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三百一十章 战场重逢
    一支镇魔殿巡弋营分队,全灭。

    巫铁坐在大龙蜥背上,翘着脚看着二十个巫家的子弟忙活着。

    他摧毁了对方的楼船,但是他很小心的避开了对方楼船主炮。

    这是一门大晋神国特制的‘纯阳诛魔极光炮’,只要提供足够的天地元能凝聚的元晶,这门大家伙可以在一刻钟内,不间断的爆发相当于胎藏境中阶高手的全力攻击。

    毫无疑问,在战场上,这是一门大杀器。

    若是用它杀敌,摧城拔寨都是轻而易举。

    拿去兑换军功,这么一门极光炮的价值,比得上同阶三五个胎藏境高手的军功。

    毕竟,大晋神国的炼器之术远胜伏羲神国,大晋神国的炼器宗师们经常会将他们的奇思妙想用在各色大型器械上,不断的为这些大杀器升级换代。

    一门运用了新技术的极光炮,绝对比三五个胎藏境高手的脑袋值钱。

    巫征亲自指挥着自家子弟,将这门极光炮从崩解的船舱中拆卸了下来,犹如伺候祖宗一样,将极光炮连同一个硕大的能量熔炉纳入了储物手镯。

    随后一行人开始打扫战场。

    六个命池境,数百重楼境,他们身上带了不少好东西;还有楼船仓库中的那些元能晶石,以及镇魔军随行携带的辎重补给,这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哪怕巫征等人出身巫家,这些镇魔军随意一个重楼境的战士,身家都比他们丰厚得多。

    巫征走到巫铁身边,看着巫家的子弟们将那些战死的镇魔军身上的甲胄都扒拉了下来,不由得咧嘴一笑:“都是好东西啊,这些甲胄……嘿,和这些家伙相比,我们下面……”

    巫征用力的跺了跺脚:“我们还是,太穷。”

    舔了舔嘴唇,巫征喃喃道:“同样的稻谷种子,我们下面,用虚日照耀种植出的稻谷,一亩地最多亩产一千斤……而他们,最贫瘠的土地,一亩地的出产也是我们的数倍。”

    “还有其他的元草,以及元草之上的灵草,灵草之上的仙草、神药,乃至比仙草神药更要珍贵的天地奇葩……我们下面,产量稀少,但是在他们这里,很多,很多。”

    向四周光溜溜的山峰指了指,巫征冷笑了起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浪费一切资源。比如说,为了不让我们在这一片山岭中得到补给,他们不惜用神通,将这一片山岭变成荒地。”

    “寸草不生,就连地脉都挪走,而且常年烈阳炙烤,经常数年、数十年滴雨不下。”

    “原本,这里可是一片风水宝地。起码在千年前,伏羲神国第一次开辟了第九号运兵密道,将兵力投放到这一片山区的时候,这里的土地,听老祖们说,肥的流油。”

    巫征的嘴角有口水流下来。

    他看着四周黑漆漆光溜溜寸草不生,岩壁光滑冰冷犹如铁壁的山峰,无比向往的说道:“有一位千年前参加过突袭战的老祖说,那时候这里山谷之间有大河,河水中的游鱼,用瓦罐就能舀出来。”

    “这里的山峰上,有浓密的丛林,里面的狍子、大鹿、麂子,不需要神通,随便一个小崽子一棍子就能打晕了它们拖回去烧烤。”

    “遍地都是比元草珍贵百倍的灵草,很多地方都能碰到一两根气候惊人的仙草,万里之内,定然有一株神药出现。甚至我巫家的老祖们,联手在这里干掉了一株修成人形的天地奇葩,制成了一件镇族异宝供奉在祖祠里面。”

    “可是现在,哼哼,看看,他们真下得了手,只是一个颠倒乾坤的神通,这一片方圆上亿里的山岭,就彻底毁了。”

    “方圆上亿里的风水宝地,要是给我们,能够供养多少小崽子?能够养出多少高手?能够养活多少族人?可是他们呢,就是为了不让我们在这里得到补给,一夜之间就毁了。”

