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生体 > 第016章 体检
    丁驰回想了下,他最后的记忆是余瑾给自己注射了一管诡异的液体,那管液体叫什么来着?似乎是诱变剂?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真核、原核,变成怪物就杀了自己,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是诱变剂救了自己?太神奇了,一夜之间所有的伤口消失不见,没残留一丁点的痕迹,就好像那些致命的伤口根本不存在一样。

    

    丁驰骤然脸色一白,自己脱光光躺在自家床上,毫无疑问是余瑾送回来的,这么说余瑾岂不是也在房子里?他紧忙将被子缠在腰上,挪腾着下了床,从床下的抽屉里找出内衣穿上,又蹑手蹑脚打开衣橱,穿上了裤子。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依旧感觉有些虚弱,奇怪的是身体状态却前所未有的好,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吸着负氧离子,然后欢呼雀跃,庆祝着新生。

    

    他套上一件睡衣,清了清嗓子,努力用正常的声音说“余瑾?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老房子里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回应。他走出大卧室,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始终没瞧见余瑾的人影。他以为自己还处于放逐状态,赶忙照了照镜子。站在镜子前,丁驰吓了一跳,他能看见自己,但看见的却是眼窝深陷、颧骨高耸,瘦得皮包骨头的自己!

    

    “什么鬼?”

    

    丁驰掀起睡衣,露出自己的腹部,然后他终于理解了什么叫骨瘦如柴、瘦骨嶙峋。余瑾给自己到底注射的是什么?特效减肥药吗?

    

    嗡嗡……

    

    手机震动声从大卧室里传来,丁驰放下衣服,走到床头柜前抄起手机扫了眼,来电的是顶头上司钱盛。

    

    “喂?”

    

    接起电话刚说了一声,钱盛就语速极快的说“驰子,又堵车了?这都快九点了,怎么还没见你人影?”

    

    丁驰反应了两秒才琢磨过来,今天是星期一,自己应该上班。他咳嗽两声扯谎说“钱哥,我生病了。帮个忙请两天病假。”

    

    “生病了?”钱盛笑了“那正好,你也别请病假了,你这个月加班一共四十一小时,折算下,给你放一个礼拜假得了。”

    

    软件行业就这样,项目来了起早贪黑,项目经理带头领着一堆程序猿加班。等项目一结束,公司为了控制成本,就开始找各种理由给程序猿放假。

    

    丁驰现在满脑子想着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根本不在意那么点加班费,所以爽快的应承下来。钱盛假模假式的叮嘱几句,让丁驰多喝水、多休息,随即挂断了电话。

    

    丁驰翻找出微信,发现余瑾果然给自己留了信息

    

    你很走运,挺过来了,没变成怪物。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别问我有关诱变剂的事,那东西不是我造出来的,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了。

    

    接下来你的身体也许会发生一些变化,究竟是什么样的变化,你需要自己去探索。也许你会突然拥有特殊的能力,但千万不要把自己当超人。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公平,在你享受突然多出来的能力的时候,就必须要承受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就这样了,我必须去追那个小偷,所以我走了,有缘再见。

    

    另,你的衣服我帮你扔了。

    

    短信看完,丁驰立刻给余瑾发了一条信息话说清楚啊,那个诱变剂到底是怎么回事?

    

    短信发送,丁驰立刻听见了嗡嗡震动声。他循声找过去,随即在电脑桌上找到了正在充电的旧手机。余瑾没拿走旧手机,得,这下彻底联系不上了。

    

    哪怕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对于丁驰来说余瑾依旧是个谜团。一个神秘的女人,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出生入死,然后又悄然离去。丁驰回想起来,除了一个名字,他对余瑾几乎是一无所知。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丁驰暂且将神秘的余瑾放在一旁,一边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琢磨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镜子里瘦骨嶙峋的自己简直惨不忍睹,他站在体重秤上称了下,他现在的体重只剩下不到五十公斤,一夜之间暴瘦了将近二十公斤!

    

    丁驰心里怕的要命,他生怕诱变剂会让自己一直瘦下去,然后就跟恐怖片里一样瘦到死……噫!那种死法简直太恶心了!

    

    腹中又是一阵辘辘作响,强烈的饥饿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强忍着饥饿,决定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下楼叫了一辆出租直奔最近的医院。

    

    挂了内科,接待丁驰的是一个女大夫。丁驰不能说自己注射了诱变剂,含糊着说了些症状,大夫就建议他干脆做个全身检查。

    

    丁驰一琢磨也是,就去做了全身检查。十二点多钟做完检查,丁驰已经饿得抓心挠肝。他强撑着去了医院对面的一家牛排自助,拖着步子奔向那些自助的菜品,路过巧克力喷泉的时候,丁驰突然觉得香味是那么的诱人,简直让人无法抗拒。

    

    他甚至都没拿餐盘,拿起一串水果蘸在巧克力喷泉上,随即不管不顾的放进嘴中。换在平时他根本就不会这么做。可是今天,连丁驰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特别想吃甜的东西。甜腻的巧克力在口腔中融化,味蕾立刻体会到了让人无比幸福的滋味,丁驰咀嚼着,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愉悦的跳动着。

    

    巧克力喷泉、各式甜点、冰淇淋,一切甜品都成了丁驰的目标。他没统计自己到底吃下了多少甜品,只是两个小时的用餐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吃着。直到服务员贴心的提醒丁驰用餐时间到了,他这才停了下来。

    

    胃里鼓胀,终于让汹涌的食欲消散无踪,恢复了理智的丁驰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诱变剂也许让自己得了甲亢,也许是别的什么让人化身饭桶的病。

    

    但一小时后,医生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没大毛病,一个是营养不良,再有就是有点菌群失调。我给你开点抗霉菌的药,回去后多吃含有益生菌的食物,调理调理就好了。”女大夫放下一叠化验单轻飘飘的说道。

    

    这与丁驰的预期完全不符,他追问道“就这样?没别的了?”

    

    “啧,听你这意思,你还盼着自己得点病是怎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