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五百零二章:秘密
    极品秘术,魔祖之力,魔族之威。

    余老道的话虽然很简短,可是这番简短的话中却蕴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顾绣朝余老道看去,余老道耷拉着眼皮,面上的皱纹比之前似乎又加深了许多,此刻他就像一个即将行将就木的老人,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真神初期修士的威压,却也因此显得平静安详了许多。

    这一刻顾绣忽然觉得,这位余老道或许并不是像自己看到的这般,他的背后应该有更深的故事,只不过现在顾绣没有时间细问他的故事,她只对他口中的魔修秘术感兴趣。

    “老道,你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魔祖?什么魔族之威?我只听过道祖,从未听说过魔祖。”萧丹不客气的喝问道。

    余老道那耷拉的眼皮连动也没动,就像没听到萧丹的话一般。

    萧丹手中的铁链法宝爆出一阵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到了余老道和扶着他的余大海面门之前,其势其威更是将余氏师徒三人笼罩其内。

    “老道,我劝你还是乖觉一点,说不定我们心情一好,还能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否则,呵呵,并不只是魔修才会那种折磨人的手段,所谓的鞭魂、抽魂、火炙之术,我们也是会的。”

    萧丹说的这几种都是有名的虐术,顾绣不知萧丹是真的会,还是只是在虚张声势,不过显然有人是相信了萧丹的恐吓的。

    余老道和余大海虽然脸色难看,但是他们自知道萧丹这是在故意恐吓他们,她会不会这些术法且另说,就算她会,她也不一定会真的将这些术法施加在他们身上。

    这倒不是说她对他们尚存有仁慈之心,而是这些术法本就是属于邪法,对施法之人的心境和以后的修炼皆有影响,若不是真正的邪修,很少会有正派修士真的会将这些邪术实施于他人身上,即使是敌人。

    因为这类邪术,本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只是余老道和余大海明白这个道理,而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都不如他们二人的余大山却没有这般理智了。

    他自然是听说过鞭魂、抽魂、火炙这等能够仅仅凭着名字便能让人退避三舍之术法的,他虽然未曾亲身经历过,但是就如同很多修士一般,现在只听一听,便觉得浑身血液都凝固住了,冷汗不自觉的顺着额角就往下流,面色惨白,连本来红润的嘴唇也变得毫无血色,整个人都摇摇欲坠起来,他看向萧丹的目光更是惊惧中带着战栗。

    似乎是觉得余大山的反应很是让人满意,萧丹迎上他惊惧的目光,忽的对他露齿一笑,她的这一笑在顾绣眼中觉得很是飒爽疏朗,可是看在心态已经快崩了的余大山眼中,此刻萧丹的笑,无异于恶魔杀人之前的狞笑。

    “师父……要……要不你就说了吧!”余大山终于忍不住扑到余老道身前,一脸惊惧的祈求道。

    “师弟,你!”余大海见余大山被吓成这般,觉得失望至极,不过看他惨白的面色,和满脸的冷汗,最后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声,却没有再说出什么责备的话。

    “罢,罢!”余老道亦是重重叹了一声,而后终于抬起一直耷拉着的眼皮,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萧丹,也没有看顾绣、于明海和贾宗他们,他那一双浑浊的目光直直的看向横亘在冰桥上方的缚蛇身上,透过那一层血红色的雾罩,他本来浑浊的已经带上了死气的目光忽然射出一道精光,而那道精光直直的射向已经快到冰桥尽头的白苓魔女身上。

    似乎对余老道的目光有所感应,正往前不停前行的白苓魔女忽然回头朝下看了一眼,因为有一层血色雾罩的遮掩,顾绣看不到白苓魔女的神色,不过她也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便再次往前走了。

    看她就要走到尽头,萧丹再次催促道:“老道,还不快说!”

    这次余老道倒是抬眼看了萧丹一眼,而后便将目光转向顾绣,用嘶哑的略带着死亡气息的声音说道:“放过我的两个徒弟,我便告诉你们。”

    他说这话时是看着顾绣的,而顾绣还没有回答,就听萧丹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们谈交易吗?”

    余老道并没有理萧丹,仍然直直的看着顾,似乎笃定她会给一个不一样的答案一般。

    此刻,顾绣透过余老道那浑浊的目光,似乎看透了许多事情,可是又似乎什么也没看透,她一惊,是萧丹拐了拐她,“顾妹妹,你在想什么呢,你说我们要不要饶过这两个家伙的小命?”

    她口中的“两个家伙”指的自然是余大山和余大海。

    顾绣被萧丹这么一拐,心中却是震惊,方才那会儿,她竟然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应该是不会走神的,那么她为何会如此?

    顾绣眯了眯水眸,看向余老道,余老道对她满含威压的目光并不以为意,他仍然镇定的看着她,顾绣觉得这余老道身上肯定有秘密,而且是大秘密,而这种时候,顾绣甚至觉得能不能抓住白苓魔女,能不能灭杀她已经不重要了,和余老道的秘密相比,白苓魔女的性命似乎不值一提。

    “我们若是放过他们二人,又如何能保证他日若是再见面,他们不会寻仇?”

    顾绣看着余老道,直截了当的问道:“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算来,我们可是他们的杀父仇人,想必他们是无法忘却杀父之仇的?”

    顾绣这般说,便已经说明他们或可因为余老道的秘密而放过余大海和余大山师兄弟二人,但是却是一定不会放过余老道的。

    余老道似乎早已经猜到顾绣会这般问,他面色未变,一双浑浊的眼睛却是看向余大海和余大山,命令道:“大海、大山,你们现在以道祖起誓,虽为师今日身陨于顾道友、于道友、萧道友和贾小友之手,但汝二人不得向他四人寻仇,否则将身陨道消,神魂消散于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