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四百九十一章:联手
    怀庸因为暂时没有弄清楚顾绣的真实实力,在两斧攻击没有落到实处后,并没有紧接着攻击,而是站在飞剑上,与坐在冰熊背上的顾绣形成一种对峙的状态。

    当然,这种对峙状态是怀庸理所当然的认为,顾绣之所以只是做了防御,而没有反击,乃是因为她心里明白,现在自己处于劣势,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离开这里的方式或出口,根据先前的经验,想必只要一出冰川,除非特别倒霉,否则她应该不会再被怀庸追到的。

    不过那时即使被怀庸追到,顾绣也丝毫不畏惧了,她不相信怀庸有那般逆天的运气,出去之后,能在不同的空间转换中找到自己,且还能带着他的同伴一起找到自己。

    而现在,她给怀庸一种她正在与他对峙,并打探他实力的假象,实则无论是神识,还是目力,早已释放至最大,她正在找能出去的地方。

    当神识触到此处空旷的边缘地带,顾绣隐隐察觉到了那里有些不一样。

    高耸、坚硬的冰山之上,没有了铁链,而是平行着排列了九条冰桥,冰桥的一端在顾绣所在位置的近端,虽是没有任何支柱的悬浮于半空之上,但是之前的铁链也是如此,顾绣倒是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冰桥的远端,却是隐藏在一片浓雾中,即便顾绣将神识细化再细化,想要探进浓雾中探查一番,可是神识一触到浓雾,就在像最开始触到水雾柱时一般,虽然能够释放,可是释放出的神识立时便与主人失去了联系。

    这虽然让顾绣觉得有些失望,但是并不意外。

    既然无法探查,顾绣便也不在那上面浪费时间了,她收回神识,正想专注的查探一下那九条冰桥,从之前那一次的经验中顾绣可以推断,这九条不同于铁链桥的冰桥,其中说不定就有一条或是数条能够让她离开这里,当然,也并不排除能够让她彻底离开这整个探险的世界,或是更有比之前水雾柱和冰熊还要危险的存在。

    现下,如何能找到正确的那条冰桥,才是最重要的。

    顾绣正想一一探查那九条冰桥各有什么特征,忽然,感到另一股真神期的威压从怀庸的方向传来,她心中一震,忙收回了探查冰桥的神识,而是将注意力放到怀庸,以及随后赶来并御使着飞行法宝飞到怀庸身边的真神期魔修身上。

    经过这一会儿功夫,白苓魔女以及一些散神期修士也遁了过来。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冰川的其它地方果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了,连散神期修士能够安全的飞遁如此长的距离,即使有一些危险,也只是小麻烦,顾绣甚至觉得是自己之前与水雾柱和冰熊之间的那一场对抗,将这冰川中的情势扭转了。

    顾绣刚刚这般一想,脑中就传来春一的附和。

    春一是她给现在的坐骑起的名字,剩下的八头冰熊便以此类推,从春二一直到春九。

    之所以这般起名,是因为这九头冰熊之所以获得了生命力,并成为自己的灵兽,这与春生藤蔓旺盛的生命力不无关系,而且这个名字也得到了从春一到春九的同意。

    顾绣方才那想法,也只是在看到眼下的情形时,随便的过了过脑子,是有点自恋的想法,却没料到这个想法竟然得到了春一的附和,如此说来,自己方才的随便一想,竟然触到了此界规则的一角。

    不过现下显然没有时间让顾绣来仔细分析这里的规则问题了,也不知怀庸是如何与那真神期魔修商议的,还是二人之间早有协议,根本无需商议,反正现在那魔修和怀庸二人已经联手了。

    经过方才那一击,顾绣已经大致清楚了怀庸的实力,虽然对他的手段现在只是了解了冰山一角,但是以自己的手段,顾绣相信,若是仅仅只是怀庸一人,她的胜算还是挺大的。

    但是现在还多了一个实力不明、出手诡谲的真神初期魔修,以一人之力,对上这一道一魔二人,顾绣并无丝毫必胜的把握。

    而且,顾绣朝着站在飞行法器上,离怀庸二人不远的余姓修士等师徒三人看过去,很明显,这三人亦是怀庸的同伴,关键时刻,定然也会帮着怀庸对付自己的。

    一条黑色幽冷的长鞭卷夹着寒风袭了过来,春一身形一扭,躲过了长鞭的正面攻击,顾绣立刻祭出一条白练,从她素白手心弹出的白练如一条白蛇般,猛的朝黑鞭迎了上去,立刻与幽冷的黑鞭缠绕到了一起。

    从黑色长鞭上溢出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那魔气渐渐往白练上蔓延。

    飞星剑跃上半空,发出一声长啸,从剑身上飞出数十只灵鸟,顾绣一手结印,那些原本还五彩斑斓的灵鸟顿时变身如烈焰中的火凤,夹着着烈火往黑色长鞭俯冲而下。

    让人吃惊的是,在这寒风凛冽的极寒天气之下,这些火鸟竟然丝毫不受影响,火是冰的克星,冰自然亦是火的克星,在这冰的世界,修士们可以以火术对抗冰的寒冷,可是同样的,火术在这个世界所发挥的威力会远远不如它本应能够发挥的,有所减弱才是正常的。

    虽然疑惑这一点,可是有了十二令主的加入,自认为灭杀顾绣已经十拿九稳的怀庸,倒是并没有在这一点上纠结,他亦再次祭出双斧,朝顾绣砍来。

    他已经发现,方才顾绣祭出的那个不知是何法器的布袋,经过方才那一遭,其神息已经耗尽,而且那是一次性法器,因此,这次顾绣便不能以方才那般,毫不费力的便躲过了自己的攻击。

    如此,对自己隔了这般长时间,再次的全力一击,怀庸是很有把握的。

    况且,现下顾绣还被那位十二令主纠缠着,根本无暇他顾,怀庸打的是一击毙命的打算。

    虽然正与魔修纠缠着,顾绣又如何能放松对怀庸的警惕,当又是两道金色刃光同时袭来的时候,顾绣再次扔出了一个布袋。

    这布袋的确是一次性的,可是正因为是一次性的,她亦一次性的炼制了很多,此乃她研究出来专门对付金系刃光的制胜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