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祸害 > 第614章 有眼无珠
    秦朝统一岭南后,在珠江边上设立南海郡,修建了“任嚣城”,这便是广州建城之始了。到了大明洪武年间,中城、东城和西城合而为一,并向北跨到越秀山,向东亦有所扩展,便成了如今所见的岭南第一城。

    二月的广州城冰寒未消,特别是晚上会将人冻得瑟瑟发抖。

    只是每当夜幕来临,这里仍旧是歌舞升平。广州城的青楼仍然是花团锦簇,士子、商贾和官绅挥霍着金银,享受着这盛世的大平。

    在一间书房这中,灯光正是亮着,但桌面突然间传来一声巨响,火苗摇晃着,致使地面的阴影如同在海浪中晃动。

    “他想要做什么?”

    汪柏的手抚放在桌面上,脸色却是铁青,眼睛仿佛要喷出火焰一般。

    对这个突然在广州城高调亮相的林文魁,他权当这小子在雷州府收效不佳,这才异想天开地跑过来想要“打秋风”。

    只是这小子出身再厉害,但在这个三、四品官满大街的广州城,他顶着一个小小的正五品广东市舶司提举就想要“打秋风”,绝对是自取其辱之举。

    正准备看着他撞得鼻青眼肿,然后灰溜溜地跑回雷州府的时候,但却是怎么都想不到,这小子竟然直接来一个大狠招。

    在莲花茎设于关卡,一下子就斩断了通往濠镜的商贸线,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汪柏之所以如此生气,却不是因为汪文辉那批瓷器无法按时运到濠镜,而是担心林晧然这个举动会激怒那些佛郎机人,得罪了那一位加莱奥特先生。

    一旦双方产生了军事冲突,必然造成关系僵化,甚至直接是真刀真枪地对立起来。若是到了那时,佛郎机人哪可能会乖乖帮他弄龙涎香,他还能拿什么去讨圣上欢心呢?

    一念至此,他真想生吞了这个林文魁,这不仅是断他的财路,而且还断了他升迁之路。

    “东翁,我觉得不会出现双方火拼的情况,你这次恐怕是过虑了!”幕僚在听完汪柏的担忧后,却是很肯定地摇头道。

    “为何?”汪柏对自家的幕僚很是重视,蹙着眉头不解地询问道。

    “东翁,你觉得香山千户所敢对佛郎机人的动手吗?”幕僚端起茶盏,悠悠自得地反问道。

    “就那些兵油子的德性,借他们一百个胆,亦不敢做这种事,也没有能力做这种事!”汪柏先是嘲笑,但话锋一转道:“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佛郎机人把香山千户卫的人全部打残了,有人会将佛郎机人驻扎在濠镜的事情被捅到朝廷,然后朝廷对佛郎机人下达驱逐令!”

    虽然允许佛郎机人驻扎于濠镜,亦是默认着跟佛郎机人通商,但这个事情并没有上禀朝廷,这无疑是一个小隐患。

    而若发生强烈的军事冲突,事情必然被抖出来。届时,朝廷若对佛郎机人产生敌意,那他跟加莱奥特的友谊必然会瓦解。

    “东翁,这点尽可放心!”幕僚打下保票,自信地说道:“加莱奥特是一个聪明人,他好不容易才入驻濠镜,又在濠镜投入那些多精力,他会轻易放弃吗?”

    “你说得对!”汪柏亦是逐渐冷静下来,发现是他将事态想严重了,但还是免得夜长梦多地道:不过我得马上吩咐下去,即刻将莲花茎给撤了!”

