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四百二十八章:淬元丹
    丈一魔君这是仗着一众玄神期道修查验不出灵茶中的蹊跷之处,恶人先告状了。

    只是虽然一众道修心中明白,可是的确无法从灵茶中找到魔修动手的证据,他们对丈一魔君这番恶人先告状,倒也无言以对。

    “素闻修神者知礼大度、谦逊坦荡,今日一见,亦不过如此,我魔修虽然性情暴躁,常常逞凶斗勇,可是个个豪爽洒脱,有一说一,该如何便如何。

    该是我们的利我们一分不让,该是我们的错我们亦可二话不说负荆请罪,如此看来,所谓修神者,心胸亦如此,城主,以后你教训那帮魔星时,可再不要拿道修做榜样了。

    与其让他们变成这样黏黏糊糊畏畏缩缩的模样,还不如之前那般,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有错请罪来的爽快。”

    狩修魔君大声说了这么一番话,倒让顾绣对这个看起来如莽汉一般的魔君改观了,看来这人并不是如他表面看起来那般莽撞粗心,这位狩修魔君乃是个粗中有细的精明之人。

    这番话既讽刺了这些玄神期道修,却也在隐晦的示好,因为他提到了丈一魔君是拿修神者作为魔修的榜样教导魔城弟子的。

    果然,狩修魔君这一番话虽然让一众道修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是并没有被激怒。

    只是狩修魔君这一番话,倒让一众玄神期道修有些不知该做何反应才好。

    若说丈一魔君请喝的灵茶中有问题,他们这么多人都没有查验出来,这话自然是不好说的,可是若说没有问题,他们又不是那般相信,本来嘛,他们就因为担心魔修动手脚,才没有喝灵茶的,现在喝了灵茶的许言默竟然神息尽失,更坐实了他们原先的猜测。

    所以,在场的道修,特别是之前查验灵茶的那几位道修,是万万不愿意向魔修道歉的。

    这歉一道,也就说明他们承认是自己小人之心了,丈一魔君他们并没有在灵茶中动手脚。

    因此,一时之间,气氛有些紧张。

    “严毅道友、静音道友、吾忍道友、白翁道友,定然是这灵茶中有问题,否则我一介堂堂玄神初期修士,为何会无缘无故的神息尽失,这段时间,我就在绿洲,几位道友也是知道的,从未和人动过手,更没有受过伤,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什么原因能造成这等后果。”

    许言默还真怕这些玄神期道修被丈一魔君等人的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到时自己可就是最惨的那个了。

    “呵……”殊凉魔君一阵轻笑,“还请许道友慎言,停止这种没有证据的胡乱攀咬,我魔修虽然式微,可是也不是能任人如此欺负的,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们是不会承认的。

    到最后,为了我们以正我魔修之名声,我们亦不会继续忍气吞声,哪怕拼个你死我活,我们也是不惧的。”

    殊凉魔君凛然的道,他那神色,还真的让本来对他们抱有怀疑的几位玄神期修士再次怀疑起了自己判断,莫非真的是他们错怪了人家。

    “哦?本君想问问丈一道友,是真的想与我们拼个你死我活,还是拿定了主意,我们找不到这盏灵茶中的破绽,才如此有恃无恐的。”

    这时候,一个清雅的女声传来,众人一看,正是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诺灵神君。

    “诺灵道友,莫非你能查验出这灵茶中问题?”

    不等丈一魔君说话,许言默已迫不及待的开口急问道。

    他现在早已不将自己方才和半雅神君那场对峙当回事了,更不会因为诺灵神君乃是半雅神君的同伴,就对她的话不理不睬,现在,无论是谁,哪怕和他有深仇大恨的人,只要能帮他解决神息尽失的问题,他都是愿意和他(她)握手言和的。

    丈一魔君眯了眯眼,今日之事,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是知道的,否则那许言默不会提前发作,而且他的毒也不会让一位玄神期修士神息尽失,而是……

    只是哪个环节出错了,他一开始并没有头绪,现在看来,却是封雪所谓的道修同盟出了问题,是那个喻啸天的小妾,她反水了?

    是的,从一开始,丈一魔君便知道,顾悦乃是喻啸天的妾室,而并不是什么徒弟,他之所以故意称呼错,乃是因为这般称呼,更符合实情,也能打消道修那边的一些猜忌。

    丈一魔君眯着眼睛朝顾悦看过去,此时的顾悦,也知道事情出了变故,她正是慌张心虚的时候,虽然她极力掩藏这种情绪,可是任是她心态如何好,这帐篷里毕竟有这么多玄神期修士,即将崩塌的心态并不是她想掩饰便能掩饰的。

    此时再被丈一魔君这么一看,虽然丈一魔君并没有施加威压,可是以顾悦的修为,在对上一位玄神期魔君审视的目光时,若是想要保持平静,那是很难的。

    顾悦没有立刻萎顿在地,却也多亏了喻副城主及时的发现了丈一魔君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挡在了顾悦面前。

    丈一魔君轻轻“哼”了一声,看向诺灵神君,“诺灵道友,有话尽管明说,要查验也尽管查验,本君问心无愧。”

    “看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童机长老嗤笑道。

    王诺灵只看了魔修那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瓶,从玉瓶中倒出一粒丹药,那丹药比一般的丹药要大上一圈,清透无色,透过丹药,能看到夹住它的诺灵神君的手指纹路。

    “这似乎是淬元丹?”不用诺灵神君解释,旁边的静音神君就先开口了,还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

    “淬元丹?是那个淬元丹吗?”吾忍神君也惊讶的问道。

    静音神君的声音有些空灵,“除了那个淬元丹,还有什么淬元丹?”

    她们师姐弟这谈话,很容易让人听的不明就里,可是在场诸人乃是玄神期修士,就算那些跟随而来的弟子晚辈们,也皆是个个城主府、门派、家族的出色弟子,见多识广,博闻强记,那是必须的。

    因此,倒也是能听得懂静音神君和吾忍神君这番对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