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明天下 > 第八百一十四章 雪中送炭(3)
    洛阳府城早就是高度戒严了,驻守这里的义军军士,接到了闯王李自成的信函之后,马上进入到城池之中,封闭城门,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城门。

    这方面义军倒是有深刻的感触,他们时常采用这样的手段,装作寻常的百姓混入到城池之中,趁着义军进攻城池的时候在城内作乱,让驻守城池的官军防不胜防,所以他们一方面关闭城门,不允许无关人等进入城池,一方面加强了夜间的巡逻,凡是发现可疑之人,一律关进大牢之中,对于那些敢于反抗之人,尽数的斩杀。

    马进忠抵达洛阳府城的时候,李自成率领的中军,尚在荥阳歇息。

    人疲马乏的马进忠,本来是准备进入洛阳府城去看看的,在他看来,大明五省总督率领的朝廷大军,首要的肯定会进攻洛阳府城,一旦孙传庭占领了洛阳府城,对于李自成和义军来说,都是巨大的震撼。

    而且进入河南的孙传庭,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

    不过马进忠若是归顺了孙传庭,朝廷大军就有了其他的选择了,而且还可以最大限度的大乱李自成和中军的部署。

    洛阳府城的周遭严密戒严,官道上的行人寥寥无几。

    这让马进忠忽然清醒了,他本来就不受李自成和牛金星等人的待见,如果贸然的进入洛阳府城,一旦守卫洛阳府城的义军军官将消息禀报给李自成,那他马进忠就不要想着离开,肯定会被直接扣押起来了。

    马进忠停下了脚步,翻身下马,看着洛阳府城的方向,陷入到沉思之中。

    远处的官道上面,扬起了些许的灰尘,马蹄声也传过来了。

    马进忠瞪大了眼睛,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应该是义军的斥候。

    传递消息的义军斥候大都是单人,有的骑马,有的步行,如果是骑马,则意味着消息很重要,必须要马上禀报。

    略微的思考之后,马进忠骑马横在了官道的中间。

    急促的马蹄声骤然停下,马背上的军士看着前方的马进忠,大声的呵斥。

    “什么人,敢挡路,不要命了,还不快点滚开。。。”

    马进忠从腰间去处了铜牌,对着马背上的军士开口了。

    “我是闯王麾下的马进忠,奉闯王的命令,特意前去侦查,刚刚在洛阳府城得知,已经有斥候前去侦查了,你现在将侦查到的情报交给我,马上再去侦查。。。”

    义军之中的斥候,都是老营的军士,而且是从老营之中挑选的精锐军士,所以他们对义军之中的军官是很熟悉的,马进忠曾经是义军之中的掌盘子,这名斥候当然知道。

    斥候楞了一下,抱拳对着马进忠开口了。

    “马将军,还请将铜牌拿过来我看看。。。”

    马进忠毫不犹豫的将铜牌扔过去。

    斥候接过了铜牌,仔细看了看,确定了之后下马了,他的神态明显放松。

    “原来真的是马将军,您从荥阳前来,不知道是不是有手令,您要是拿出来手令,我这就将兄弟们侦察到的情报交给您。。。”

    斥候还没有说完,马背上的马进忠,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钢刀挥舞过去。。。

    收拾完毕斥候的尸首,马进忠拿起了包裹。

    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封信函。

    马进忠毫不犹豫的打开了信函,仔细看起来,慢慢的,他的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

    “原来孙传庭大人率领的朝廷大军,在新安县城宿营,正好,我到新安县城去。。。”

    将信函小心的收起来,放入胸前,马进忠没有犹豫,打马朝着新安县城而去,现如今他一人双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新安县城。

    。。。

    孙传庭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斥候侦察到的消息,李自成率领的五十万流寇,已经准备从荥阳出发,前往洛阳府城,而洛阳府城的守卫变得格外的严密,城门早就封闭了。

    究竟是发起对洛阳府城的进攻,占据洛阳府城,还是绕过洛阳府城,与李自成率领的五十万流寇展开厮杀,这是孙传庭必须做出的决定。

    两种选择各有利弊。

    攻陷洛阳府城,对于李自成和流寇来说,肯定是重大的打击,不过大军如果进入洛阳府城,很有可能被李自成率领的五十万流寇重重包围,孙传庭携带的粮草不是很多,可以预计的是,洛阳府城内的粮草肯定不多,如果城外被流寇重重包围,城内粮食消耗殆尽,则大军必须要杀出城去,与流寇面对面厮杀。

