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欧皇崛起 > 第1174章 你去陪汪直吧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狗眼瞎了?不知道咱家是谁?”刘谨愤怒地挣扎着吼道。

    要是一般军士,估计在刘谨面前还真会胆怯。毕竟,刘谨凶名在外。但是,这次派来捉拿刘谨的,是十二团营之首的奋勇营的兵士,是张永的嫡系人马,自然不怕刘谨。

    要知道,刘谨虽然权倾天下,但还真拿张永没办法。当初,刘谨想把张永发配到南京去。结果,张永得知后,毫不买账,直接揍了刘谨。但张永居然没事,因为正德帮二人说和了。

    从此,张永成为内廷中罕有的可以正面怼刘谨的大太监,谷大用等人都远不及。加上张永本身掌握着十二团营和神机营,手握重兵,刘谨对他也有些无可奈何。正因为如此,杨一清算计刘谨的时候,才会拉上张永一起。因为,张永是敢于正面怼刘谨的大太监。换成谷大用、马永成等人,估计都不敢跟刘谨刚正面。

    因为自家老大敢打刘谨,所以十二团营的人也比较虎气,不怎么怕刘谨。要是别的营的将士,估计听到刘谨两个字都会吓得打哆嗦。

    刘谨还想反抗,打算叫手下人救自己。结果,奋勇营的校尉一句话,瞬间让刘谨安静了下来:

    “陛下在您府上等着呢!”

    刘谨立即就知道,这是正德要找自己问话了。不过,想到仿冒的玉玺和玉带等都被自己砸碎了,自己应该没有啥弱点才对。至于府上的钱财,刘谨摸了摸怀里刚做好的账本,叹了口气。

    刘谨回到自己府上后,见到正德,还没来得及下跪,就听正德大喝道:

    “老刘,朕对你推心置腹,你为何要生异心?”

    刘谨顿时一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跪地辩解道:

    “陛下对老奴宠爱有加,而老奴,又怎会对陛下有异心呢?”

    “呵呵,没有异心?没有异心你为何带兵刃见朕?难道你想行刺朕?”

    刘谨顿时有些糊涂:

    “陛下,老奴的一切都是您给的。没有陛下,老奴什么都不是,又怎会想行刺陛下?老奴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啊!”

    刘谨这话说得倒也情真意切,若是正德不给他披红的权利,且把大部分政务都推给他,刘谨还真的不会这么有权势。

    但他说什么,正德现在都不相信。因为,正德亲眼看到了那把藏着匕首的扇子。于是,正德把扇子扔在刘谨面前道:

    “你所谓的忠心就是带着藏了匕首的扇子去见朕?你难道想要谋刺朕?”正德愤怒地咆哮道。

    看到那把扇子,刘谨顿时脸色大变——千算万算,刘谨偏偏把这把扇子给忘了……

    之前,马林提醒刘谨销毁违禁品,刘谨照做了。可是,这把扇子做工太精巧,刘谨很喜欢,就没销毁。而且,若是没人发现扇子里藏着匕首的话,的确也不算违禁品。

    一般情况下,若是普通兵丁来刘谨府上抄家,就算看见了这把扇子,也不会觉得有问题。老刘喜欢在扇子里藏匕首,你一兵丁,管得着吗?又不是违制的东西……

    但偏偏,这次正德是亲自带队来抄家的。而且,正德记性很好,记得刘谨夏天的时候,经常随身带着这把扇子。然后,扇子里恰好藏着匕首……于是刘谨倒霉了……

    “陛……陛下……这把扇子是能藏匕首,可老奴每次面圣,从未在扇子里藏过匕首……”此时,刘谨只能一口咬定自己没带过匕首面君了。否则,单是私藏匕首面君这一条,就够他死几回的了……

    “没带匕首见朕?谁能证明?”正德恼怒地问道。

    刘谨哪有办法证明啊?时光又不能倒流,根本无从追查。所以,刘谨现在根本无法自辩……

    所以,刘谨此时只能使劲磕头:

    “陛下,老奴真没有带过匕首见您啊!若有半句虚言,老奴甘愿被千刀万剐!”