    “东翁,这事亦不用着急!”幕僚拿着茶盖轻拨着茶水,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道。

    “为何?”汪柏挺着大肚子坐在椅子上,借着灯火望着他疑惑地道。

    “东家想一想,现在是谁着急?”幕僚轻啐一口茶水,含笑地询问道。

    “加莱奥特?”汪柏一点便通。

    “据我了解,这珠江上的运输船骤然减少,很多船只都不接活了,广州到濠镜的运输线其实已经被切断!而加莱奥先生要的一大批瓷器还在广州城,他这时必定是很着急了!”幕僚得意地轻拨着茶水,嘴角微微翘起道。

    “哦?”汪柏的眼睛微亮,发现事情并不坏。

    “其实说起来,东翁这次还得要感谢林文魁,他等若是送给您一把剑!”幕僚眼皮一抬,细细地讲解着道:“相信经过这一次,加莱奥特先生肯定会知晓莲花茎的重要性,而这莲花茎设不设关便是东翁一句话的事,相信他以后办事会更用心!”

    “嗯,确定如此!”汪柏微笑着点了点头,又是询问道:“那依先生之见,我该怎么办呢?”

    幕僚喝了一口茶,然后显得轻描淡写地道:“大人什么都不干!等到加莱奥特找上门,你才卖他一个人情,再将林文魁叫过来训一顿,然后就下达撤掉莲花茎的命令!”

    “哈哈……对,就这样干!”汪柏得意而笑,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原先还为着林晧然的鲁莽举动发怒,但却突然间发现,这小子并不是给他添堵,反而是帮了他,让他更能掣肘着佛郎机人。

    事情确是如此,在断掉了陆路和水路交通后,对濠镜的影响很大。

    濠镜已经是今非昔比,这里不仅修建了很多西式的房子,而且以加斯帕·DA·克鲁士为首的修士亦在这里修建了教堂。

    “我们去解决他们!”

    在得知香山千户所的人在莲花茎设关后,很多好战份子当即主动请缨道。

    加莱奥特是一个理智的人,更是一个逐利的商人。虽然鄙夷这个腐朽的国度,但却深知这个国度的强大,却不愿意轻易选择开战。

    特别在濠镜经营数年,这里不仅是连接大明的窗口,更是通往日本的补给站。如今冒然选择开战,却是一种不明智的举动。

    在了解到这是一名小官员的擅作主张后,他当即就提上礼物前往广州城,打算再度拜会那一位既可爱又贪婪的老朋友。

    在加莱奥特找上汪柏不久,林晧然亦是被汪柏叫了过去。

    不管是广东市舶司,还是雷州府衙,两个衙门在名言上都隶属于广东布政司。现如今,汪柏可谓是林晧然的顶头上司。

    当然,大明并没有太强的隶属关系,只要你底气够硬,可以学着“海笔架”不给上官面子。

    汪柏在担任按察副使和巡海道副使的时候,就没有理会上司按察使丁以忠的反对,公然代表官方同意佛郎机人入驻于濠镜中。

    而后,靠着从佛郎机人那里得到的“龙涎香”,直接晋升为从二品广东布政使兼巡海道副使,在品阶上还高于原来的上司丁以忠。

    汪柏在客厅会见了林晧然,对林晧然已经没有了恶意,但亦谈不上什么好感,毕竟这人在莲花茎设关并没有请示他这位上官。

    对于自己的权威,他向来都看得很重。若是人人都无视他这位布政使,那他的面子何存?还如何领袖这一大帮广东官员?

    “我记得朝廷派你回来,是指明要你在雷州府开海的吧?”汪柏在喝过茶后,却是单刀直入,摆明是要对林晧然进行问罪。

    事情确实是如此,朝廷当初就是要规避风险,而林晧然亦是靠着这种风险最低的开海方案才得到状元,并获得了文魁之位。

    若是他现在要回到广州城开海,那就改变了朝廷的初衷,亦是一种逾越之举。

    林晧然却是轻轻点头,显从容地应对道:“不错!只是雷州府的商业不兴,很多商品还得依赖于广州府,故而我已经奏请朝廷,让朝廷允许开通濠镜到雷州的航线。”

    汪柏的拳头无疑是打到了棉花上,但没有过分失望,又进行质问道:“你跟朝廷申请开通这条航线没问题,但没必要在莲花茎设关吧?”

    林晧然当即一愣,显得不解地说道:“我到广州城后,便派人进行调查,却发现很多不法商人竟然经由濠镜码头出海,自然是要制止这种私自出海的行为呀!”

