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两百九十四章:同一个地方
    “什么?符叶陨落了?”戚一剑大惊,符家众人闻言,也是大惊失色。

    他们符家嫡支到现在,除了即将坐化的符家老祖,也就只余符辛符叶这姑侄二人了,现在符叶陨落了,也就剩下符辛一人了。

    符家很多秘地仓库,都需要符家嫡支才能开启,一旦嫡支不在,符家将损失历代的积累。

    “符叶陨落了,怎么可能?”戚一剑喃喃道。

    “呕……”被他扶住的符辛忽然喷出一口血来,戚一剑一惊,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丹药,喂了她一颗。

    符辛吞下丹药,这才道:“那条翼蛇神识强悍,我的神识被它震伤了。”

    戚一剑一听,忙取出一粒定神丹喂给她,服下定神丹后,符辛的脸色好多了,戚一剑将她扶到一边,“你快打坐疗伤吧。”

    符辛点点头,“符叶她……”

    戚一剑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我辈修士既是与生死抗衡,却也从不畏惧生死,我想符叶定然也是如此的,她不会怪你,符家人也不会怪你,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疗伤,保重自己。”

    戚一剑说着,看了看围在身边的符家族人。

    符江忙道:“是啊,戚师叔说的对,师叔你快疗伤吧。”

    “是啊,师叔不要耽搁了,快疗伤吧。”

    符辛红着眼眶,点了点头,这才闭目开始疗伤。

    顾绣看着已经坐下疗伤的符辛,有些不敢相信,符叶会那般容易陨落了?

    的确,符叶修为低,遇上四阶妖兽,陨落在妖兽手中并不奇怪,可是,她还是觉的事情没这么简单。

    顾绣朝徐若光和薛山看去,徐若光神色并无变化,薛山正双目炯炯的盯着打坐疗伤的符辛,顾绣有些佩服符辛,在一名真神初期修士这般凝视的目光下,还能岿然不动。

    不知她是伤重到没有察觉薛山的目光,还是察觉到了,并不以为忤。

    一个时辰后,符辛睁开眼睛,对关切看着她的戚一剑和符家族人道:“符叶陨落了,但是她之前最想要做的事就是找到开启空间通道的宝物,她现在虽然不在了,但是我想,我们不能半途而废,你们说是吗?”

    戚一剑道:“自然是这样的,我们不能让符叶的那两滴心血白费了。”

    “我们听师叔的。”符家一众族人道。

    符辛点点头,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睛,“那好,我们就继续吧。”

    符辛看向徐若光薛山,恭敬的道:“徐前辈、薛前辈,因为符叶不幸陨落,耽误了两位前辈和几位道友的时间,还请两位前辈见谅。”

    徐若光垂眸瞥了眼面带歉意又强掩悲伤的符辛一眼,淡淡的道:“无妨,既然事情过去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自然可以,按照地图上所标注的先祖洞府所在,我们应该先往西北方走,而后避开阴气最浓郁的地方黑水府,往北行一段路,待避开黑水府,再往西南走,返回原来的方向。”

    符辛说着,用神息在空中画了一幅路线图,解释道:“徐前辈、薛前辈,地图上标注着这条路离洞府最近,妖兽也最少,而且沿路还有几个小洞府,据说是当时大能先祖的弟子洞府,里面想必也有不少好东西,只是都布有阵法和禁制,有的还有妖兽看守,我们符家子弟虽然进过秘地几次,可是除了采些灵草仙药之外,其他的什么东西也没拿到,就是这个原因。”

    “就按照符小友画的路线走吧。”徐若光并没有反驳符辛的建议。

    徐若光这话一出,一直注意着符辛的顾绣就发现,她原本紧绷着的脸皮忽然松弛了些许,虽然这个变化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可是仍然没有逃过顾绣的眼睛。

    符辛应该很怕徐若光反对她的建议,听到他答应了,这才放下了心。

    顾绣又朝徐若光看去,他和薛山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似乎无论走那一条路,他们并不在意。

    “师叔,先祖弟子的小洞府都那般难进,那先祖自己的洞府不是更不容易进去,外面的阵法禁制应该更高阶严密,看守洞府的妖兽品阶也会更高。”

    路上,符海颇为担心的问符辛。

    符辛没有回答,戚一剑道:“那是自然,不过有徐前辈和薛前辈在,这些问题应该会迎刃而解。”

    符海偷偷瞄了一眼徐若光和薛山,忙道:“那是自然,是我杞人忧天了。”

    顾绣除了注意符辛的神色行为,还一直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以及行走的路线。

    当时,涂敏在林子中所画的地图,是以林子为起点的,而符辛勾画的地图,是以林子以外的草地为起点的,所以顾绣乍一看并没有看出什么来,现在在脑中比对着两幅地图,再以神识探查周边的环境和前路后路,心中慢慢得出一个答案,原来符辛所说的大能先祖洞府,与涂敏的那只鬼兽碧月追查到的阴气藏纳之地,乃是同一个地方。

    “徐师叔,你是如何打算的?”顾绣想了想,传音问徐若光道。

    她相信,以徐若光的修为和精敏,应该早就发现了不对之处,而他们这一行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符辛所说的符家大能先祖的洞府的,那里既然藏着大量的阴气,一旦在那里遇上白舛鬼君,白舛鬼君岂不是如虎添翼,而他们这群人所承受的压力也会随之大增。

    “终于耐不住了?”徐若光回道,语气中满是调侃之意,顾绣一愣,忙朝身边的彭昌争林汶等人看去,就见他们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似乎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顾绣眉头微蹙,心中有个隐隐的猜测,这个猜测让她又气又无奈。

    顾绣没有立即回答徐若光的话,而是传音问彭昌争道:“彭师兄,我们真的要去符家大能先祖的洞府?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那里与涂道友的鬼兽碧月所探查出的藏纳阴气之地,似乎是同一个地方。”

    她这番传音一传出,就感觉到一道目光凝视在自己身上,她转头看去,徐若光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顾绣立刻明白了自己的传音被他的神识捕捉到了,她有些无奈,这修为高,做什么都方便,不过捕捉到就捕捉到了吧,她看向彭昌争,等着他的回答,至于徐若光,若是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才懒得理故意嘲弄自己的人呢。

    顾绣懒得理徐若光,彭昌争却无法忽视再一次笼罩自己全身的慑人寒意,可是对上顾绣殷殷看着自己的目光,他又无法装傻不理她,因此只得顶着压力回答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