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章:可以问我
    现踏出第一步,后面的百步便可见,只是令顾绣奇怪的是,徐若光既然已经发现此乃惑心阵,为何没有破阵,而是领着他们这一行人直接往惑心阵中走。

    顾绣正想问,就见前方忽然出现一道亮光,众人一愣,同时顿住了步子。

    最后面的薛山忍不住问道:“若光,前面是什么?”

    “待会再解释,继续。”徐若光说了一句,便直直的朝那亮光中走去。

    顾绣发现,待徐若光整个人都被那一束亮光笼罩住的时候,那一束本来很窄的亮光渐渐增宽,并向两边分开,而在亮光分开的同时,原本那一束亮光所在地,也是现在亮光的正中间,出现了一道阴影,这道阴影将原本乃是一个整体的亮光分成了两束。

    众人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原来那只有两人宽的阴影,竟然是一道门。

    “先进去。”徐若光对众人道,然后便第一个踏进门内。

    一进门内,就如同进入了尊神界大城主府精心雕琢的后花园,绿意盎然,布局精巧,更重要的是,神息浓郁到足以让人误会他们正身处尊神界,哪有什么处处都是阴气的冥神界。

    “这就是符家先祖的洞府?”最先出声的同样是最后进来的薛山,他嗓门极大,这一声既出,众人头顶便响起“扑啦扑啦”声,众人一愣,忙抬头看去,就见有几只五彩斑斓的灵鸟正扑闪着翅膀急急的飞走了。

    “竟还有灵鸟?”严玉衡不可思议的道,又问道:“我们……我们就这样进符家先祖的洞府了?这也太好进了吧。”

    之前一个个说的那般艰难,他还以为这洞府中有多少厉害的阵法等着他们呢,原来只是走过一段黑布咕隆的山道,然后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你小子,不懂还偏爱插嘴。”薛山忍不住又给了严玉衡后脑勺一巴掌。

    严玉衡摸摸后脑勺,忍了忍,实在忍不住了,还是问道:“薛叔,怎么又打我?难道我又说错了,可是我们的确就是走了一段黑漆漆的山道,就进来了啊。”

    “我问你,若是你自己,看到那个黑布咕隆的洞口,可敢进来?”薛山也不急着反驳他,只问道。

    严玉衡摇头,“自然是不敢的,他刚看到的时候,可是想拔腿就跑的。”

    “我再问你,就算你进了刚才那个洞口,你进来之后会如何做?”薛山又问道。

    “会如何做?”严玉衡搔搔头,怕的乱跑,还是各种法术符箓乱扔一气,要么就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哼,我猜你不是害怕的大喊大叫,就是祭出法器,想要将山壁强行破开,是也不是?”薛山再次问道。

    “嗯,差不多吧。”严玉衡点了点头。

    “好吧,那你现在出去,重新再走一遍,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再走一遍,你看看你能不能再这般的进来。”薛山说着,便想伸手去推严玉衡,严玉衡吓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一大步,“薛叔……薛叔……我错了,我错了,这符家先祖的洞府不是那么容易进来的,若是我一人,绝对是进不来的。”

    严玉衡反应极快,忙一边往后退一边反省。

    “好了,薛和玄,你若是真的将他推出去,外面就不仅仅是惑心阵了,还有玄神期鬼修白舛鬼君等着他。”姬宇慢悠悠的道。

    “啊?若光,白舛鬼君已经来了?”薛山惊讶的问道。

    薛山这话一问,姬宇不干了,“薛和玄,这话是我提醒你的,你问若光做什么?”

    薛山瞥了他一眼,大喇喇的道:“我不问若光,难道还问你?你修为还不如我呢。”

    “你和若光一般修为,你自己还不是什么……”

    “好了,这里的灵草仙药你们恐怕也看不上,我们去前面看看吧,若是我没看错,方才那些灵鸟是玄鸟幼鸟。

    再过一刻钟左右,白舛鬼君应该就会闯进来了,惑心阵一破,这里就会破坏。”

    徐若光打断二人的争执,率先往前走。

    “顾师妹,方才那惑心阵是不是连接着护卫洞府的阵法?”彭昌争问道,他想到问题,第一时间还是问顾绣,这已经是他们一路走来形成的习惯了。

    “应该是,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才徐师叔走的方位很有些讲究,虽然我不能算出他是按照什么规律来走的,可是他每走一步,都是恰巧避过惑心阵的阵眼所在,彭师兄,你有没有发现,之前那个惑心阵并不止一个阵眼,只我发现的就有十一个阵眼。”

    顾绣方才一直没有说话,便是在回想着之前经过惑心阵时的经过,她一开始还觉的奇怪,为何总是找不到惑心阵的阵眼,直到走完整个阵法,进入这如同尊神界后花园的符家先祖洞府后,才忽然想到这其中的关窍。

    那便是惑心阵并不是没有阵眼,而是阵眼太多,所以整个惑心阵的强度几乎是相同的,因此那些被她以为只是阵法的普通组成部分的阵眼,就被她忽略了。

    但是现在仔细回忆,还是能发现某些地方阵法的强度要稍微强一点,仔细数数那些稍微强一点的地方,大概有十一处。

    顾绣因为制衣的关系,在阵法造诣上比同阶修士要高上许多,彭昌争听了顾绣的分析,想了想道:“我并没有发现十一处阵眼,只是觉的那惑心阵布局太过精巧,虽然阵法强度并不完全相同,只不过最强的地方和最弱之处差距很小,所以不仔细探查,或者是神识之力不够的话,几乎无法察觉,所以我才想着这惑心阵应该不是普通的惑心阵。

    而我们又跟着徐师叔这般容易的就过了惑心阵这一关,所以我才想这惑心阵有古怪,或许护卫洞府的阵法都在这惑心阵中,只不过因为我们安全的过了惑心阵,所以那些阵法才没有启动。”

    “嗯,这应该就是徐师叔没有破阵的原因。”顾绣点头道。

    “彭师侄、顾绣,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二人正聊到关键的时候,一个清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彭昌争顾绣抬头一看,那发出声音的人不正是本来走在最前面的徐若光,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们旁边了,此刻正靠在路旁的一棵树上,唇角微勾,看似随意的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