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九十三章:大礼
    姬宇说着一溜烟便跑进了自己房间,身后跟着小财“呱呱”的笑声以及小斑小白地风三只灵兽同情的目光。

    唉,这个可怜的傻子!

    第二日,便是大礼的正日了,修士的成亲大礼,与凡人的自然不同,除了整个城主府布置的喜气洋洋之外,并没有喧哗吵闹声,反而整个城主府都萦绕着轻柔和缓、令人身心愉悦的仙乐声。

    之前在诺灵夫人寿宴上出现的空中云台再次出现了。

    顾绣和徐若光共同乘坐由两只朱雀共同拉着的华美喜车,在城主府上空绕了一圈,降落到一座高台上。

    高台上坐着赵凤宁和王诺灵夫妇,城主府的玄神期副城主和其他长老,以及顾绣的父母。

    可以说,今日尚城城主府,只要未闭关的玄神期神君,都在这里了。

    二人身穿顾绣亲手炼制的绣着凤凰于飞图案的大红法衣,落地的那一瞬间,衣袍翻飞,就像真的有一对凤凰在二人身后展翅高飞,甚至能听到凤凰拍打羽翼的声音。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有人叹道,也不知是在赞叹徐若光和顾绣这一对神仙眷侣,还是在赞叹顾绣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制衣术,她不仅炼制出了凤凰之形,也炼制出了凤凰之声。

    接下来,便是拜天地高堂和城主府诸位先祖们了。

    因为徐若光的父亲并不在,他们拜的乃是城主夫妇和顾化广海英夫妻。

    顾化广海英几乎是僵着身体坐在椅子上,他们比此时身为新人的徐若光和顾绣更激动更紧张。

    当徐若光和顾绣拜到他们那里的时候,夫妻二人好半晌没有说出话,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他们一说话就嘴唇发抖,实在说不出来。

    顾家家主顾虚在高台下看着这一幕,急得直跺脚,一点也没有散神后期修士的风范。

    最后还是广海英硬憋出了一个字,“好!”

    这个“好”就够了,徐若光忙带着顾绣去拜城主府的先祖们。

    他怕再在岳父母面前待下去,他的岳父岳母会瘫在椅子上。

    顾绣对这一幕早就有所料,可是既然她父母都在,这一场是省不了的,她也没有觉得丢脸什么的,反正现在她的家世整个城主府恐怕无人不知。

    她相信,即使现在有人嘲讽她的家世,等到她的实力提升至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时,这些都会成为她励志向上的背景。

    大礼行完,云台上的表演便开始了,这次的表演和几十年前城主夫人的寿宴有所不同,这次的表演主要是歌舞曲目,没有斗法斗艺之类的节目。

    表演开始的同时,宴席也开始了。

    在内城景色最好,观赏云台表演视野最佳的天景阁,以空间阵法将其面积扩展至百倍,席开八百桌。

    即便如此,能进天景阁坐席的也只是尚城城主府、九云山及各大城主府、修仙家族、散修中的高阶修士,或是城主夫妇、无极神君和徐若光父子以及顾绣的亲朋好友们,一般修士则如同顾绣顾萱当年参加诺灵夫人寿宴一般,被安排在城主府内外城的角角落落。

    徐若光和顾绣行完大礼后,便要在天景阁中给一众前来恭贺的前辈道友们敬酒了。

    在这敬酒过程中,顾绣认识了十大城主府中的部分城主、副城主以及玄神期长老们。

    这其中只有逍遥城的城主半雅神君和森城城主郁琉璃她是一开始就认识的,其他人可是第一次见。

    这些人不愧都是高境界的大能者,甭管心里怎么想,反正对他们这对新婚夫妇的敬酒,都很给面子的喝了,并没有发生顾绣一开始想的为难新人的场面。

    当他们敬到鳞城城主严毅,玄神中期修士卓远神君那一桌后,相貌颇为英俊的卓远神君站起身喝了二人敬的灵酒,而后道:“若光小友、顾小友,本君要感谢你们啊,我家那小子能活生生的回来,都是你们这些同伴的功劳。”

    卓远神君话音刚落,没等徐若光和顾绣说什么,坐在另一桌的半雅神君就举着酒杯插嘴道:“我说卓远道友,你可不要光说说啊,这救命之恩,恩同再造,可不是一两句感谢的话就能打发的。”

    “半雅道友还是这般爱操心啊!”卓远神君笑着道:“本君自然不像半雅神君那般小气,跑这么远过来吃喜宴,只送了些金珠……我的谢礼和贺礼都放在一起了,到时两位新人小友肯定能感受到本君的诚意。”

    半雅神君脸色变了变,他的好东西可早就给了,在送贺礼之前,他也想了很多东西,发现那些东西都不如他在雪域送的那颗冰珠,最后索性送了一万中品金珠。

    可是现在,被卓远神君这般一说,他也不好解释。

    “卓远前辈,我们和严小友是同伴也是朋友,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互相帮扶,本是应该。”

    徐若光说着,看了郁闷至极的半雅神君,笑道:“至于半雅前辈,他的贺礼早已提前送了,这事严小友也是知道的。”

    坐在离他爹不远处一桌的严玉衡可是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听到徐若光提起他的名字,他忙道:“爹,半雅前辈的确送了若光前辈一件宝物,只是那宝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不过我觉得那宝物比普通的法宝厉害许多,我想半雅前辈肯定是找不到比那宝物更好的贺礼了,因此才送金珠的。”

    半雅神君诧异的看着严玉衡,心道乖乖,这小子怎么像我的儿子一般,我怎么想的他竟然猜的一清二楚。

    这般想着,竟然开始琢磨起怎么才能将严玉衡诓到逍遥城,做自己徒弟了。

    顾绣眨了眨眼,看向徐若光,只见他的神色还是和先前一般,喜悦中带着些许激动,顾绣相信这的确是他此刻的心情,可是她也相信,他肯定隐藏了其他情绪。

    因为,若是正常情况下,在卓远神君和半雅神君斗嘴的时候,徐若光多半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二人斗,还要看看到底是谁斗赢了,哪会像现在这般亲自下场,将自己搅和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