    “你在莲花茎设关不是要征收关税,而是要制止商贾将货物送往濠镜?”汪柏亦是懵了,显得很是吃惊地询问道。

    “对!这种不法的行为,都应该进行制止!若是人人都能随意下海,那我在雷州府开海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可言?”林晧然大义凛然地说道。

    汪柏仿佛是看一个死人般,这小子简单就是一个大白痴。

    如果征收一些通行费,倒不是什么问题。但若直接制止商贸前往濠镜,这直接是跟整个粤商群体作对,跟整个广东的官员作对。

    本以为这连中六元的林文魁有多了不起,这位连破冤案的林雷公有多聪明,结果却是一个大白痴,恐怕明天就要暴尸街头了。

    却是这时,有下人走进来在他耳边汇报,汪柏的眼睛一亮。他先是睥了一眼林晧然,然后才欣喜地吩咐道:“将他直接带进来吧!”

    林晧然亦是疑惑,总觉得这人跟他有关,但打量着走进来的中年男子,却是素未谋面。

    “未将参加藩台大人!”进来的将军恭敬地朝着汪柏行礼道。

    “陈参将,你可知我找你来是何事?”汪柏又睥了林晧然一眼,然后微笑地询问道。

    “末将不知!”陈明辉老实地道。

    “广海卫麾下的千户所有违军令,擅自在莲花茎上设关!你现在去香山帮我处理一下,让香山千户所的人从莲花茎撤下来,一个人都不允许再出现在那里,你可明白!”汪柏正色地对这位陈参将吩咐着,简直是将林晧然当成空气一般。

    林晧然心里自然是发怒,明知道是他让香山千户卫在莲花茎设关,结果汪柏却是当着他的面下达这个指令,这简直是当面打他的脸。

    “本将遵命!”陈明辉似乎亦是知道其中的缘由,睥了林晧然一眼才领命道。

    汪柏得意地睥向林晧然,看到林晧然那个愤怒的表情,心里却格外的畅快。

    史无前例的连中六元又如何?翰林院出身又如何?大明最年轻的五品官又如何?礼部尚书吴山的未来女婿又如何?

    在广东这里,他不仅是布政使,更是巡海道,有着治理权和军权,他就是天!至于那个小小的莲花茎关卡,只要他一句话,便能将那个关卡撤掉。

    “藩台大人没其他事的话,那下官就先行告辞了!”林晧然耷拉着那张英俊的脸,朝着汪柏敷衍地拱了拱手,没等到他同意,便转身大步离开。

    汪柏并没有怪责于林晧然的失礼,看着他怒气匆匆地离开,心里却很是开心。让着这个整个大明风头最盛的年轻人吃腻,他心里格外的畅快。

    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拍着手掌道:“汪大人,你当真是只手遮天啊!”

    “加莱奥特先生,你过奖了!”尽管这个佛郎机人用词不是很恰当,但汪柏并没有点破,而是微笑着接下了这个赞誉。

    事实亦是如此,在广东这里,他的确能做到只手遮天,没有人敢跟着他对着干。

    “我的朋友,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会谨记于心的,这是我的小小敬意!”加莱奥特在说话的时候,又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送上。

    只是他觉得这次送礼有着冤枉,原本这个擅作主张的官员是一个蠢蛋,哪怕他不来求助于汪柏,那个小官员必然被清除。

    广州到濠镜的贸易线,有些很多人参与其中,这汪柏亦是其中之一。若是将这些贸易线切断,那得意的不仅是他,而且会被很多得益者所痛恨。

    对这位知府,他的朋友西蒙是十分的推崇,认为是整个大明最聪明的人。

    只是在他看来,西蒙先生一直是在跟他开玩笑,或许是被蒙蔽了。这不过是夷人之地,而这个年轻人仅是十八岁,不过是聪明一些的年轻人罢了。

    事实亦如他判断的一般,这人竟然想要设关截住那些给他们运送货物的商贾,这简直就是断人财路。哪怕是他,都知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但这小子却是不懂。

    下次见到西蒙先生,他必须要挖苦一番,用大明人的词语就是:有眼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