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四百五十章:客房
    诺灵神君看到徐若光拉着顾绣,正想出言阻止,却见二人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就走了进去。

    当然了,他们进去之后,外面的人并不能看清客房里的情形。

    “师妹,我们也进去试试。”童机长老越过前面一众弟子,走到前面来,也往第一间房走去。

    “哎,童机……”

    诺灵神君忙要阻止,可惜已经迟了,童机长老被猛然关起来的门给拍了回去,以他玄神期的修为,体内神息都被这股大力震得翻涌起来,让他几近吐血,还是强压着才没有在一众弟子面前丢脸。

    “童机师兄,我想这客房应该是一人一间的。”

    诺灵神君迟来的提醒道。

    童机神君暗自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神息,努力压制住想要立刻服下疗伤丹药的,这才勉强维持住面上的平静问道:“一人一间?方才若光他们明明是两人一起进去的。”

    童机长老说着,还给了诺灵神君一个“你在逗我”的眼神。

    诺灵神君有些无奈,“童机师兄,若光和绣儿是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人住一间这不是正常的吗?”

    愣了一下,童机长老这才反应过来,咕哝道:“原来这里的规则也挺通人性的。”

    诺灵神君传音道:“童机师兄,这里的规则不仅是通人性,而且似乎就是按照外界的规则模拟的,而且我觉得在这些规则之外,还故意给我们放水了,并且给了好处。”

    “放水?好处?放水倒勉强说的过去,可是哪里来的好处。”

    童机长老亦传音问道,他现在也似乎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能登上客栈二楼,和之前相比,只不过是吃了一顿饭,而这一顿饭虽然菜品必须符合客栈要求,但是不论多少,也没有硬性规定必须自己做,如此算来,即使有规则,这规则并不能说很严谨,的确是放水了。

    只是好处,恕他迟钝,并没有看出来。

    “菜谱。”诺灵神君言简意赅。

    “菜谱,那有何用?再说我们也没有。”

    童机长老反射性的来了这么一句,话一出口,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诺灵神君,“诺灵师妹,你的意思是这之后……”

    诺灵神君点点头,“先找房间吧,我们的推测对不对,还得等到明天才知道。”

    二人说话这一会儿,大堂中的一众人也陆续上了楼。

    “诺灵道友、童机道友、啸天道友,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是不是没有钥匙不能进去?”

    后上楼的吾忍神君问道。

    童机长老瞥了一眼吾忍神君,“哼”了一声,对吾忍神君一直跟在他们尚城城主府身后的行为表示不满,他这明显是拿他们试水好吗?

    虽然这是他们自己自愿的,但是在童机长老的想法中,自己当初毕竟救了吾忍神君,对他有救命之恩,而吾忍神君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待在客栈里,没有被魔修灭杀,还不是因为他们在这里,和魔修形成了短暂的平衡,如此,对吾忍神君也是一个保护。

    如此,吾忍神君就应该和他们共同进退,而不是什么事都得等他们试过之后,确保安全才行动。

    吾忍神君了解童机长老,对他这一声轻哼所表达的意思也很是清楚,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考量,因此并不与童机长老多说,只对着诺灵神君和喻副城主笑了笑。

    “大家各自找房间吧。”诺灵神君吩咐一众尚城城主府的修士。

    后面跟来的吾忍神君等璧月城城主府修士、其他道修以及一众魔修并没有明白诺灵神君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徐若光和顾绣走进客栈的那一幕。

    在尚城城主府一众修士走过最里面的半圆形过道,一一试过每一间房间,没有一间房间为他们开门,而转站第二排房间时,顾绣和徐若光却被这客栈房间内的情形震惊到了。

    从外面看,这只是一个房间,可是真正进来了,才发现这都能算得上是一座小型洞府了。

    厅堂、卧房、修炼室、厨房、茶室、炼器室、制符室、炼丹室,全部都在那一道门之内。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客房可不比尚城那些上等客栈房间差。”

    顾绣本以为只是一间能够住人的屋子,现在发现这房间内竟如此全面精致,不免惊叹。

    而且更让她惊喜的是,炼器室和炼丹室内竟然各有两簇地火,也就是说,她和徐若光能够同时一起炼器炼丹,互不打扰。

    她当然不会炼丹,也不会炼器,可是她会制衣啊,虽然不知在这里需不需要当场制衣,但是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说说,该怎么感谢我?”

    拉着顾绣将所有的房间一一看过后,徐若光将她拉到卧房,揽住她的腰问道。

    顾绣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诺灵神君和童机长老想到的,她在成功走过木楼梯拐弯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他们这些人能成功上二楼,并住进客房,的确应该归功于徐若光的那一手厨艺,做出了符合菜谱要求的菜肴。

    “你帮的又不是我一人,怎么不找其他人要感谢?”

    顾绣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其他人和我住一个房间吗?”

    徐若光紧紧盯着她,一双眸子更是熠熠生辉,似乎能将她灼烧起来。

    顾绣觉得自己整个人被他这灼热的目光炙烤的都快要融化了,脸上更是红霞满布。

    她轻咳了一声,想要移开目光,可是心底那股不服输的劲忽然起来了,不但没有移开目光,反而直直的迎向他炽热如火的目光,然后一声不吭的便站了起来。

    “哎,你要做什么?”徐若光忙拉住她。

    “我去其他客房住。”顾绣说着,还挑衅的看了他一眼。

    听她这么说,徐若光从善如流的放开了她的手,顾绣微愣,只听他淡笑道:“嗯,我来算算,以你的修为和方才在下面的表现,恐怕要到最后一排客房试试,或许会有一间房门会为你打开,只不过那里面是何等情形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