干啊!”她保证,绝对是门先动的手!

    “本王知道”秦司墨走到林歌儿身边,刚才林歌儿确实什么也没有做,这门就自动打开了

    等等!什么也没有做?不,林歌儿并非什么都没做,她刚才……在使劲地拍门……

    “歌儿,你刚到这的时候,碰过这门吗?”

    经秦司墨这么一问,林歌儿这才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她好像确实碰过,“刚刚我在门上倒毒药的时候,为了找到一个好位置,确实摸了这门,可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开啊?”

    林歌儿有些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碰门地时间不对?还是位置不对啊?

    秦司墨细想了一番,又问道,“你方才的手,与现在有何不同?”

    “有何不同?”林歌儿将掌心摊开,“哦!对,我刚才手上沾了你的……血!”

    秦司墨的血!什么意思?难道说,这门能打开,与秦司墨的血有关系?

    秦司墨沉默了一下,而后一把扯下胳膊上的纱布,单手成掌,用力抓了一下受伤的地方,那刚包扎好的伤口一下子又流血不止

    “秦司墨,你干什么!”

    秦司墨没有理会林歌儿的惊呼,用沾了血的手,摸着那道门,血刚一沾到门,门立马就向中间合了起来

    这下林歌儿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要怎么解释啊?秦司墨的血,可以打开这门,那他们白费了那么多功夫都在干什么啊?

    林歌儿突然想破口大骂,秦司墨的血能打开这门,那就说明这是自家东西了?可这厮居然还不知道!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