    “朕现在就能让你被千刀万剐!”正德怒气冲冲地说道。

    眼见刘谨就要被暴怒的正德给整死了,这时候,刘忠却不合时宜地进入了后堂,边走边兴冲冲地嚷道:

    “陛下,大喜啊!老臣刚粗略统计了下,发现刘谨府上光是金银,就有250万两黄金,白银更是超过5000万两!若是收入国库,可抵得上数年的税收啊!陛下,快下令吧,把这些不义之财都搬到国库去!”

    刘忠刚才找刘谨的管家去查账了,刚得到大概数字,就来兴冲冲地报喜了。但是,他来的很不是时候……

    刘谨正绝望地承受正德的怒火呢,听到刘忠如此说,立即来了精神。因为,他想起了怀中的账簿。于是,刘谨大声道:

    “不能把那些金银入国库!”

    然后,正德和刘忠等人都一脸诧异地看着刘谨——你丫都要死了,还舍不得那些钱?

    “怎么?你刘大太监还舍不得那些钱?”正德冷笑道。

    刘谨反应过来,解释道:

    “陛下,这些钱财,并不是老奴的,而是属于皇宫内库的呀!”

    “什么?内库的?”听到刘谨这么说,正德愣住了……

    刘谨趁机掏出账本,双手举着道:

    “陛下,这是老奴做的账本,请过目。这些钱,都是老奴暂时放在这里的,并不属于老奴。不然,他们应该都放在东宅里才是。东宅才是老奴的府邸,而西宅,则是老奴临时作为仓库的。事实上,那是帮内库存放的钱财啊!”

    刘忠此时怒道:

    “你这奸贼,钱财入国库和内库有何区别?放入国库,正好用之于民,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就算你送往内库,还不是要拨往国库听用?何必多此一举?”

    刘谨此时已经镇定下来,他摇摇头道:

    “刘学士此言差矣!这笔钱送入内库后,的确还会拨付大半给国库。但是,谁拨付却是很有讲究的……”

    “怎么个讲究法?”刘忠气呼呼地问道。

    “若是国库直接接收这笔钱,那么,这一切就和陛下毫无关系了!而且,以后陛下缺钱,还要低声下气地问户部要钱。你们这些穷酸文人,没准会找借口拒绝,还会劝谏陛下不要奢靡什么的……”

    刘谨说着,正德也是心头一动。因为,刘谨说的是事实……

    “但若是先入内库,那么内阁要钱,就要请陛下拨付。而陛下拨付,则是陛下皇恩浩荡……而且,若是用于赈灾,灾民们也会得知——这是陛下内库拨付的赈灾款。然后,百姓也会感念陛下恩德……”

    “这不多此一举吗?到头来,还不是得内阁和百官派发给百姓?”刘忠怒道。

    刘谨直摇头:

    “不一样!不一样!内阁拨款,百姓感念的是阁老的恩德!而陛下着内库拨款,则百姓感念陛下恩德!阁老们要名望做什么?谋反吗?天下恩德,理当由陛下施出,而不是内阁和百官!”刘谨振振有词地说道。

    刘忠顿时理屈词穷,而正德听了,却是双眼发亮……

    因为年少继位,正德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什么名望建树。所以,小皇帝对名望是很渴望的。

    而正如刘谨所说,若是某处闹灾了,自己从内库拨款去赈灾,那么,百姓们感念的,就是自己的恩德了……这名望刷的,那叫一个溜啊……

    于是,正德最终同意了刘谨把西宅的所有金银都充入内库的请求。然后,吃足了好处的正德,也不好意思对刘谨下杀手了。

    离开前,正德想了想,道:

    “老刘,面君带匕首,朕也不能轻易饶恕你。不然,国家法度何在?但念在你为内库筹集了这么多金银的份上……这样吧,你去南京陪汪直吧……”

    就这样,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太监刘谨,被正德降为奉御(内廷负责掌管祭祀的太监),卷铺盖被贬去南京陪伴成化时期权倾一时的大太监汪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