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三百九十八章:商讨
    大礼到这里自然是结束了,顾绣倒无所谓,反正本来也快结束了,只不过以这种方式结束不是那般完美而已。

    徐若光却面色微沉,看着顾绣的目光中,满是歉意。

    顾绣摇了摇他握住自己的手,“不是早就料到大礼之时会发生意外了吗?如今这般……只要艳红师兄没有真正的消陨,已经很好了。”

    待一行人到城主府大殿的时候,赵凤宁一直笑眯眯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不过语气倒还算和煦。

    “童机师弟,这事你怎么看?”

    童机长老抹了抹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唉,阴沟里翻了船,他本来以为只是测算一个成亲大礼的吉日,并没有什么难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呢。

    不过既然变故已生,他也不会推辞责任的。

    “凤宁师兄,待我先算一卦。”童机长老镇定道。

    赵凤宁点点头,童机长老便走到大殿的角落,随手布置一个结界,从储物袋中取出三块泛着神光的龟壳,开始测算起来。

    “随方师弟,护卫队有没有什么发现?”

    虽然知道他们这些玄神期修士都没能及时抓住人,侍卫队应该也没有什么收获,但是赵凤宁还是例行问了一句。

    随方神君是玄神初期修士,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方脸,黑肤,高大健壮,穿着一身青蓝色布袍,若不是浑身散发出玄神期修士的威压,只看外表,很容易将他当成老实巴交的庄稼汉。

    听到赵凤宁的问话,随方神君上前一步,朝赵凤宁拱了拱手道:“艳红师侄陨落之时,我也晃了一下神。”

    说到这里,他有些难堪的挠挠头,别人可以晃神,可是作为这次大礼防卫的负责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晃神的,保持警惕心是他的责任和义务。

    “不过,事情发生之后,我立刻便让人去调留景阵了,看到了在那三息时间内发生的所有事。”

    随方神君说着,伸手在空中一点,一个画面便出现在众人眼前,正是顾绣之前所看到的。

    在场之人,除了顾绣徐若光和郁琉璃三人,其他人都是没有看到这一幕的。

    其实顾绣也有些惊讶,她能看到这一幕,应该是因为那钟形虚影本来就是针对她而来的,可是郁琉璃和徐若光为何也能看到这一幕。

    不过,当顾绣看到那道救了自己的亮光是如何而来的时候,她便猜到郁琉璃能看到这一幕的原因了。

    因为那道忽然出现的亮光,正是从郁琉璃手中的圆镜中发出的。

    顾绣看向徐若光,他将郁琉璃请来,简直是太对了。

    若不是郁琉璃,她这次或许真的会被夺了舍,只是顾绣想不通,那女修既然要夺自己的舍,为何不找机会私下进行,反而在今天这种场合当着这么多大能修士的面行如此危险的举动。

    “小九在这祝福八姐你的福气能够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

    忽然,顾绣脑中出现了顾悦说过的这句话,当时她听到这话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却并没有找到这话中的问题。

    现在回过头来再想,顾悦明显说的是反话,她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这份福气是不可能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才如此说的。

    那么,顾悦又为何那般确定她的福气不能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所以,顾悦应该是知道班霓雪的行动的。

    如此说来,顾悦和班霓雪应该有过接触,或许交情还不浅。

    赵凤宁王诺灵等城主府的玄神期修士看过留景阵中的场景后,纷纷将目光转向郁琉璃,郁琉璃倒也没有等他们发问,自己便说了。

    “你们城主府那位极美丽的舞者,手中有一件冥器,乃是可以协助持有冥器者夺舍和建立虚空通道的上古宝物,与你们城主府所拥有的上古神器砍天斧应属于同一等阶的宝物。”

    城主殿中的一众玄神期修士,闻听郁琉璃此言,皆震惊不已。

    上古冥器?还是和上古神器砍天斧同一等阶的冥器,他们想到曾经对砍天斧来历的猜测,这和砍天斧同一等阶的上古冥器莫非也是那个来历?

    他们皆朝赵凤宁看去,赵凤宁因为早就知道徐若光那几十年的经历,对郁琉璃的这番话倒并不是太惊讶。

    郁琉璃接着道:“至于那道阻止了摄魂钟助其持有者夺舍的亮光,则是另一件上古冥器销魂镜发出的。”

    郁琉璃说着,便拿出了那面圆镜,顾绣和徐若光也直到此时才知道圆镜的具体名称,之前这面圆镜在林汶手中,林汶修为太低,根本无法操控销魂镜。

    唯有的两次,基本都是靠销魂镜自身积蓄的力量,方能建立虚空通道。

    如今销魂镜到了真神期鬼修郁琉璃手中,即便尚未认主,郁琉璃对其的操控力肯定要比林汶高,她能够从销魂镜那里知道它的名字,倒也正常。

    “而且据我所知,还有另外一件和销魂镜摄魂钟相同等阶的上古冥器的存在,叫冥雷笛,徐道友,是也不是?”

    郁琉璃说着,看向徐若光。

    徐若光点头,上古冥器,他们这些道修是无法据为己有的,就如同郁琉璃无法将砍天斧这类神器据为己有一般。

    “三件上古冥器出世,这……这……城主,莫非冥神界与我们尊神界的情形是一样的。”

    问话的是城主府的另一位副城主余上神君。

    赵凤宁看了徐若光一眼,道:“这事稍后再议,现在先找到班霓雪才是,随方师弟,你去查一下,班霓雪最近是否有什么异常,又与什么人有过接触,她最可能逃到哪里?还有,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一水神君问道:“她是怎么逃的?还有,班霓雪一介散神期修士,又是如何能御使上古冥器的?且还能做出这许多大动作。”

    一水神君这话是问郁琉璃的,说起来,今天这事实在是丢脸,一介散神期弟子当着他们这么多玄神期修士的面,做了这么大动作,还在他们面前灭杀同门,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是不是那班霓雪若是有心,连他们这些玄神期修士也能一并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