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如狱 > 第一百七十五活着的代价
    鬼烛的功效杨间已经十分清楚了。

    如王小明说的一样,鬼烛点燃之后火光覆盖的地方厉鬼是无法靠近的,人是处于绝对安全的。

    但还有一个值得非常注意的是。

    靠近越是恐怖的鬼,鬼烛燃烧的速度就越快,一根鬼烛在特殊情况之下甚至有可能在几分钟,甚至是几十秒的时间之内燃烧一空,让安全的时间极大程度上缩短。

    之前杨间面对那敲门鬼的时候鬼烛的燃烧速度都没有这么快。

    可是靠近那个路灯下的鬼。

    这种燃烧速度已经是敲门鬼的好几倍了。

    而这种信号只代表着一个:危险,极其危险。

    杨间几乎没有犹豫的便是往后退去,

    退出相当远的距离之后。

    鬼烛的燃烧速度明显下降了,那摇摆不定,仿佛随时要熄灭的火苗也恢复了正常。

    危机感在迅速的消散。

    但杨间心中的危机感并没有半分减少。

    他之前一直以为那只是鬼域内的鬼奴,危险程度虽然有,但是对现在的他而言却是不值一提。

    想到之前那个童倩的鲁莽行为,杨间不得不暗暗庆幸,自己之前的警惕和小心救了自己的性命,要不然这次捞人可能就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也就是说,这只鬼的级别比敲门鬼的级别还要高?”

    “但这不可能啊,这只鬼的危险级别如果真的达到了这种地步的话,那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敲门鬼的鬼域之内?”

    杨间目光变化不定,远远的看着那盏路灯下,那个背对着自己,身体僵硬,站在那里的鬼。

    旋即。

    那盏亮起的路灯,让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只鬼根本就不在鬼域之内。

    它一直处于现实状态。

    所以路灯才没有熄灭,才一直亮着,那只鬼的周围并没有收到鬼域的影响。

    而与之对应的。

    那只鬼没有进入鬼域,也应该看不到杨间才对。

    这么说,是敲门鬼的鬼域反而保护了自己,避免了自己这些人和那只鬼接触?

    “大昌市最近到底怎么了,除了这敲门鬼是我引来的之外,其他的出现的鬼,恐怖级别一个比一个高,我以为那是一个小怪,没想到居然是一个bss。”杨间目光凝重:“难道大昌市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还是说其他大城市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

    “先不管了,稳妥起见,以后见到了这只鬼立刻远离,没有任何理由。”

    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毕竟是虚惊一场。

    那路灯下的鬼并没有做出什么危险的举措。

    他是安全的。

    绕来这里,从一条小巷穿过这片区域,杨间来到了鬼域的另外一端。

    如果在这里再找不到江艳的话,那么他也只能放弃了。

    而此时此刻。

    在鬼域之外的现实里。

    之前杨间之前经过那盏路灯的旁边。

    因为封锁的缘故,这里几条街道都已经没有了人,四周静悄悄的,店铺也都临时关了门。

    而一个人却是微微低着头靠坐在墙壁旁边,脸上受了伤,滴答滴答的流着腐臭的血水,但比起他身上的伤,似乎某种心里上的打击更要打一些,整个人都有些死气沉沉的感觉。

    “我现在除了这条命已经一无所有了,你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不肯离开?”这个人微微抬起头来,看向了一旁的路灯。

    路灯微微闪烁着光,仿佛线路有些接触不良。

    但是在他的眼中。

    他看见。路灯之下,站着一只鬼。

    一只背对着他,永远不肯露出,长相和面貌的鬼。

    而此刻和这只鬼对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赵开明。

    他活着从鬼域出来了,躲过了必死的鬼敲门事件,但付出的却是他不想承受的代价。

    “你不肯走,是因为我有什么东西没有被你榨干么?”赵开明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只有一种冰冷的惨笑。

    “你可真是一只恶鬼啊,因为你,我失去了多少东西,你既然那么恐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赵开明看了手中握着的一把特制手枪。

    想也没想,直接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就是一枪。

    他选择自杀。

    但枪声没有响起。

    子弹卡壳了。

    赵开明上膛退弹,一颗金色的子弹从落在了地上,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袋继续开枪。

    依然卡壳。

    再次退弹,开枪

    还是卡壳。

    整整一个弹夹的子弹耗光,他都没有开出一枪。

    “去你娘的。”赵开明脸色狰狞,像是疯子一样将手枪丢向了路灯下的那只鬼。

    枪砸在了那只鬼的身上,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而是掉落在了地上。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无法做到自杀。

    因为缠在身边的这只鬼不让。

    他想过振作,但现实却又一次又一次的把他击倒,让他不断的失去更多的东西。

    “你还是不要我死是吧,那好,我会活着,我会改变这一切,我要再和你们这些鬼东西斗一把,看看是你赢,还是我赢。”

    赵开明挣扎的站了起来,他迈着那只断掉的假肢,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

    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是赵开明么,你爸刚刚出事了,你赶紧回来......”一个亲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赵开明似乎早就有所准备了,语气平静道:“大伯,我知道了,今天有点事,过两天回去给我爸办丧事。”

    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但脸上却格外的狰狞。

    回头看了一眼,

    路灯下的那只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在他活着离开的时候。

    杨间这个时候还在鬼域之内。

    他骑着单车,点着鬼烛,看似优哉游哉的在大街小巷之中穿梭闲逛,实际上身上的鬼眼却已经睁开了,警惕着周围的任何动静,同时也在寻找着江艳的位置。

    最后。

    脑后的鬼眼突然看到了一家服装店旁边停着的一辆车一直亮着车灯。

    是一辆崭新的豪车,而且透过车窗隐约还能看见里面有人坐在驾驶室内。

    不过在路边一排排车辆当中,这并不太显眼。

    “找到了么?”

    杨间隐约猜测到了,那就是江艳的车。

    因为之前他叮嘱了江艳,保持移动,不要熄火停车。

    这样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江艳被长时间的困在一个地方,坐以待毙,同时也是还是在让她留下一个信号给自己。

    车辆一直保持发动的状态,这样一来会容易分辨的多。

    只是,她到底还是被迷惑了。

    车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停了下来。

    而在车的旁边。

    杨间还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是他的同学.......钱万豪。

    此刻的钱万豪,脑袋已经没有了半片,身体已经发黑腐烂了,散发出尸臭,但身上依然穿着是当初那件衣服。

    杨间骑着自行车走过来的时候,钱万豪缓缓的抬起头,用那眼睛已经烂掉的眼眶,看向了他。

    “成了鬼奴么?”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本来,当初学校的时候钱万豪是有机会和他以及张伟等人活着离开的。

    奈何他接了一个不该接的电话,结果被敲门鬼找到了。

    “既然是鬼奴,那么威胁不大,更何况,他也快烂掉了。”杨间心中暗道。

    当他靠近的时候。

    鬼烛散发出来的烛光已经强行将钱万豪驱退了。

    烛光覆盖的范围,钱万豪不得不往后退去,不敢靠近里面。

    杨间透过车窗,却见江艳还在保持一副紧张开车的状态,显然还沉迷在幻觉当中,从这样子看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保持这种状态多久了。

    “是我,把车门打开。”

    他打通了电话,直接通过电话告诉了江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