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四百九十九章:故人相救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顾绣的反应很快,她知道余老道的攻击出现了变故,当然,于余老道而言是变故,于她而言,便是转机。

    顾绣立刻抓住这一机会,迅速吞服疗伤丹药及补息丹药,运转功法,理顺体内暴动紊乱的神息。

    她精神紧张至极,因为这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线生机,以至于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一线生机是从何而来,只想着抓住这一线生机,为自己搏得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

    顾绣的动作很快,她怕那冰箭只是稍稍停顿,最终还会攻向自己,因此,当她发现体内那些由余老道布下的水雾,似乎安稳了许多,而她清理起来也很容易,倒像是与它们的主人失去了联系,或是主人已经无暇顾及它们。

    顾绣这时候才觉得,或许这一线生机可以稍稍放大一些。

    她稍稍理顺体内神息,之前被余老道的冰箭所造成的伤势,以及在与十二令主斗法时,因操控飞星剑与魔鞭对抗,被十二令主的魔息逼近体内,亦造成了不轻的伤势,虽然这些伤仍然存在,亦影响着她体内神息的运转,不过只这短短时间内,给了顾绣服用极品疗伤丹药和噬魔丹的时间,于顾绣而言,现在的她,虽然仍然打不过余老道,但是不会像方才那样,除了计划神魂逃脱,别无他法可想。

    “噼啪”一声,就在顾绣预备着该如何出手,才能利益最大化的时候,忽听到这样一个声音,顾绣对这个声音很熟悉,自从进入这冰川世界中,她就时不时听到这个声音,那是破冰的声音。

    “主人,冰箭碎了!”小斑兴奋的声音随后便传了过来,可能刚刚逃过一劫,小斑甚是兴奋,连传音也忘了,这句话是直接是嚷出来的。

    顾绣一看,原来不知因何原因直接停顿在她面前寸许的冰箭已经落了下去,平整的冰桥面上洒上了碎裂的冰凌。

    神识一探,顾绣发现那些冰凌上没有残留其它术法的痕迹,这一点便很不对劲,余老道蓄势而发的一记攻击,不可能在没有受到任何反抗的时候,便不攻自破了。

    顾绣抬眼朝余老道看去,余老道如橘皮一般的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他与顾绣之间并无深仇大恨,他对顾绣出手,说到底是为了自己的心魔和余大海余大山二人以后免受魔修追击,而这两点,并不代表着他一定要将顾绣灭杀方可,只要他出手了,尽全力的攻击,至于结果,无论顾绣是生是死他皆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所以他的全力一击虽然没对顾绣造成任何不好的后果,他自己甚至还因为这一击被人化解,因那化解的力道太过强大,在化解他的冰箭之后,那余力因为没了受力之物,直接往他身上砸来,为此,他还受了轻伤。

    可是他并没有因此不甘或愤恨,他只是纯粹的震惊。

    他自己方才的那一击他心中明白,那是他十成十的全力一击,在他预想中,即便不能一击毙命,也会重伤对手,他打的是速战速决,早点离开这里的主意。

    而竟然有人没用任何术法加成,只凭着纯粹的力量便将他的全力一击击碎,如此,他如何能不震惊。

    至此,顾绣也明白过来了,这冰箭是人以纯粹的力量击碎的,顾绣本身因为有力丹的加成,力气比一般同阶修士要大上许多,可是那冰箭不仅仅是冰的厚度问题,它上面还附加着一位积年的真神初期修士的修为。

    如此,顾绣即使以力迎之,亦不是对手。

    更何况她还受了伤,她的力丹乃是融进神脉光球中的,需得经过丹田至经脉方才能释放出来的,因为神息运转紊乱,对力丹也是有影响的。

    不过,顾绣看着一地的冰凌碎片,微微蹙了眉,她忽然发现,自从偶然得到力丹之后,她每次从力丹中得到力量都是被动的,可以说她几乎没有主动探索过力丹,更没有主动去摘取力丹中的力量,并寻找一切可能的方式让力丹更好的与自身更加的融合,在斗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一点,或许是顾绣无法做到这个助她之人所为的原因之一,而此人的确是炼体之人,他还是顾绣的熟人,只不过先前她忙于应付眼前的一切,并没有注意到于明海也在这里。

    “顾道友,要不要我将他们灭杀了?”这时候,一个爽朗豪迈的声音传到了顾绣耳中,正是踏着飞行法器飞到顾绣身边的于明海,他身边还跟了两名修士,一名散神后期的中年男修,以及一名真神初期的中年女修。

    “自然要灭杀了,我们方才从头看到尾,也听到那几个姓余的家伙之间的对话了,顾道友和他们根本就无冤无仇,和顾道友有罅隙的是那个自不量力的黑脸鬼,还是他和那个魔修主动找顾道友麻烦的,哼,一道一魔联手攻击一名道修,还一死一伤,自己躲起来丢脸就算了,竟然还挟恩求报,魔修求道修灭杀与之无冤无仇的道修,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傻子答应了,并做的这般彻底。

    于老弟,这样的人你不杀,还留着做什么?这位顾道友既是你的朋友,便也是我夫妻二人的朋友,你放心,你贾老哥虽然只是散神初期修为,可是我们三一起灭杀几个同阶修士,根本不在话下,你不用担心,更何况他们现在伤的伤残的残,应该不费什么功夫。”

    顾绣还没来得及回答于明海的话,更没有来得及对几十年未见的于明海的救命之恩道一声感谢,一个爽脆的女声便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待她一番话说完,没能立刻得到于明海的回答,便将目光转向顾绣,还伸出一只略显粗壮的手拍了拍顾绣的肩膀,“于老弟就是假道学,顾道友你说,这些人要不要姐姐帮你灭杀了?”

    顾绣还没从她方才那一番噼里啪啦的话中回过神来,没想到她便将问题抛到自己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