    巫铁活动着左手。

    他倾听着巫征的吐槽,回想着千年前这一片雄浑山岭满眼山青水绿时的仙境景象。

    伏羲神国在这里开辟了运兵通道,大晋神国就毫不犹豫的毁掉了这一方山岭,这等手段,如此的狠厉、决绝,双方之间的深仇大恨,显然是不用多说什么了。

    他咀嚼着从几个命池境镇魔军身上搜刮来的超品元草。

    这些元草生长了很有些年份,自身基础只是极品元草,但是年月太久了,囤积了太多的天地元能,这些元草已经变得通体晶莹如玉,更有灵雾霞光环绕,隐隐有进化为仙草的征兆。

    所以,这些元草才归于超品之列。

    一株超品元草入腹,庞大而柔和的能量在体内翻滚。

    左手被极光炮汽化的血肉在快速重生,一层层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伴随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刺痛和瘙痒。

    大裂谷中,大群大群的毒蝙蝠呼啸着冲上了天空。

    大群大群的毒蜘蛛也顺着岩壁爬了上来,无数的矮人、侏儒、鼠人、蛇人、蜥蜴人等趴在巨大的蒲公英一样的种子上,也顺着狂风飘了上来。

    这一段二十几个战堡已经被巫铁等人摧毁,从大裂谷中涌出的黑压压的进攻大军顺利的在这里建立了滩头阵地。

    无论是毒蝙蝠、毒蜘蛛,还是那些低阶族群的战士,他们聚集在山岭中积蓄兵力,吃饭、喝水、恢复体力。等到数量堆积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就化为真正的洪水猛兽,浩浩荡荡的向着东方、西方两个方向扫荡了过去。

    他们成功的对两翼的那些城堡形成了包围合计。

    他们从四面八方围攻一座又一座战堡,在他们舍生忘死的冲锋下,更有其他猎杀组的巫家子弟在一旁协助,短短几个时辰内,又有数十个战堡被攻破。

    大晋神国在这大裂谷两侧布下的防线,就是以那一个个战堡为核心组建,每一个战堡,都是一个血腥的剿杀点。

    这样的一字长蛇阵的防御阵地,只要有高手突破了一点,就会形成雪崩效应,接下来附近的战堡就会一个接一个的不断被攻破,直到最后整个大裂谷的防线彻底崩溃。

    巫铁活动了一下左臂。

    血肉重生完成,新生的皮肤有点过于白皙,但是随着骨骼中传出的热浪不断的淬炼,新生的皮肤在几个呼吸后就和身上其他部位的皮肤变得浑然一色。

    巫铁站起身来,站在大龙蜥背上,朝着远处天空望了过去。

    他眉心竖目突然张开,一道茫茫神光喷出数百里远,他看到大裂谷的对面,在那一线战堡后方数百里的高空中,已经聚集了七条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楼船。

    每一座楼船的船头上,都站着六名命池境的高手。

    一名半步胎藏境的镇魔殿都尉显然注意到巫铁在用神通窥伺,他冷笑一声,右手取出一面青铜宝镜朝着巫铁这边晃了晃。

    直径尺许,厚达三寸的青铜宝镜迎风一晃,就有长达万丈的璀璨长虹喷薄而出。

    茫茫神光扑面而来,长虹神光中隐隐有一道道拇指粗细极其明亮、极其刺目的庚金锐气呼啸而来,想要刺瞎巫铁的眉心法眼。

    毫无疑问,这是一面专门针对各种神目、法眼而制的异宝。

    巫铁冷哼了一声,他闭上了眉心法眼。

    璀璨长虹凌空飞来,落在了巫铁身上,巫铁轻笑一声,身边突然有一朵朵黑色莲花不断绽放开来,然后一朵朵黑色莲花不断的落地,枯萎,同时莲花中不断喷出黑风翻卷而回。

    长虹神光被黑风一卷,就立刻翻转回去,重重落在了那半步胎藏境的镇魔殿都尉身上。

    正笑盈盈和身边同僚说笑的镇魔殿都尉一声惨嚎,他双眼突然炸开,身上更是被长虹神光中蕴藏的庚金锐气戳出了数十个透明窟窿。

    那都尉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几条楼船一阵大乱,好几个修炼有法眼神通的修士猛地睁开双眼,放出各色神光朝着巫铁这边看了过来。

    巫铁笑呵呵站在大龙蜥背上,隔着数百里地,任凭这些镇魔殿的人上下打量。

    巫征则是‘哈哈’笑着,他丢下手中大板斧,撕开自己衣襟,掏出一柄骨刀,慢慢的在自己的胸口上拉开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下来,巫征沾了沾自己的血,在脸上画出了怪异的图腾符纹。

    他朝着数百里外的那些镇魔军大声嘶吼:“怂蛋,来,和你巫征爷爷玩玩?像个男人一样,不死不休的玩一把?谁来?”

