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欧皇崛起 > 第1466章 二硫化碳和普鲁士蓝
    真正制作雨衣的时候,马林才知道自己想得简单了……

    汽油的确能溶解天然橡胶,在经过长达几个小时的溶解后,被切成片的生橡胶基本溶于汽油中。

    随后,马林让裁缝制作出后世款式的雨衣,用亚麻布制作,带兜帽的那种。而且,兜帽前面还有挡雨的帽檐。

    裁剪好的亚麻布雨衣扔进天然橡胶的汽油溶液里,浸泡透了。然后,拿出来晾干,再冲洗干净,洗掉汽油……

    制作出来的雨衣,在测试防雨性能的时候,毫无问题。但测试防火环节……

    终究是汽油泡出来的雨衣,汽油本就是超级依然的物质。汽油里浸泡很久的雨衣,遇到火立即如同干柴遇到烈火……可能还活跃一点……然后,雨衣很快成了火衣……

    “火焰风衣……”马林脑海里忽然想起了某游戏里的一件装备……

    这种衣服,穿在人身上,遇到火攻……

    算了,不提了……马林很是沮丧……

    “还是按照原本的历史来吧……”马林决定,还是充当一回化学家,搞出原本历史上制作雨衣的橡胶溶剂——二硫化碳……

    说起来,二硫化碳也是易燃的。但是,二硫化碳的沸点比汽油还低,只有465度。澡堂里的温水,都能达到这个温度。

    等到泡好雨衣后,用50度的温水泡一泡,就能将雨衣里的二硫化碳气体给吸收掉。因为,这个温度,超过了二硫化碳的沸点。

    更妙的是,貌似,在橡胶的硫化中,就有一个冷硫化的技术。其方法,就是将生橡胶溶于添加了少量氯化硫的二硫化碳溶剂里。而这种硫化方法,一般是薄膜制品的硫化。

    它不用橡胶乳液添加硫磺加热,非常方便。而且,一步到位,既可以硫化橡胶,也可以制作出雨衣薄膜。

    此外,因为硫化过,这就没有了早期生橡胶做的雨衣的不耐热的毛病。毕竟,硫化过的天然橡胶,是耐热耐腐耐磨的。

    想到这里,马林也不觉得麻烦了,立即开始搞二硫化碳。只要搞出来,就可以直接一步到位制造成熟的雨衣了。

    至于二硫化碳怎么制取……

    马林想了半天,才从记忆深处翻出了当初化学课上的介绍——用炭粉和硫磺隔绝空气加热到800度以上……

    这个比较容易,马林派人打造一个大点的密封钢炉就是。而得到二硫化碳后,再通过管道收集。管道布置长一点,周围包裹着冷水。这样,二硫化碳气体冷却到465度以下后,就会变成液体流出来了。然后,马林就可以让人收集起来,用来溶解生橡胶块。

    至于二硫化碳泄露出来的气体有毒的问题,马林表示不算问题。因为,当初在搞王水的时候,他就顺手用活性炭和大象皮什么的,搞出了防毒面具。只要工人们小心点,还是很安全的。当然,这个生产基地肯定要远离居民区,免得气体泄露毒害东岸居民……

    ……

    有了马林的充分的理论支持,二硫化碳的生产并不难。很快,马林就收集到了不少二硫化碳液体。虽然纯度不高,可他要做的工作对二硫化碳的纯度要求很低。然后,一件件现代化的雨衣被制造出来,都是冷硫化过的橡胶外皮,不怕雨水,也不怕高温……

    这种雨衣制造出来后,有限装备第六军团的军官,然后就是送给英国贵族军官的了。至于士兵什么的,用蓑草编织一点所以就够了。而且,蓑衣还有一定的防护力呢……

    马林没想到的是,他弄出来的后世款式的雨衣,似乎非常受欢迎。这种类似风衣,还带罩帽和束腰的现代雨衣,配合上长筒皮靴,那叫一个时尚啊。而且,下雨天不怕不怕啦……

    首先要雨衣的是安吉拉,她要了一件红色的风衣款式的束腰雨衣,搭配上粉红色的长筒皮靴,下雨天走出去毫不受影响。然后,安吉拉爱上了雨中漫步——穿着风衣款的雨衣……

    哪怕不是下雨天了,穿着这种束腰的风衣,将罩帽拿下来,也能当时装用。有安吉拉这个大公夫人带头,北海国的高级贵族们纷纷效仿,向马林要这种束腰风衣款的雨衣。当然,颜色上肯定不一样。