    十余万人想要彻底打败五十万流寇,可能性不是很大。

    绕过洛阳府城,可以选择与五十万流寇在野外作战,如果能够占据优势,则可以大规模的出击,如果陷入到苦战之中,则可以找机会撤离。

    孙传庭率领的大军,以火炮进攻为主,近两万辆炮车,在野外作战无疑能够发挥出来最大的杀伤力。

    终于,孙传庭站起身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禀报大人,城外有人自称是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军官,名马进忠,他一定要见到大人,说是有重要的消息禀报,如果见不到大人,他什么都不会说。。。”

    急匆匆进入厢房的秦军副将,脸色微微发白,喘着气开口了。

    孙传庭楞了一下,马进忠的名字他当然知道,以前曾经是流寇的掌盘子,后来投奔了李自成,据说此人颇为彪悍。

    “你说什么,马进忠绰号混十万,他来投奔我们了。。。”

    “是啊,军士详细审查过了,就是马进忠一个人,没有其他人。。。”

    孙传庭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慢慢的坐下,冲着秦军副将挥挥手。

    “奇怪啊,我们马上就要与流寇厮杀了,这个时候,马进忠来投奔我们,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圈套啊,马进忠以前是流寇的掌盘子,为什么关键时刻来投奔我们啊。。。”

    秦军副将点点头,对着孙传庭开口了。

    “大人,末将先将这个自称为马进忠的人看押起来,审讯之后再行禀报大人。。。”

    孙传庭再次的挥手。

    “不着急,此人自称为马进忠,我就算是见一见也没有多大的事情,再说了,他就算是想传递假情报,也无所谓,我们且看看他说些什么,你去将他带到大堂去。。。”

    秦军副将离开之后,孙传庭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桌案上面的地图。

    走进大堂,孙传庭一样看见了头发蓬乱的马进忠。

    没有等到马进忠开口,孙传庭就直接开口了。

    “本官大明五省总督孙传庭,你说你是马进忠,要见到我禀报重要的情报。。。”

    马进忠马上对着孙传庭抱拳。

    “我是马进忠,孙大人,我有重要的情报要禀报。。。”

    孙传庭笑笑,看着马进忠再次的开口了。

    “本官姑且信任你,你就是马进忠,你曾经是流寇的掌盘子,后来投奔了李自成,本官已经知晓,李自成率领的五十万流寇,准备进入陕西,攻打西安府城,李自成拥有近百万的军士,占尽了优势,你在李自成的身边,地位一定不错,为什么这样关键的时刻投靠本官啊。”

    马进忠倒是没有吃惊,看着孙传庭淡淡的开口了。

    “孙大人,我和高应登曾经是生死的兄弟,李自成当着我的面,杀死了高应登,而且还一再的监视我,怀疑我,我早就想着为高兄报仇,只是没有机会,孙大人说的不错,李自成率领五十万军士,准备进入陕西,进攻西安府城,不仅仅如此,还有十万人,领兵的是义军副总管张东涛和大将军李岩。。。”

    孙传庭微微点头,看着马进忠再次开口了。

    “你说的这件事情本官知道,高应登曾经在山西作乱,一度准备攻打平阳府城,归顺李自成之后,因为与罗汝才的关系好,所以被李自成杀死了,原来你和高应登的关系很好,憎恨李自成杀死了高应登,所以前来归顺朝廷的。。。”

    马进忠点点头,对着孙传庭抱拳了。

    “孙大人,我有重要的情况禀报。。。”

    孙传庭看了看四周,再次的挥挥手。

    “不着急,且跟着本官到厢房去说。。。”

    秦军副将以及延绥总兵官一同来到厢房,马进忠在他们两人的中间。

    孙传庭最后进入厢房,亲手将门带上了。

    “马进忠,有关李自成和五十万流寇的消息,本官已经知道,你不需要多说了。。。”

    马进忠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对着孙传庭抱拳。

    “孙大人,我禀报的消息,应该特别重要,只要孙大人马上采取行动,一定能够彻底打乱李自成的部署,让他根本没有办法率领大军进攻陕西。。。”

    孙传庭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肃穆了。

    “很好,马进忠,你若是能够说出重要的消息,本官一定向朝廷禀报,给你请功。。。”

    马进忠摇摇头。

    “孙大人,我只要能够给高兄报仇,就心满意足了,其余的我不在乎。。。”

    孙传庭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许的神情。

    “孙大人,义军的家眷全部集中在密县,投奔义军的读书人全部集中在尉氏县,只要孙大人攻陷了这两座城池,一定会动摇李自成的根本。。。”

    孙传庭楞了一下,脸上迅速露出狂喜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