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如狱 > 第六十七章你想多了。
    每个人遇到同样一件事情,都有不同的选择。

    江艳在明知道驭鬼者身份的情况之下没有选择远离杨间,而是将自身的筹码压在了杨间身上。

    经历过地狱的人才知道人间的美好。

    接触过厉鬼的人才明白活着的幸福。

    在这个毫无安全感的世界里,纵然是杨间化身恶鬼,江艳也愿意去寻求庇护。

    “又涨了,你怎么知道黄金还会涨价?最近我也有关注金价的情况,但我认为金价已经攀升到了巅峰,接下来很有可能会掉,事实证明也是如此,在经历了短暂的迅速攀升之后,金价呈现缓慢下跌的趋势,这个时候你拿一千万入场,风险是非常大的。”

    坐在电脑前的江艳,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丝毫不在意偶尔的春光乍泄,她激动的看着笔记本上的金价走势。

    就在今天开盘的时候金价先是走跌,随后一路高涨。

    杨间这个时候拿一千万购入,真是太幸运了。

    “我看不懂股市,我只知道金价一定会继续上涨,我只是想要趁机赚点零用钱而已。”杨间道。

    江艳有些激动道:“你难道有内幕消息?”

    “没有,全靠猜。”杨间道。

    当然,他也不是全靠猜,而是黄金现在不是货币了,而是一种国家战略资源,是一种必需品,消耗品。

    涨价是必然的。

    江艳听这么一说,她反而认为杨间一定是知道什么,要不然怎么会猜测的这么准。

    再怎么说,他也是刑警,那个刘队见了面都要行礼的人,不是普通小保安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她不禁为杨间炒黄金,还将自己的几十万存款也投了进去,同时选择了风险和受益最大的黄金杠杆,以最小的本金,赚取最大的利益。

    当然风险也大。

    “既然你肯定黄金会涨,我打算用风险最大的交易方式,给你赚一笔大的,而且我也投了钱进去,亏了你可不能骂我。”江艳道。

    “你自己看着办吧,只要你买黄金,其他的我不管。”杨间道,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知道了,交给我吧。”江艳有些兴奋起来。

    没有理会她如何的去炒股。

    杨间更多业余的时间是在浏览国际刑警网站。

    那个各国搭建,只允许国际刑警进入的特殊网站。

    不为别的,只为了多了解一点相关知识。

    但在网站上,杨间并没有看到昨天那个路过的厉鬼新闻。

    “这么大的事件不可能各国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这件大事件都在有意的隐瞒啊,并不想大张旗鼓的暴露出来。”

    他摇了摇头,感到了一些失望。

    各国的合作并不紧密啊,难怪国际刑警也要划分地区。

    看似联合,实际上还是各顾各的。

    这三天的时间内,杨间很少出门,一直住在江艳的公寓内。

    而江艳到很努力,据她说,那一开始的一千万已经变成了两千多万,现在每天看着那些数字都兴奋的有些睡不着,似乎那些钱是自己的一样。

    不过今天早上,杨间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张伟打来的,说是有件很严重的事情找他,让杨间定个地方见个面。

    想了一下,杨间觉得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我有点事情出去一趟。”

    “你去哪?”

    “附近走走。”杨间道。

    江艳急忙道;“那你晚上还会不会回来了?”

    “当然。”

    杨间说完便出了门。

    开车行驶在喧闹的都市里,很难想象,世界上灵异事件频发,大昌市也经历了好几起,但绝大多数人都好像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一点都没有对自己的生活产生影响。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啊。”

    杨间打开车窗,看着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心中一叹。

    很快,他来到了和张伟定好的步行街。

    张伟早就到了,他此刻站在人群里,似乎和别人起了争执,好像已经吵起来了。

    “我张伟站在这里和你争,不是为了证明我比别人了不起,也不是证明我很牛,而是我让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我张伟失去的东西就一定要亲手拿回来......”他伸出手指,指着地上,语气铿锵有力。

    “张伟,你在叫什么呢?一大早打电话找我到底为了什么事?”杨间喊了一声。

    张伟听到有人喊自己,抬头看到杨间已经来了,顿时一喜:“杨间,我在这里,你们麻烦让一让,让一让,今天的事情就暂时算了。”

    说着,又指着一个人道;“我不是怕了你,也不是借机想要逃跑,而是我不想让朋友见识到我残酷的一面,今天算你走运。”

    “你和谁在吵架呢?感觉都快打起来了,为了什么事情么?”杨间问道。

    张伟冷笑道:“有一个初中生态度极其恶劣,买个冰淇淋竟敢插我的队,我刚才正在让他知道什么叫成年人的冷酷无情。”

    “......”

    “算了,不提了,走,去那咖啡厅坐坐,我正好有事情找你商量一下。”张伟道。

    两人来到咖啡厅坐下之后。

    “最近你在忙什么呢?还在那个商场上班么?昨天我去过那里了,听说那里出现了凶杀案,已经彻底封锁了,那个老板好像叫唐安对吧。”张伟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杨间诧异道。

    张伟道;“那个商场是我爸盖的,之前我问过我爸了解了一下,你老实说,那里到底是不是闹鬼了?”

    “你猜的很对,的确是闹鬼了。”杨间道。

    “靠,就知道是这样,莫名其妙封锁戒严的地方十有八九就是闹鬼了,之前学校是这样,那个小区是这样,这个商场还是这样......我现在感觉这个地球已经不能待了,如果可以移民火星我第一个报名。”

    张伟惊的一颤。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那里的事情已经摆平了,对了,你找我来为了什么事情?”杨间问道。

    张伟道:“其实我之前就想找你问个事情了。”

    “什么事?”杨间道。

    张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露出了这事情并不简单的神色,他低声道;“就在昨天晚上,我在电脑上吃鸡,发生了一件灵异事件,我认为可能是闹鬼了,估计和你那个论坛里的故事有着差不多的可怕诅咒。”..

    “能具体说说么?”杨间道。

    “那应该是决赛圈吧,我活到最后......右上角显示一个人都没有,但最后我就离奇死亡了,屏幕上显示吃鸡失败。”

    “如果只是一次还可以解释,但接连三次都是这样,你觉得会不会有一只鬼在玩游戏?我感觉到不对劲之后吓的一宿没睡,现在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所以刚才想买个冰淇淋提提精神。”张伟凝重的问道。

    杨间认真道:“我觉得你不是遇到鬼了,而是遇到了......挂。”

    “不是吧,”张伟惊讶的看着杨间:“真的是挂?有没有可能是鬼?”

    杨间道:“你想多了,绝对没有可能,那就是挂,你被挂打死了三次。”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撞鬼了呢。”张伟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