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七十七章:兴师问罪
    “徐谨,我问你,你在我之前是不是和其他女修有过什么呢?”

    徐若光心神正荡漾着,耳边就传来顾绣带着些许娇蛮的质问声。

    徐若光疑惑的看着她,“为何这般问?是听谁说了什么?”

    徐若光想到她今天是和城主府的故交们出去吃饭的,回来后就这般问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她的那些故交们说了什么。

    哼,反应倒是挺快!

    “怀婼是谁?”顾绣瞪着他问道。

    徐若光微微蹙眉,看了顾绣一眼,这一眼让顾绣有些奇怪,就听徐若光道:“当年的事,我已经按照城主府的规度惩罚她了。”

    “什么当年的事?”顾绣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徐若光无奈,“你这记性怎么连凡人也不如,当年舅母的寿宴上,怀婼为难过你妹妹的事,不记得了?“

    经他这一提醒,顾绣立刻想起来了,“幻心符?”

    徐若光点点头,“嗯,后来我让人送她去刑戒堂受罚了。”

    顾绣看着徐若光再次心虚起来,她真的将怀婼这个名字忘到脑后了,主要是当年她也没将她放在心里,现在想来,那位怀婼小姐针对自己,或许并不是因为徐若光,而是因为自己和顾悦是姐妹,她看顾悦不顺眼,所以也顺便整自己一下。

    顾绣摇摇头,似乎也不对,若是果真如此,那么怀婼最先对付的应该还是顾悦才是。

    可是在她离开城主府之前,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顾悦被人刁难过。

    顾绣瞅了徐若光一眼,看来还是面前些家伙给自己招的祸。

    想到这里,她问道:“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呢,你和那怀婼是什么关系?”

    徐若光很老实的道:“她是舅母庶妹的后辈,舅母喊我过去吃饭,碰上过几次,不过我们并不熟。”

    虽然老实这个词与徐若光并不搭调,但是他现在给顾绣的感觉就是很老实的在向她交代问题。

    不过顾绣才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他是真的老实呢。

    “还在一起吃饭?”顾绣的语气很怀疑,似乎在说“都一起吃了几次饭,还装什么不熟”。

    徐若光拉住她的手,无奈道:“每次到舅母那里吃饭,舅母都会亲自做饭,只是舅母的手艺……一言难尽,所以每次吃饭时,我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一边忍受着难吃的饭菜,一边还要保持着愉悦的表情,不能让舅母看出我在嫌弃她的手艺,否则舅舅肯定会要求和我斗法的,舅舅是什么修为,我又是什么修为,你说我哪敢露出一丝一毫不对劲之处,那不是找虐吗?

    在那种情况下,你说我哪里还能注意到其他无关紧要的人。

    我之所以知道她的名字,还是第一次见面时,舅母提了一句。”

    顾绣仔细观察他的神色,他伸手为她拂去垂落到耳边的一缕青丝,笑道:“放心,我方才所言全是真话,我要是对那个怀婼有什么心思,哪里还有我们的现在。”

    顾绣点点头,问他,“嗯,那城主到底有没有真的和你斗过法?”

    徐若光一哽,实在不太能理解自家未婚妻的想法,一般女子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要多问几次,确认他和那个怀婼的确没什么关系才对吗?

    她倒好,心大的能装海,就这么随意问问就转移了话题,还是被自己解释的话带偏了注意力。

    徐若光不知自己是该为未婚妻的大度而松一口气,还是该心塞未婚妻似乎并不太重视自己。

    不过在顾绣兴致勃勃等着他回答的目光注视下,徐若光还是点了点头,“斗过。”

    “那结果呢?”顾绣立刻紧接着问道。

    嗯,徐若光进阶真神期之后就离开九云山历练了,那么他和城主舅舅斗法之时,他顶多是散神期修为,她对于玄神期修士和散神期修士之间这种实力悬殊的斗法还是很有兴趣的。

    徐若光瞥了她一眼,若是他没有看错的话,未婚妻眼中闪烁的分明是幸灾乐祸的亮光。

    “快说啊!”见他半天没有回答,顾绣催促道。

    “我被舅舅单方面殴打。”徐若光道。

    “哈哈……”虽然早知道结果,可是听到徐若光这么说,再看着他无奈的神色,顾绣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顾绣停下幸灾乐祸的笑声,徐若光才道:“笑好了没有?”

    “嗯,”顾绣毫不犹豫的点头,“我们回若木宫吧,今天我去看了侧殿,那里布置的很是精美巧妙,还有一座高台,上能仰视满天繁星,下能俯瞰整座城主府,实在是个不错的居处。”

    顾绣说着,也不等徐若光回答,拉着他便往若木宫的方向去。

    见徐若光被他拖着,似乎并不太情愿的模样,顾绣怀疑的看着他,“你不是不舍得让我住你的侧殿吧?要是这样,我还是留在梧桐院吧。”

    顾绣说着,转身就要往回走,却被徐若光拉了回来,“脾气越发大了。”

    徐若光很无奈,本来他到梧桐院来等着,是找她兴师问罪的,现在倒反过来了,自己不但被她兴师问罪了,反而还要哄着人家。

    算了,谁让自己欢喜她呢。

    徐若光放开拉着她的手,揽住她纤细如柳的腰肢,无奈的放低姿态道:“以后去哪里,发个传讯符给我,今天姬广岳那家伙笑话我了。”

    额……顾绣想到他满心欢喜的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自己回来吃,结果自己一声未吭的就出了城主府,和别人聚餐去了,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也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

    唉,和自己在一起之后,他的矜贵高冷似乎都消失了,实在是罪过罪过啊!

    “好,以后一定说。”想到这里,自觉愧疚和心虚的顾绣,立刻点头应好。

    这晚,顾绣自然如愿的住进了若木宫的侧殿,还和徐若光一起看了满天繁星,以及在众多夜光石映射下,美丽而又梦幻的城主府。

    第二天,顾绣和徐若光准备去九云山,彭昌争还想在城主府住一段时间,再接些任务历练一番,他自觉离散神中期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回九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