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一十章:情起
    顾绣再次翻了个白眼,她进山门几十年,不知道山门朝哪边开,这怪谁啊?还不是怪面前这人,现在倒拿这个来嘲讽她。

    徐若光见顾绣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模样,有些讪讪的,声音放低了些,“好了,离开这么多年,我们也该回去了。”

    这话说的,就像他们二人是什么亲密的关系一般。

    彭昌争抬眼看了徐若光一眼,徐若光方才放低姿态,如同哄劝一般对顾绣说的话,他都听到了,现在他几乎能够肯定,自己之前的推测都是对的,这位徐师叔的确对顾师妹起了心思。

    既然这般,自己可要记得看眼色行事,正这般想着,就听顾绣道:“我就算不知山门朝哪边开,彭师兄总是知道的,我和彭师兄一起回去就行了。”

    彭昌争一听,心中一惊,忙朝徐若光看去,果然见到他正瞥着他,神色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彭昌争却从他那看似淡然的眼眸中看到了森然之意,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还有事。”徐若光道。

    彭昌争一愣,他有什么事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彭师兄,你还有什么事?”顾绣问道。

    彭昌争很想说他不知道,可是眼角余光瞄到徐若光要似有暗流涌动的眼眸,他不由自主的便开口道:“顾师妹,你知道的,我先前是准备去繁城游历的,因为半途中被长生宫的人掳去,这才没有去成,现在既已回来,我还是想去繁城走一遭的。”

    徐若光很满意彭昌争的上道,看向顾绣,却看到顾绣听了彭昌争的话,眼睛顿时一亮,徐若光微微蹙眉,彭昌争看到顾绣略显惊喜的神色,心中便是一个咯噔,他迫于徐若光的压力,快速找了一个借口,却忽略了顾绣当初和他一般,也是因为要去繁城,才被长生宫的人抓去的,而她去繁城的目的比自己更明确更重要。

    “彭师兄,正好我也要去繁城,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是总要去一趟,我才心安。彭师兄,我们结伴同行吧。”

    果然,顾绣开口了。

    彭昌争已然感到徐若光飘向他的眸子更加森寒了,唉,徐师叔肯定以为他是故意的。

    “正好,我也要去繁城一趟,既如此,便一起吧。”不等彭昌争再想个借口,徐若光直接开口了。

    顾绣疑惑的看着他,不过他毕竟是真神期师叔,顾绣也不好直问他方才不是准备回山门吗,怎么这么快就改了主意。

    难道是不放心自己和彭昌争两人去繁城,担心他们再次遇到长生宫之事?

    他会有这般好心?顾绣怎么想怎么觉得他不是这种爱护晚辈之人?因此,看徐若光的目光颇有些古怪。

    徐若光先被她翻白眼,再被她这种怀疑的目光盯着,心里憋闷至极,只是这种时候,他能怎么说?

    说真的,他对自己何时起了这种心思,他自己都不甚明白,进阶真神期时,他在进阶幻境中,看到了她,他以为只是巧合。

    可是等到了幽冥府中,在三生石所制造的幻境中,再次出现了她,而他,在第一世刚刚开始没多久的时候,便看出了此乃幻境,只要他叫破,幻境随时能够崩塌。

    可是鬼使神差的,他不但没有叫破,反而和她过起了男主外女主内的悠闲日子,并愿意和三生石一起维持着幻境,和她一起经历第二世第三世,若不是他心里明白,第三世若是再不叫停,他很有可能一直停留在幻境中,说不定他还要在那幻境中蹉跎几世。

    他记得他出幻境时,姬宇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调侃他醉卧美人乡,不想回归正常世界了。

    他当时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涂敏还在旁边道:“若光前辈肯定是在幻境中碰到了什么,或者是遇到了什么意外情况,才耽误了时间。”

    的确,那次他们四人皆进入了三生石制造的幻境,而他,四人中实力最高的,也是阵法造诣最高的,可是他却是四人中最后从幻境中出来的。

    姬宇最是了解徐若光,他的话几乎直入正心,只不过徐若光端的住,外人从他面上休想看出什么蹊跷。

    当顾绣实实在在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在那一刻,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虽然情不知何时起,但是情既生,他便顺从心意,可是现在看来,他想要顺从心意,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

    顾绣被徐若光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正想要说些什么来打断这种诡异的气氛,就察觉有两道威压从远处移来,顾绣心中一震,也不管气氛诡异不诡异了,立刻问徐若光,“是两位玄神期修士打过来了?”

    “若光,我们……”

    “来不及了。”薛山一开口,徐若光就知道他要说什么,立刻打断他道。

    玄神期修士的速度有多快,不用他说,只众人察觉到越来越逼近的厚重威压就知道了,薛山也知道徐若光的话有道理,姬宇更是急的不行,离一刻钟满还早的很,难道他就一直不说话。

    若是他要念动口诀逃命,只有口型没有声音也不知有没有效,若是没用,他就这样被两位玄神期修士斗法的威力波及而丢了性命,他恐怕是史上死的最窝囊的散神期修士了。

    他保证,若是这样,他做鬼也不会放过徐若光,即使去了幽冥府,他肯定执念深重,绝对不会忘记他是怎么被徐若光坑死的。

    “嗝……额……”正在心里恨恨的想着,忽的觉的脖子一痛,而后喉咙一松,“徐若光,你不是说没有解药吗?”

    反应过来自己可以说话后,姬宇吼道。

    徐若光拉着顾绣往后退,闻言瞥了他一眼,那一眼似乎是在看一个笨蛋,只听他道:“的确没有解药,方才我也没有喂你解药。”

    姬宇一想,的确,徐若光并没有喂他解药,他只不过朝他施了一个小法术而已,明白过来自己被徐若光二坑了,眼见着两位玄神期修士已经移到他们面前,姬宇此时也顾不得和徐若光掰扯了,眼下性命攸关,其它的事等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