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如狱 > 第一百零五章村子的真相
    眼前这个从棺材里坐起来的竟然不是鬼。

    而是大昌市第一任刑警,冯全。

    他之前因为黄岗村灵异事件的缘故失踪了,从时间上来算,他应该已经失踪了三个月已上。

    失踪了这么久,冯全竟然还活着。

    这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这恐怖的鬼村里面独自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换做是任何一人早应该死了才对。

    虽然不知道冯全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此刻杨间也没有心思去管这个。

    而面对杨间的质问。

    冯全却只是平静道:“实际上这里的情况我已经报告给了总部那边,你们如果来行动的话应该能够得到那份档案才对,只要是看过那档案都应该知道我的情况......说实话,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无法亲自将情况告诉你们,只能勉强的控制村民,给你们一点暗示,但这种控制很脆弱,毕竟现在我这种情况很糟糕。”

    “而且一开始我也不能确信你们一群驭鬼者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至于那个老婆婆,的确是我引过去的,那声咳嗽,并没有存心误导你们,只是在提醒你们,有人在帮助你们,并不是你的敌人,好让你们的注意力放在那只鬼身上,而不是我身上。”

    “只可惜,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

    杨间有些生气道;“别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就完事了,实际上没有你的提醒,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地方还有你这么一个人存在,那份档案我看了,做了删减,关键的信息被抹除了。”

    “你看似在好心帮我,实际上是误导了我的思路,本来我只需要对付一只鬼就过了,而你的存在让这件灵异事件变的格外复杂了。”

    “抱歉,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地方。”

    冯全道歉道,但脸色却是冰冷如常,一点都看不出歉意。..

    杨间又道:“没想到?是没想到还是存心想要把我们全害死?之前我来过灵堂一次,我试图开棺,但却被你阻止了。”

    “你并不想被我打开棺材,你在怕什么?怕被厉鬼杀死么?”

    “这个村子唯一安全的地方应该就是这口棺材里面吧。”

    冯全麻木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做出什么解释,只是道:“我不能从棺材里出去的原因,不是我怕死,而是因为我不能容许外面的那只鬼回到棺材里。”

    “一旦它进入棺材,它的恐怖级别将提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别说一个村,就算是一座城市也要沦陷,如果你们的出现会坏事的话,也许死在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时你在打开棺材的时候那只鬼就在旁边,我不能冒这个险。”

    杨间闻言愤怒当中又夹带着一种寒意。

    当时他打开棺材的时候那只凶鬼就在旁边?

    “不可能,我第一次开棺的时候灵堂根本就没有鬼,我检查过了的。”

    “你确定你真的检查过了么?”冯全反问道。

    杨间蓦地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供桌上那张遗像。

    此刻,遗像的相框当中已经没有了照片......成了空白一片,之前进村的时候遗像里面的照片还好好的。

    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年轻人。

    “那遗像?”

    他猛地意识到了这点,死死的盯着那个空白相框。

    “那个遗像里面的男子就是......鬼?”

    冯全道:“不错,它就是鬼,而且一直守在这棺材旁边,棺材摆在哪里,遗像就放在哪里,我无法摆脱它.....所以当时你在开棺的时候那只鬼也在看着你。”

    “它就在等一个机会,一个棺材打开的机会,一旦它进入了棺材,不但我会死,你也会死,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那种情况之下换做是你,你会容许棺材被打开么?”

    “而且你之后在灵堂里坐了一夜没有被杀,不是因为灵堂安全,而是因为棺材里有我存在.....所以你那个时候并没有落单,那只鬼并没有找到机会对你下手。”

    “不得不说,你很聪明,虽然猜错了,但结果却是对的,灵堂既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鬼在灵堂里,我也在灵堂里,你待在这里只要不乱来,暂时是安全的。”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么?如果没有的话,我想我们可以一起联手将那只鬼给关押,彻底解决黄岗村灵异事件。”

    杨间听完之后此刻心情很复杂。

    他不知道是该生这个冯全的气,还是该怪这命运作弄自己。

    要怪冯全,也没有资格。

    毕竟他之前的确是在提醒自己一群人要聚在一起,避免落单被杀。

    后面也的确是起到了效果。

    只是之后的一些提醒和暗示,让杨间等人误会错了意思,以为那个老婆婆就是鬼。

    实际上是冯全通过那个老婆婆的存在提醒自己等人,他是和你们一边的。

    “我有几个问题,之前的那些村民到底是人还是鬼?”忽的,一只默默当听众的张韩立刻问道。

    他已经确定了眼前这个从棺材做起来的尸体,是人。

    可心中的疑惑依然存在。

    “是不存在的人。”

    冯全道;“我也不知道如何确定他们的存在,只知道这些村民只存在于这村子里,类似于鬼奴,却和鬼奴不一样,鬼奴因为厉鬼而存在,但他们却因为鬼棺而存在,而鬼棺当中躺着的不是鬼,而是我,或许因为如此,他们才更像是人。”

    “而也因为我一直躺在鬼棺当中的缘故,才能影响他们的一些思维,利用他们试图和你们做一些交流和信息上的传递。”

    “你说这口棺材叫鬼棺,有什么用?”杨间问道。

    “鬼棺的信息我上次已经做了报告,你既然没有在档案之中见到就说明你的级别还不够,或许......你还不算是国际刑警,关于这点消息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泄露国家机密。”冯全道。

    杨间脸一黑。

    冯全道:“你不用生气,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总而言之,我们三个人绝对不能让这口棺材落到那只厉鬼的手中。”

    “这次我主动的出来是因为这里的平衡已经打破了,它的恐怖级别是会根据这个村子里鬼的数量多少而增加,之前就是因为你们死的人多了,这个村子才被这只鬼彻底的接管了,不过你之前那一招很厉害,几乎是必死的局面,你竟能想到放出其他的鬼来夺走村子里的鬼,削弱它的力量。”

    “你不也打算放出我那只鬼么?”杨间道。

    冯全道:“不,那晚上在门外咳嗽的人是那个叫刘根荣的村民,在被我控制着,而我只是想吓一吓你,让你回去抱团,而不是落单,之后我控制失效了,接下来刘根荣被这里的鬼控制了,然后它进了你的房间。”

    “所以当时想夺走你那盒子里的鬼,而不是我,而是它......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它最后放弃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供桌上的那张遗像。

    “我说了,这里的情况和特殊,你见到的那些人,有时候他们是人,有时候他们是我,有时候他们是鬼......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村子早就没有活人了,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这里的一切都因为这口鬼棺而存在。”

    “原来是这样......所以这次我们的任务表面上是解决灵异事件,实际上是来救你。”杨间道。

    “可以这样说,但这失败之后带来的风险很大,有打破平衡,让这里的鬼失控的风险,我觉得你们不应该来救我,但上面执意这样做的话,我想也不是为了我的安全,应该是这东西。”

    冯全指了指这口朱漆棺材。

    为了鬼棺么?

    杨间盯着这口棺材看了几眼。

    很平常的棺材。

    但就是这口棺材,连鬼都要争夺。

    一定是相当的特殊。

    但这个特殊性,这里只有冯全知道,而他却并不打算说。

    “你们话现在说完了么?我怎么觉得现在外面的情况有些不对劲了。”忽的,这个时候张韩有些紧张道。

    他指了指外面。

    原本恢复明亮的村子,这个时候竟又开始渐渐昏暗起来。

    虽然天黑的速度没有之前的快,但这显然是透露出一个非常不妙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