    女性的很简单粗暴——要红色的或者粉红色的,男性则要随便点,要么灰色,要么黑色,要么蓝色……

    而且,这个年代,染料基本都是植物中提取的,部分是矿物和动物提取的,比如胭脂虫什么的。所以,古代染料也是比较贵的。主要是,收集困难啊。不像后世,用化学手段得到多种颜色的合成染料,成本低廉。

    这年头,后世普遍廉价的红色和蓝色,都特么是比较高端的染料,比较昂贵。比如,红色,现在欧洲最主要的红色,就是从红花中提取,或者用胭脂虫的尸体制成的。

    其中,后世著名的龙虾兵的红色军服所用的染料,就主要用雌性胭脂虫的尸体制成的。而这种胭脂虫,一般寄生在热带和亚热带的干燥地区的仙人掌上。

    而欧洲显然是没有适合仙人掌生长的干燥气候的,所以,现在欧洲的胭脂红一般进口自北非沙漠或者西亚地区。

    当然,眼下的墨西哥也是个仙人掌盛产的地区。后世,墨西哥甚至被称为仙人掌之国,也是胭脂虫生产大国。反正,马林是打算准备在墨西哥干旱地带大力推广胭脂虫的培育和生产的。

    说到胭脂虫,英国佬还做过一个蠢事——他们在干旱的澳洲引进仙人掌,以培育胭脂虫。结果,仙人掌竟然像兔子那样在澳洲疯狂繁殖,成为著名入侵植物,和兔子一样,成为澳洲巨害……

    马林倒不用干这种蠢事,只要他占领墨西哥这个仙人掌之国,就不愁缺胭脂虫了。

    而蓝色,貌似苏格兰地区靛蓝草比较多。像早些年苏格兰英雄华莱士在反抗英国的入侵时,就特么用当地盛产的靛蓝草的蓝汁涂在脸上,号称“凯尔特靛蓝突袭者”,是凶悍的说……

    但靛蓝草需要大量土地种植,没什么人肯把宝贵的土地用来种这玩意啊。而且,靛蓝草的蓝汁含量也低啊……

    “对了,普鲁士蓝!”

    马林忽然想起了一种成本不高的染料,最关键的是——他知道如何生产。不像后世大部分染料,他都不知道生产方式。

    只有普鲁士蓝的传说,因为是个有趣的历史故事,马林正好读过,才知道普鲁士蓝的生产方法。

    说起来,普鲁士蓝的生产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先用草木灰和牛血混合在一起焙烧,再用水浸取焙烧后的物质,过滤掉不溶解的杂质,再从溶液中析取出黄色晶体。再把这种黄色晶体放入氯化铁溶液中,便产生了一种颜色很鲜艳的蓝色沉淀。这种蓝色沉淀,便是一种非常优秀的涂料——普鲁士蓝……

    普鲁士蓝颜色鲜艳,而且,不容易掉色。此外,成本也不高。这种染料出现后,普鲁士军队就开始用这种普鲁士蓝来给军队军装染色。因为染料质量好,成本也不高,属于军队服装非常好的选择。直到一战前,威二那熊孩子才把德意志军服从普鲁士蓝色,改为土灰色。

    当然,也不能怪威二。因为,一战已经是堑壕战时代了。大家成天趴在土坑里,脏兮兮的,土灰色的军服,倒是和战壕更配。要是普鲁士蓝军服,在战壕里弄脏了很容易看出来……

    ……

    想到这些,马林笑了起来——又多了一条发财之道啊!即便用最原始的办法生产普鲁士蓝,成本也是不高的。

    比如草木灰,这玩意家家有。只要用土灶的,就有草木灰。而牛血,这玩意在华夏不好找,因为那边不准杀牛。可在北海国,马林每年都从克里米亚那边进口上万头牛,部分用来耕地,也有相当一部分用来宰了吃牛肉。所以,牛血是绝对不缺的,成本不高。氯化铁也不是什么稀罕物,比较好弄。以马林的化学知识,还是非常好搞的。如此,普鲁士蓝的制取就毫无问题了。

    然后,马林也开始考虑——是不是要给北海队全部换蓝色军服?毕竟,白马甲这东西,太容易被人山寨了,有点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