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六十四章:父母
    因此,当两名小厮听到顾淑上前自我介绍说是顾家的三小姐时,两名小厮简直不敢相信,二人愣了一下,其中一名小厮才飞奔着去通报了。

    剩下的另一名小厮一边小心翼翼的招呼着几人,一边在心里不停地泛着嘀咕。

    他们是这几年才进府当差的,可是他们的父母都是顾家的下人,对于顾家这些年的事,他们多多少少也都是听说过的。

    小厮心里捋着,三小姐当初被骗了婚,失去了踪迹,还是已经成为尚城城主府弟子的八小姐和六小姐回来探亲时才发现的,八小姐和三小姐乃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后来便独自上路去寻三小姐了

    只是没料到,八小姐这一去竟然是三十多年,前面十年还时常有信传回来,只是信上也没提她的具体方位,只知道在北方,到后来,八小姐也杳无音信了。

    家中也有传言,有猜测八小姐没有找到三小姐,自己回了尚城城主府,只是因为没有找到三小姐,八小姐觉得不好面对家人,所以后来才没有再传信回来。

    对于这个说法,家中大多数下人都是不相信的,很多下人认为三小姐既然能一寻就是十年,即使没有找到三小姐,无论是从责任还是从情谊上来说,都已经够了,没有找到才是正常的,毕竟天下之大,城池村镇如此之多,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所以很多下人认为八小姐根本不需为没有找到三小姐感到愧疚,如果八小姐真的回了尚城,肯定会传信回来说一声的,既然八小姐没有传信回来,情况肯定不妙,果然,后来家主传信去尚城问六小姐,六小姐回信说八小姐并没有回尚城城主府,据说六小姐还找了九云山的师兄打听了,确认八小姐也没有回九云山,就这么失踪了。

    唉,后来下人中就有人传,说三小姐之所以被骗婚,是那人太过狡猾,但是也怪大小姐和三小姐识人不清。

    但是也有人说话不能这么说,连家主都没有看出那人的真面目,大小姐和三小姐没有看出来自然很正常,只是这事不仅害了三小姐,现在连八小姐也赔了进去,实在可惜,八小姐可是已经进了尚城城主府,还成了九云山弟子,若是就这么半路陨落了,实在是顾家的一大损失。

    最后也不知是不是这话传到了大小姐耳中,某一日,大小姐留了一封信离家出走了,说是要去找三小姐和八小姐,这一去再次杳无音信。

    就这样,大爷和大夫人这三个女儿,就这么的与顾家失去了联系,也不知人还在不在了。

    可能是因为这样,也可能是因为三爷已经陨落,大老太爷和大太夫人现在对大爷夫妻倒是比前面那些年要和善许多。

    现在三小姐和八小姐一起回来了,也就是说八小姐真的从大海中捞出了针。

    当然,这得建立在这两位真的是他们顾家三小姐和八小姐的基础上才行。

    小厮一边领着五人进了门房旁边的一间专门待客的小厅堂,一边在心里拉拉杂杂的想着。

    他偷偷瞄了自称是三小姐和八小姐的二人一眼,乖乖,这两位小姐,虽然都面带微笑,可是小厮就是觉得她们比家里的五小姐和七小姐厉害多了,特别是八小姐,虽然年纪看起来很小,可是小厮觉得她比三小姐应该更厉害一些,比已经嫁出去的二小姐也厉害多了。

    至于为什么这样觉得,小厮并不明白,他认为这是自己的直觉,他虽然是凡人,但是在面对修士前辈时,对于修士前辈的修为,他的直觉一般都很准,所以根据他的直觉,他能推测出八小姐的修为应该比二小姐、三小姐还有七小姐他们都要高。

    小厮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会有这种直觉,乃是因为他对修士的威压强弱特别敏感。

    “三小姐、八小姐,三位前辈,家主请你们进去。”

    没让顾绣他们等多久,前去通传的小厮就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他身后还跟了洪亮,洪亮是老管家洪易的侄子,老管家虽然还在,但是年纪大了,腿脚不灵活了,所以很多事都让侄子做了。

    洪亮以前然是看过顾绣和顾淑的,这一看,果然是两位失踪的小姐回来了,欢喜的很,忙在前面为他们领路。

    “家里比以前大了。”顾淑道。

    顾绣笑道:“也不知二叔祖的正修院还在不在以前的地方了?”

    “在的,在的。”洪亮忙笑着应道。

    “淑儿、绣儿!”正走着,左侧方不远处传来一个带着隐隐哭腔的声音,顾绣顾淑转头一看,就见穿着一身半旧的姜黄色衣裙的广海英,连跑带使着青云步往这边赶来,他身后跟着一脸激动的顾化。

    顾绣顾淑站定,看着几乎是以飞奔的状态来迎接二人的父母,二人心情各不相同。

    顾绣虽然没有对顾淑直说当年她被骗婚之后顾化和广海英的态度,可是顾淑是个灵透聪慧的人,很多事她当年身在事情的中心,没有看清,后来被骗进项家,在项家煎熬了那么多年,又从项真那里明里暗里打听到了一些事,她又如何不知道在自己的这一场灾难中,她的好大姐顾璇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后来,八妹带着自己的朋友寻了过来,没有提父母,可是以顾淑对父母的了解,她猜也能猜到他们在得知自己被骗婚,又失去踪迹后的态度。

    再次面对父母,顾淑的心情是复杂的,顾绣则是冷静的,或许她本身便是凉薄的,因为在修仙界的一千七百多年,她都是没有父母的,现在她虽然有了父母,她与父母之间的确也是有感情的,可是要说感情有多深,那是不可能的。

    她一向是冷静而理智的,从别人那里得到多少,也会还多少,顶多会加上一点,所以父母给予她多少感情,她便回馈多少,或许该说顾绣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因为太过纯粹,所以反而更冷静凉薄。

    “绣儿、淑儿,这么多年你们跑到哪去了?我这整天在家里,一想到你们,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广海英一手拉着一个,眼圈泛红的看着二人。

    “发生了一些事,娘,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顾绣不欲与广海英顾化细说这些年发生的事,对广海英笑了笑,又看了一眼紧跟在广海英身后赶来的顾化,“这位是姬道友,这位是我在尚城城主府的师兄彭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