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遇难者(一更!)
    “咚……咚……”

    许奇志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越来越沉重,除了咚咚咚的心跳声之外便是他愈发粗重的喘气声。

    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他不能停止前进。

    之前摔伤的右腿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许奇志一瘸一拐地行走在荒无人烟的雪地之中。

    深夜的雪山散发着令人窒息的低温,尽管穿戴着足够厚实的防寒衣物,许奇志仍然能够感觉到令人刺骨的寒冷。

    许奇志是按照徒步客穿越无人区的固定路线进行的,但是在下午的时候他不慎从一个陡峭的山崖摔了下去。

    所幸山崖并不算高,而且下面有一条河缓解了大部分的冲击。

    冰冷的河水将许奇志的衣服全部浸湿了,而且河中的一块石头让他的右腿出现了比较严重瘀伤。

    当许奇志挣扎着从冰冷的河水里面爬起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山崖虽然不高,但是很陡峭,许奇志根本无法原路返回。

    而当他一瘸一拐地沿着河滩试图回归主路线的时候,他发现河滩将他引导到了另外一片陌生的区域。

    他拿出地图试图寻找自己的位置,但是或许是因为冰冷的河水让他有些受凉,原本方向感还算不错的许奇志感觉晕晕乎乎的。

    “咳……咳……”

    许奇志有些费劲地咳嗽着,随着夜色越来越浓郁,空气里面的寒气让他感到格外的难受。

    他需要寻找到一片避风的区域扎营,但是在这附近徘徊了许久他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当许奇志再次费劲地爬上一个山头的时候,借着灿烂的星光他终于看清楚了自己一直徘徊的那片区域。

    那是一个由许多大大小小的雪山形成的复杂区域,在灿烂的星光之下那片区域满是雪山朦胧的影子。

    许奇志感觉到有些绝望,他觉得这可能是上天对于自己的惩罚。

    穿越无人区的人每年都有很多,但是他们的原因却大多并不一样。

    有人是为了在自己的简历上增添一份新的成就,有人是为了寻求另类的刺激,而像许奇志的则是为了寻求某些难以选择的答案。

    在荒无人烟的无人区,在心灵最为寂寞和孤独的时候,人的内心总会有一些更加真挚的东西浮现出来。

    或许是好的,或许是坏的,但是却一定是人最为真实的想法。

    许奇志摸了摸脸上冰冷的汗水,他望向其他的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许奇志发现远处隐隐约约有一丝火光闪现。

    幻觉?

    许奇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滚烫,估计是之前掉进河里导致的。

    但是当他摆了摆头之后,他继续看向火光的方向,那道因为距离过远而显得微弱的火光在一片黑暗中的荒野里是如此模糊却又格外清晰。

    许奇志瞬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但是他不能在这里呼救。

    因为这附近有大量的雪山,如果造成雪崩的话他会死得很安详。

    所以在咬了咬牙之后,许奇志继续顺着山坡朝下面缓步走去……

    …………

    …………

    “碰……”

    易秋将许奇志丢到篝火旁,易秋是在营地附近的那块盆地脚下找到他的。

    在听到隐约的呼救声之后,易秋便在附近寻找了起来。

    虽然许奇志的呼救声传到他那里的时候已经显得很微弱了,而且下面激荡的流水声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他的呼救声。

    但是对于易秋而言,他能够感知到声音中蕴含的痛苦、求生等复杂的信息。

    早在很久以前,随着易秋不断进行武僧的冥想修行,他便具备了能够感知生物气息的能力。

    但是在起初,这种能力还很微弱,只有那种非常激烈的情绪才能够被他感知到。

    而现在,随着他冥想修行进入第二阶段,而且他的感知也到达了20点的超凡界限,这个时候易秋已经能够较为清晰地感知到某些声音、事物之中所携带的个人情绪。

    这只是灵能的一种附带属性,哪怕是作为灵能中较为另类的武僧也能够拥有这种能力。

    不过对于武僧而言,这并不能算作职业技能,也因此并没有对应的显示。

    从学术方面来说,这应该算是气与感知一种复合型属性显现。

    当易秋凭借着空气中模糊的生物感知寻找到许奇志的时候,他已经因为高烧昏迷了。

    易秋虽然不太了解退烧的治疗方法,但是当他用灵能符文:竹芋给许奇志输入了一些生命能量之后,他的高烧便逐渐消退了。

    生命能量的补充能够治愈一部分生理性的不利状态,还能够清除一些因为自己免疫力过低引发的普通疾病。

    易秋并没有直接治好他,因为他还需要将他给弄到营地去。

    如果他醒了的话,易秋会比较麻烦。

    因为许奇志身上的身上没有《崇善之书——第1537页》的侦测视野下代表邪恶阵营的红光,所以易秋就顺手救了他。

    如果是邪恶阵营存在的话,易秋会免费赠送他一发萃取平静以及永恒的安眠。

    遇难者只能够说明一种遭遇,但不能改变他曾经的行为。

    虽然易秋并不觉得自己属于善良的角色,但是他更希望自己的位面更多呈现的是一种秩序和善良的倾向。

    易秋将一壶竹叶茶煮上之后,便将第三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

    …………

    “嘶……”

    许奇志缓缓地睁开眼睛,入目是正在燃烧的通红篝火。

    旺盛的火焰驱散了夜晚的清寒,他感觉到身体流淌着一种温暖的力量,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和健康。

    这让他怀疑之前的高烧是否只是一场充满了痛苦的梦境,但对面模式的山壁和正凝视他的光头男人让他打消这个荒诞的想法。

    毋庸置疑,是眼前这个人救了他。

    “谢谢,你……是内地人吧?”

    虽然易秋的脸上并没有吐蕃特有的高原红,但是想了想许奇志还是有些迟疑地问道。

    今天的遭遇让他的脑子有些处理不过来,他仍然清晰地记得那在雪地里挣扎的窘迫和绝望。

    不过当许奇志无意识地活动了一下腿部调整坐姿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本瘀伤的腿部居然没有一点痛感。

    这不由让许奇志想起了之前在来吐蕃的路上,同行者和他所说的一些关于吐蕃的本地信仰和传说……

    脑子迅速转动了一番,想了想许奇志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