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五百一十六章:下场
    对于于明海和顾绣的决定,彭昌争等人并没有反驳,这地方是顾绣和于明海开辟出来的,他们作为后来者,并无反驳的理由。

    那五名鬼修中有一名散神后期的鬼修似乎对顾绣等一众修士没有阻止他们最先进宫殿有些疑惑,回头张望了一下,见顾绣还在和姬宇聊天,其他人也在互相聊天,只有文历和梁宇那师兄弟二人无所事事的站在那里,时不时朝他们看一眼,这情形让散神后期鬼修觉得有些不对劲,从方才顾绣和于明海等人所行之事推断,他们不是那种疏忽大意之人,更何况后面来的那四人,看起来也个个精明能干,实力当也不弱。

    “大师兄……”散神后期鬼修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想喊他们此行的领头人,也是他们的大师兄,一名真神中期的鬼修。

    谁料他还是喊迟了,此时走在最前方真神初期鬼修,他的三师兄已经临近宫殿大门了,那扇闪烁着耀眼金光的大门就像能够感应到他们的到来一般,自行打开了大门。

    大门一打开,本来还踌躇着该如何打开宫殿大门的鬼修们顿时松了口气,他们早已用神识探查过,里面并无危险的气息,只有一种宝物即将出世的气势,这种气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且那名散神后期鬼修并没有察觉到这股气势,按照他的师兄们的猜测,应该是他的修为不够。

    他当时还为自己因为修为不够,而不能察觉到宝物出世的气势感到遗憾不已,哪里想到,凡俗之世的人们说过这样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而这句话将他这段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的经历诠释的很是到位。

    他哪里想到,他正是因为只是听了几位师兄的话,而没有亲身感受到那股宝物即将出世的气势,而无法感同身受,从而对这宫殿中的具体情形产生了怀疑,所以在宫殿大门向他们敞开时,没有像他的几位师兄一般,被宝物的气势冲昏了头脑,只做了简单的防御就冲了进去。

    而他也正因为没有直接感受到宝物出世的气势,这宫殿内对他的吸引力自然没有他的师兄们那般大,所以他落在了最后,并迟疑了一下,也因为这份迟疑,他的脚步也随之顿了一下,而恰恰因为他的这一停顿,从而避开了殿内的群魔乱舞。

    在散神后期鬼修微微一顿之后,见他的四位师兄都已经走了进去,他正准备抬步跟上去,忽听殿内传来一声惨叫,散神后期鬼修心中一惊,这是三师兄的声音。

    他忙就要跑进去,只是人还进去,就被从里面冲出来的人又撞了出来。

    散神后期鬼修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方才发现这着急忙慌的跑出来的竟然是二师兄,他忙喊道:“二师兄,你……”

    话未说完,他便被二师兄一把推开,散神后期鬼修一个踉跄,被推到旁边去,他忙稳住身形,待他再准备问二师兄发生了何事之时,就见一根如同黑炭一般的粗壮手臂从殿门内伸了出来,一把便将二师兄抓了进去,随后,二师兄惨叫的声音从殿内传了出来,那声音之凄厉,让听者胆颤,不难想象他所经历的是如何残忍的对待。

    散神后期鬼修脸色发白,鼻尖还萦绕着方才那只黑炭一般的粗壮的手臂散发出的血腥味,殿内的惨叫接二连三的响起,都是他的师兄们的声音,他却再也不敢进去了,他慢慢挪到门边,想看看里面的情形,可是一眼所见,除了金碧辉煌的大殿,和富丽堂皇的摆设,什么也没有看到。

    哪里有什么散发着血腥味的黑炭一般的手臂,哪里又有一直在惨叫着的师兄们,可是耳中却始终回荡着那一声声惨叫,散神后期鬼修不知是该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该信自己的耳朵。

    这看起来完全不同于外面阴寒暗黑的宫殿,显得这般的温暖明亮,此时给他的感觉除了遍体生寒,还是遍体生寒。

    五名鬼修,最后只有没有进去的修为最低的散神后期鬼修活了下来,虽然顾绣他们并没有亲眼看到其余四名鬼修的下场,可是他们都看到了在那名真神初期鬼修逃出来之后,那随后而来的碳黑一般的粗壮手臂,那手臂形似人手,但其粗壮根本不是人手该有的,即使如于明海这等修炼体术力息的修士,他的手臂相比于刚才从宫殿中伸出的那只手臂,也不及其十之一分。

    那只手臂中蕴含的力量,由此便可以想象,而除了力量之外,那只手臂中所含之气息,亦让顾绣等一众修士觉得很不舒服,只是具体是何气息,他们却都说不上来。

    不是神息,不是鬼息,似乎也不是魔息。

    除了那只粗壮异常的手臂之外,从宫殿内传出来的惨叫声,虽然离得有些远,可是顾绣等人仍然听的一清二楚。

    看着唯一得以逃生的散神后期鬼修狼狈不堪的往他们这里跑来,萧丹不禁庆幸的拍拍胸口,“幸亏我们没有贸贸然的冲进去,否则……”

    萧丹心存余悸的说道,否则什么她没有明说,可是在场之人自然明白她那话中未尽之言。

    姬宇忽然问道:“顾道友,你……”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又顿住了,顾绣看向他,目光中含着询问之意,姬宇摇摇头,“没什么。”

    顾绣有些不明所以,这话说到一半是什么意思,不是故意吊人胃口吗?

    正这般想着,脑中就传来姬宇的传音:“顾道友,你是不是知道那宫殿中有问题?”

    “广岳道友,你想说什么?”顾绣问道。

    “我看你之前很是肯定,对那些鬼修先进宫殿似乎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所以才有此猜测。”

    姬宇继续传音道:“若是顾道友知道那宫殿内具体有何危险,不妨与我说说,我们也好提前做准备。”

    姬宇这番话说的异常诚恳,顾绣不动声色的看了姬宇一眼,问道:“广岳道友,你看到了那些鬼修的下场,还准备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