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五百零九章:入定之后
    而释放这道风刃的主人,并不是普通的修士,其实顾绣早对这一个小世界所要经历的事已经有了预感。

    果然,当一股阴森寒意袭来的同时,顾绣转头一看,看到了一张干枯如朽木的脸,脸上有两个大大的窟窿,那是没有眼珠的眼眶。

    顾绣暗叹一口气,难道就不能来点长相正常的吗?就像那些鬼修一样也好啊,非得弄这样的来为难他们的眼睛。

    只不过想归想,顾绣还是快速的祭出了一天银白色的鞭子,此鞭名为雷火鞭,很是不走心的一个名字,不过可以根据这名字很轻易的便能推测出这鞭子的属性,正是雷、火二属性。

    顾绣挥舞着雷火鞭,长鞭甩起的同时,丝丝雷电和火术自鞭身腾飞而起,片刻后,顾绣身周便围起了一个由雷电和火术编织起的防御网,除了这一点,长鞭飞舞的时候,也卷起了鬼物释放的阴风刃。

    顾绣正觉得这鬼物尚算容易对付的时候,忽听萧丹大叫了一声,“老贾,小心!”

    顾绣闻听这一声,立刻朝贾宗那里看去,却见到贾宗正被两只七窍流血的鬼头前后夹攻,而且这鬼头比顾绣以往遇到的那些鬼头都要更加厉害,攻击贾宗的两个鬼头,前面那个正朝他喷吐着冥火,幽绿的冥火将贾宗那一张平凡的脸照出了几分诡异之感,贾宗正手持一柄蒲扇,阻挡着冥火,而后面的鬼头便上前来噬咬他,刚才萧丹之所以发出那一声惊叫,正是因为贾宗在抵挡着前方喷吐冥火的鬼头时,没有来得及阻止后面的鬼头,因此,后脖颈那里就被鬼头咬了一大口,肉眼可见,鲜红色的血液渐渐变成了黑色,阴气已然入体。

    其实萧丹身边围着的鬼物更多,但是她为了去救贾宗,便以蛮力挥开鬼物的围击,如此打法,便只是攻击,顾不上防御了,即使萧丹已经为自己布置了防御护罩,但是也还是多少受了伤,顾绣看到萧丹背上和手臂上好几处都萦绕着阴气,再一看她苍白的面色,觉得她比贾宗受的伤还要严重。

    平日里,萧丹对贾宗的态度很是一般,顾绣本以为他们夫妻情分也只是普通,现在看来,萧丹果真是那种大大咧咧、不注重细节的豪爽女修,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有时候还对道侣一脸嫌弃,可是真到了关键时刻,却是可以为对方拼命的。

    顾绣一鞭挥断纠缠她的鬼物的脖子,解决了它,也不知为何,一时之间倒是并没有其它鬼物来纠缠自己,她便跑去帮萧丹的忙。

    萧丹见到顾绣,面上一松,“顾妹妹,我这里没事,你若是有余力,就去帮帮老贾,他修为要低些,比我们吃力。”

    顾绣看着围了一圈的鬼物,再看看贾宗那边,他已经解决了一个鬼头,现在只剩下一个了,他虽然受了伤,可是对付一个,并不吃力,便没有听萧丹的话,而是留在这里继续帮她。

    萧丹看了顾绣一眼,倒是没有再说,而是和顾绣一起合力将包围着她的鬼物解决了,这才赶去救仍然和那一只鬼头纠缠着的贾宗。

    等顾绣四人解决了攻击他们的鬼物之后,那比他们先到的文历和梁宇二人此时还被几只鬼物纠缠着,顾绣他们也只看了那二人一眼,并没有上前去帮忙的意思,这除了他们与文历师兄弟二人没有交情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能看出,虽然吃力,但是文历和梁宇是可以自己解决那些鬼物的。

    四人无视文历和梁宇求助的眼神,在大殿中搜寻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其他人,这大殿也不是他们一眼便能看尽的,大殿呈长方形,至于长到什么程度,现在因为浑身散发着幽绿鬼火的鬼物大部分已经被他们灭杀了,只余还在和文历梁宇师兄弟二人缠斗的几只,因此,没了鬼火照明的大殿比外面还要昏暗几分。

    顾绣等四人只能就着那闪闪烁烁的几束鬼火看清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至于大殿深处,看是看不到的,即使以神识探查,神识也只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那释放出的神识再也不会给主人任何反馈。

    顾绣拿出夜光石,只是数十颗夜光石也只能将他们四人的脸照的影影绰绰,“自从来到这太天阁什么古怪的事情没有遇到过,先这样吧,我们先疗伤!”

    于明海道,经过方才那一战,虽然除了贾宗之外,他们三人应付的还算轻松,可是和鬼物斗法,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沾染了阴气,受了些伤,这其中还要属顾绣受的伤最轻。

    留一人护法,其他三人疗伤,顾绣本来说她来护法的,却被于明海拦住了,他传音与顾绣道:“我们三人都是力神界修士,虽然顾道友你信任我们,但是该有的防备还是要有的。”

    于明海这话虽然让顾绣有些莫名,但是于明海、萧丹、贾宗三人中,她和于明海认识的最早,虽然不能说全部了解,但是对他的品性心中有数,他既这般说了,顾绣便从善如流的让他护法,她和萧丹、贾宗三人服下正气丹,开始打坐疗伤。

    可是这一打坐,却与顾绣以往任何一次打坐不一样,她刚刚一闭眼,心神立刻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了进去,顾绣一惊,立刻想要收回心神,可是自己的注意力却没法随自己的意志而转移。

    既如此,顾绣明白这是自己无法抗拒的,她反抗过了,无果,除了从善如流,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顾绣的心神被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来到了一个大殿中,大殿金碧辉煌,像是渡了一层金一般,晃得人有些眼晕,顾绣有些奇怪,这地方看起来倒像是人间帝王所住的宫殿,是与修士们所钟情的或是清雅出尘,或是古朴淡然等完全不同的风格。

    而且这座宫殿给顾绣的感觉很不对劲,不仅是这里的气息让她很不舒服,虽然顾绣也不明白,她只是一抹意识来到了这里,为何能够感到这里的气息不对劲,而且除了气息让她很不舒适之外,这大殿中的装饰,包括这一层晃眼的闪闪金光也让她觉得很是违和,像是……像是……这里本不是这般的,而是被人强行篡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