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四百七十九章:伺机
    想到这里,本来还摇摆不定的余姓修士忽然祭出一柄弯刀,掌心处窜起一束丹火,在弯刀刀刃上一抹,本来寒光闪闪的弯刀上便闪烁着淡红色火焰。

    顾绣看到这里,还并不能肯定那名余姓修士会不会真的当机立断的砍断自己的双腿,此时她却没空再看别人的选择了,因为她自己的适应时间已经到了,麻烦来了。

    顾绣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只有十个地风那般大的冰熊,祭出了飞星剑,在冰熊还在慢腾腾的“嗒嗒”的往这边走时,飞星剑轻鸣一声,剑身上飞出数十只浑身赤红的鸟儿,顾绣默念口诀,那些鸟儿齐齐张开火红的鸟喙,口中喷出一束束赤红的火焰。

    飞星剑原身为飞鹰剑,是经过徐若光重新炼制后,可当做法宝使用的极品法器,既然能称得上极品法器,自有它的过人之处。

    那些飞鸟口中喷出的火术并不是普通的火,而是一种异火,虽然及不上小财的至阳烈火,但是比一般真神期修士的丹火自然要高阶许多。

    那冰熊似乎是没有灵智的,在顾绣操控着一众飞鸟向其喷火的时候,它仍然维持方才那不紧不慢的步子往顾绣这边“嗒嗒”的走来。

    那些飞鸟喷出的异火在顾绣的操控下,于空中形成一支锋利的赤红火箭,直直的朝巨大冰熊的腹部射去。

    火与冰的撞击,发出一道绚丽的光芒,待那支火箭穿透冰熊厚实的胸膛后,便于冰熊身后消散,而冰熊巨大的身体也随着胸膛中被火箭穿透化解的大窟窿的逐渐扩大而化解,顾绣本以为这冰熊被化解之后,就像怀庸之前提醒那名余姓修士被同化成冰坨的双腿一般,若是化解,便会化成一滩水。

    却没想到,这个世界真的随心所欲的很,完全不按规则来。

    那体型巨大的冰熊并没有因为胸膛那处被顾绣击出的洞口的扩大,而渐渐化为一滩水,或是流入冰川中再次凝结成冰,或是来不及流入冰川中,便于铁链上凝结成冰,如此,顶多铁链表面会滑上许多。

    或者应该这般说,它的确化成了一滩水,凝结成了冰,但是与顾绣预想的过程和结果可完全不同。

    顾绣看着因为方才那一支火箭的攻击,已经化为水,甚至还在沸腾的那一滩,忽然又迅速凝结起来,而且凝结出来的并不是普通的冰坨,而是如方才那冰熊一般形状的小冰熊,可以这么说,顾绣方才那一攻击,将本来有地风十倍体型的冰熊打成了十只和地风一般体型的冰熊。

    顾绣看着因为体型变小,而变得有几分憨态可掬的十只小冰熊,在铁链上挤挤挨挨的,往自己这边“嗒嗒”的走着,一时之间,竟觉得有几分好笑和无奈。

    只是不管如何,这十只冰熊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她虽然尚不知它们的能力和对自己能造成多大的威胁,但是根据方才所见种种,顾绣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尝试为好,她可不想壮士断腕,更不想成为一座人形冰雕,不,到后来人形冰雕也做不成,直接像融入大海中的一滴水那般,融入这白茫茫的一片冰川中。

    顾绣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只不过其他修士现在或自顾不暇,或时刻警惕着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危险,即使自忖实力强悍的部分修士,看到顾绣所面临的这一幕,也只是分出些神识时刻关注着,他们倒不是关注着顾绣会不会遇到生死危机,嗯,这么说似乎也没有错,当然,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关心顾绣的生死,他们是想从顾绣对抗冰熊中,得到或是成功或是失败的经验,为自己在冰川中接下来的行程奠定更好的基础。

    一如顾绣之前观察其他人一般,这种行为很正常,无可厚非。

    毕竟每个人的性命都是一样的珍贵。

    只是在这些人中,有人在认出顾绣之后,心中却暗自期盼着,顾绣最好不要死在那些冰熊手下,他虽然想要顾绣死,可是他得亲手灭杀了她,或者将她陨落的证据带出冰川,如此,自己才能从顾绣的陨落中得到好处。

    如果顾绣陨落在那些冰熊手中,还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一星半点她已陨落的证据,当然,若是顾绣真的被那些冰熊灭杀了,他也不会去阻止。

    在怀庸的想法中,或者说他希望,顾绣被十只冰熊打成重伤,如此,他便可趁机出手,只要带回顾绣的神脉光球,以顾绣在尚城城主府的身份,他以后去了魔城之后,也算是一份不错的投诚礼了。

    “怀前辈,请放心,这位尚城城主府若光公子的妻子,若是陨落在此地,即使不是死在你手中,我们也会算你一份功劳的,十二令主大人,您说是不是?”

    白苓魔女似乎看出在怀庸黝黑粗犷的面容下,此刻正在计较着什么样的小心思,唇角一勾,轻笑着问旁边那名之前一直站在殊凉魔君身后并没有什么存在感,以至于顾绣没有什么印象的真神初期魔修。

    “十二令主?”怀庸惊讶的看向那位自见面后,就一直沉默寡言的真神初期魔修,实在没想到,他竟然是魔城的十二令主。

    白苓魔女见怀庸惊讶的模样,“咯咯”笑了两声,“怀前辈不会以为我们魔城就只有十三令主一位令主吧?”

    怀庸摇摇头,“我知道魔城共十三位令主,只是没想到在下竟然能和十二令主大人一起结伴同行,实在幸运至极。”

    怀庸这话可是将自己放的很低了,那位白苓魔女不知是笑他这般自降身份,还是满意他恭谦的态度,又“咯咯”轻笑起来。

    至于和他们一起的三人,真神初期老者和散神期的青年男修,此时正在为那名刚刚自断双腿的余姓修士护法,余姓修士的双腿双脚短时间内自然是长不出来的,但是方才那一场,他虽然最后仍然砍断了双腿,但是到底被寒意侵入体内了,伤势并不轻,他没了双腿,这之后或者一直借助坐骑行走,或者以神息助轻身,如同鬼魅那般漂浮着行走。

    ------题外话------

    ps:发现昨天章节名写错了,不过内容没错,也不知道当时犯什么浑,大家将就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