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三十一章:请等一等
    因此,他便知晓云衣坊中的制衣师应该是整个法衣堂中地位最高的,这地位最高,原因无非有三,一是修为高,二是制衣手艺高,三是此人在繁城城主府有得力后盾。

    因此,徐若光才有方才的那两问,倒是没想到那云衣坊的主人已经陨落。

    顾绣问道:“那现在云衣坊中是哪位道友接手的?”

    凝息后期弟子摇头道:“暂时尚未有哪位制衣师接手。”

    只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多余的便不再说。

    顾绣和徐若光对视了一眼,看来直接去云衣坊是不行了,只好迂回曲折一下了。

    徐若光点头,这个回答他并不意外,他在进来时就用神识探查了一番,整个法衣堂中最高修为的修士只有散神后期,应该就是那朴衣府的宋姓修士了。

    那云衣坊既然是真神期修士的制衣室,它的主人不幸陨落,按照常理来说,新入住的制衣师也应该是真神期修士才行。

    繁城城主府即使因为月前那场大战,死伤惨重,但是想要找个真神期修士还是很容易的,只不过要找到个既是制衣师修为又必须达到真神期的修士就难多了。

    这样的人,一时之间的确很难找,如此,云衣坊现在还空着就很正常了。

    “两位前辈……”那凝息后期修士见徐若光没有指示,忍不住提醒道。

    徐若光看了他一眼,道:“那就去朴衣府看看吧。”

    凝息后期弟子无奈的想,看来很多人都是一样的想法,认为修为越高的,炼制的法衣也越好,面前这位相貌很是俊美的真神初期前辈也是如此。

    其实,以他在法衣堂这么多年当差的经验来看,法衣的高下的确与修为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并不能完全以修为来论。

    就比如他们这外城法衣堂,修为最高的的确是朴衣府的宋莹师叔,可是炼制的法衣最好看的也是最实用的却是石衣屋的柳师叔,柳师叔炼制的法衣甚至比云衣坊的裘师叔祖还要更好,只不过柳师叔只是散神初期修为,在城主府又没有什么得力的后盾,因此,并不受重视。

    以前就有值守的弟子被客人问及关于法衣堂哪位制衣师炼制的法衣最好,而那位师弟便凭据事实回答了柳师叔。

    后来那位师弟就被寻了个错处,发配去做打扫花园的杂役弟子了,还被打了几鞭子,也不知会不会对以后的修炼有影响。

    想到这里,这名凝息后期弟子是什么也不敢说,既然徐若光说要去朴衣府,他便带着他们去了在参天古木掩映下的如同普通农家小院般的朴衣府。

    “聂师兄,这两位前辈想要买法衣。”一进古树林中,就有一名青衣弟子迎了上来,那名领徐若光和顾绣过来的凝息后期弟子忙朝迎过来的青衣弟子介绍道。

    那青衣弟子一看二人,竟然一位是真神初期修士,另一位也是散神初期修士,忙扬起恭敬的笑,问道:“两位前辈想看什么样的法衣?五行防御法衣?还是加有特殊符文的法衣?想要男款的还是女式的?或者两种都要?”

    徐若光道:“我们先看看,再做决定。”

    青衣弟子忙道:“两位前辈随我来。”

    说着,便领着二人进了一间单独的屋子,那屋子从外看并不大,可是一进去,这面积比从外面看到的要大个十来倍,顾绣知道这是布置了某种扩大空间的法阵。

    这屋子被神息光罩隔成了好几个空间,每个空间都挂了数件或者数十件法衣,那青衣弟子拿出一块玉牌一一打开那些神息光罩,对徐若光和顾绣介绍着里面的法衣。

    徐若光和顾绣颇有耐性的一件件看了,中途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直到将所有的法衣全部看完后,徐若光方问那青衣弟子,“所有的法衣都在这里了?”

    青衣弟子见徐若光面色淡淡,心里有些紧张,他想看看领他们进来的那位凝息后期弟子,却没料到他早已离开了。

    最后他只得点点头,“是,准备售卖的都在这里了。”

    他说完后,见徐若光半晌没有说话,只得再试探的问道:“不知前辈有没有看上的?”

    徐若光叹了口气道:“我有一位好友,他有一对双胎女儿,两个女儿的爱好相同,都喜欢云烟裙,过段时间就是她们的生辰了,我便想着给她们一人送一件云烟裙作为生辰礼,恰好我在路上遇到一位制衣师,她手中有一件得意之作,正是云烟裙,那件云烟裙华美梦幻,女子一穿上,即使站在那里不动,也似在翩翩起舞。

    我本想买两件的,我那两个侄女也正好一人一件,只不过那名制衣师很遗憾的说,那件云烟裙是她超常发挥才炼制出来的,后来她虽然也试着炼制了好几次,可是却始终没有成功。”

    徐若光说着,有些无奈的道:“我那朋友的双胎女儿,两个人从小比到大,所以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为了不引起矛盾,每每送她们东西,即使外形不是完全一样,但是品阶价值都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我便想再找一件和那件云烟裙品阶价值一般的云烟裙。

    只是我方才看了,你们这里也有几件云烟裙,不过……”

    徐若光说着,摇了摇头,遗憾的道:“当初我遇到的那名法衣师,只不过是刚刚进阶散神初期的修士,我方才问过那名带我们过来的弟子,他告诉我,你们这法衣堂中,就是这朴衣府的主人修为最高,乃是散神后期修为,我本以为在这里能找到满意的云烟裙,现在看来……”

    徐若光遗憾的摇摇头,对顾绣道:“我们走吧,去其他地方再找找,若是找不到,就重新再买两件礼物给她们。”

    顾绣点点头,很顺从的道:“嗯,都听你的。”

    徐若光听她这么回答,眸中有笑意一闪而过。

    他们二人要离开,那青衣弟子也不敢拦,仍然毕恭毕敬的领着二人出门了。

    刚刚要走出朴衣府大门时,有一个女声从他们身后传来,“这位前辈,请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