    几个开了法眼的命池境修士没吭声。

    几条楼船上的镇魔军也都没有反应。

    他们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似乎对巫铁他们这边的战局丝毫都不关心,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战堡被蜂拥而去的伏羲神国大军攻陷。

    过了大概有半个时辰,汇聚在那里的楼船已经有了二十条,命池境的镇魔军已经有了一百二十人,其他重楼境的修士也有了一千多人。

    就听远远的传来高亢雄浑的号角声,二十条楼船排成一排,呼啸着向巫铁和巫征这边冲来。

    距离大裂谷还有百多里地,二十条楼船的极光炮同时全力开火,一道道刺目的极光轰在密密麻麻宛如潮水的伏羲神国大军中,一朵朵炫目的蘑菇云伴随着刺目的雷光不断冲天而起。

    大群大群的毒蜘蛛汽化,大群大群的毒蝙蝠汽化。

    无数双眼微红的矮人、侏儒、蛇人、蜥蜴人等低阶战士也在极光炮的轰击中汽化。

    二十名半步胎藏境的镇魔军都尉同时腾空而起,包括之前被巫铁用神通反击宝镜,打得两眼都爆掉的那都尉,他在短短两个时辰内不知道服用了什么灵丹,两颗眼珠居然重新生长完全。

    二十个半步胎藏境修士脚踏流云,用远比楼船快了数倍的速度直扑巫铁和巫征。

    无论巫铁还是巫征,他们只是命池境的修为,散发出的气息也不做任何掩饰,稍有经验的人都能分辨出他们的‘实力’。

    至于刚才巫铁回风返火,将那都尉打伤的事情……没人相信这是巫铁的真正实力,所有人都宁可相信,巫铁身上有某种克制对方宝镜的异宝。

    所以六大都尉毫不犹豫联手来袭。

    二十条楼船则是悬浮在大裂谷上空,每隔百里就是一条,一道道白光不断向大裂谷中轰下。

    大裂谷中一团团浓云火光不断从轰天飞起,无数凄厉的惨嗥声不断从大裂谷深处传出,不知道有多少生灵被这二十条楼船的极光炮轰得粉碎。

    骤然间,一声疯狂的咆哮声传来,一条魁梧的人影从大裂谷中直冲高空。

    他左手握着梼杌木盾,死死挡住了一条楼船的主炮轰击,他飞扑到了这条楼船下方,右手大板斧一斧劈出,在这条楼船的肚皮上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随后三条通体火光熊熊的人影钻进了船舱中。

    巫铁手持白虎裂,正要迎向那六大都尉,突然他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突然涌上头的鲜血让他眼前一黑,浑身骤然一紧。

    他猛地转过头去,朝着那条正不断喷出烈火浓烟的楼船看了一眼。

    “巫金!大哥!”

    巫铁的心跳越来越快,浑身血液急速的流淌着。

    他感应到了,巫金就在里面,就在那条楼船中。

    除了巫金,还有三团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同样牵引他血脉乱颤的气息,就在那楼船中。

    巫铁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

    两名镇魔军都尉冲到了巫铁面前,分别握着一根四棱金锏朝巫铁当头砸下。

    巫铁没有任何防御的动作,他更是探出头,任凭两根金锏沉甸甸砸在头上。

    一声巨响,巫铁头皮裂开,两根金锏打得他头上血肉几乎整个炸碎开来。

    两个都尉惊喜的笑了起来,心头骤然一松。

    他们手中金锏,是镇魔殿秘制神兵,内蕴一道山川地脉孕育的地龙之力,一击下去,等于整整一条万里山脉轰在头上,就算是金刚铁人,也就砸扁了。

    他们同时看向了巫征,完全忽略了在他们心中必然要死的巫铁。

    巫铁手中白虎裂发出高亢直透灵魂的咆哮声,‘噗嗤’两声,两个都尉的头颅分别挨了一枪,直接命池崩碎。

    落魂散魄幡从巫铁头顶喷出,长幡一卷,两条命魂就被卷了进去。

    “巫金,我在这里!”巫铁嘶声大吼着,朝着数百里外的楼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