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四百六十五章:当年
    顾绣看着埋头布置阵法的顾璇,但愿她能做到互不打扰,否则……她想,她不会有顾淑那般好脾气好心性的。

    “八妹,遥想当年,三妹可以跟着九妹四弟他们一起去岩城城主府参加城主府的新弟子选拔试炼,我很羡慕。

    而你,可以和六妹二哥三哥跟着仙水城何城主他们的车队一起前往尚城去涨涨见识,我更加羡慕。”

    顾璇站起身,先就对顾绣说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起码,顾绣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大姐,你为何羡慕,无论是岩城城主府,还是尚城城主府,都是你自己不愿意去的,而且还对三姐我们的行为嗤之以鼻。”

    虽然觉得顾璇这番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顾绣还是这般说道,当年之事本就如此。

    “呵!”顾璇轻笑一声,“我不愿意去?我嗤之以鼻?

    八妹,你知道当初我多想和三妹一起去岩城吗?又多想和你还有六妹一起去尚城,我那时已经两百多岁了,可是却没有去过距离仙水城千里之外的地方,我又不是那些只喜欢相夫教子的凡人女子,我也是想要在修炼路上走的更远的女修士。”

    顾璇这一番话,说的不甘、愤怒、嫉妒,顾绣似乎猜到了点什么,可是不知为何,她心中却没有掀起任何涟漪。

    “是母亲吗?是她的意思?她不让你出门?她要你在家做什么?”

    顾绣一脸平静的问道。

    “你早就知道了?”顾璇的脸色更难看了,语气也比方才更加暴戾阴狠了几分。

    顾绣知道她为何有这般反应,她摇摇头,“不,是你方才说过之后,我才知道的。”

    顾绣不等顾璇回答,立刻接着道:“你大概是在想我为何会这般轻易就猜到了,其实若是你不说,我的确不知道你当初没有和三姐她们去岩城,没有和我一起去尚城,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你自己不想去,只是你既提到了这一点,除了母亲,我想不出还有谁能阻止你了,或许是母亲和父亲一起所为……”

    “你知道他们对我说什么吗?他们说他们没有儿子,祖父母还要他们供给金珠,他们好不容易养了我们三个,放走两个小的就罢了,若是连我也离开他们了,他们若是出了事,到时连个帮手都没有,更何况母亲当初因为赤眼蛇受伤,寿元锐减,她自觉过不了几年,可能就要像祖母那般,只有服用续元丹才能维持性命。

    我若走了,谁来为他们供续元丹,他们还四处找修媒,想为我招赘一个修为不算低,可以挣金珠,但是又无甚家世的散修女婿,你说,能够入赘的,修为还不能太低的散修,会是什么样的德行,八妹,这应该不用我说吧。”

    像是积年的怨气,今日终于有了一个宣泄口,顾璇的语速很快,就像怕时间不够说不完这些怨气一般。

    她的脸色有些发红,一双似乎比以前复杂了许多的双眸中的暴戾之气却没有因为终于在她面前发泄了积年的怨气,而稍减几分。

    这使得顾绣清晰的认识到,顾璇的这番发泄和她所要表达的愤怒不甘嫉妒并不只是她的表演,这也是她真实情绪的一部分。

    “你为何沉默了?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们那个一直对你和顾淑关爱有加体贴入微的母亲,会对我说那般残酷的话,做那般残忍的事?

    是不是在想我们那个看起来懦弱无能的父亲,虽对你和顾淑不闻不问,却能对我这个长女发号那样的命令,是不是在想,在你和顾淑正恣意的按照着自己的想法意愿生活修炼的时候,我的心中是多么的痛苦徘徊?”

    顾绣抬眸看了顾璇一眼,她知道顾璇想看她心虚愧疚的神色,可是她显然要让她失望了。

    顾绣轻声问道:“当初,父亲和母亲,我们的两位最嫡亲的长辈除了口头对你发号以上你所说的命令之外,还有其它手段吗?”

    顾璇一怔,似乎没有明白顾绣话中的意思。

    注意到顾璇疑惑不解的眼神,顾绣解释道:“比如对你下某些符咒,让你不得不听他们的命令行事?还无法张口甚至通过任何手段将他们的命令传给任何人,包括我、三妹、祖父祖母,以及最重要的,我们顾家的家主二叔祖。

    或者他们并没有使出符箓,而是给你下了某种毒物,就如同你们魔修之前的手段一般,威胁你既不能违抗他们的命令,也不能将他们的命令告诉任何人,包括……和以上一样,否则他们就不给你解药,让你毒发身亡,并特意说明过,他们手中的毒药乃是罕见之奇药,除了他们有解药,要想在毒发之前找到解药,简直是不可为之事。”

    在顾璇越来越怔愣的眼神中,顾绣继续道:“或许他们还控制了你的行动,让你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哦,以我们那对父母的实力,似乎无法做到这一点。

    就是之前我所举的例子,符箓和毒药,他们肯定也是没那个能力能弄到的,或许他们还有我没有想到的其它手段,大姐你告诉我,让我也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顾绣这一长串话说完,顾璇的脸色已经变了几变。

    “没有,”顾璇的脸色最终回归平静,她平静的再次重复了一遍,“没有,他们什么手段也没有使用,只是口头上给我发号施令。”

    “哦,”顾绣了然的点了点头,平静的道:“那大姐你为何要听他们的,为何不反抗,你自己也说了,你当时已经两百多岁了,你完全可以和我还有三姐一般按照自己的意愿恣意的生活修炼,至于父母,他们还没有到需要养老的时候,就算需要,金珠和丹药,与你是在仙水城招上门女婿,还是和我们一起离开仙水城,似乎并无冲突。”

    顾璇低低的笑了出来,声音幽幽的传来,“我最后不是反抗了吗?你们也看到我反抗的结果了不是吗?他们要女婿,要修为高的女婿,我也为他们寻了一个,只是没有让他入赘,可是这个不能怪我,是他们自己没能说服三妹夫的……”

    随着顾璇朱唇轻启,时刻不敢放松的顾绣,终于等到了顾璇的出手,只是顾璇的这番手段,却让她很是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