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九十四章:一面之缘
    虽然这两名女修的修为和他们一般,不过他们并不觉的拿下这两名女修有什么困难,他们打劫的多了,斗法经验也就丰富了,这两个看起来嫩的像是能掐出一把水来的女修,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能拿下这二人,他们今天的收获可就丰富了。

    只是这个想法也只在他们脑中停留了一瞬,接下来,顾望顾希以及冯氏兄弟都赶了过来,两名男修顿时惊住了,以前他们不是没在城里做过这等事,根本没人管,今天是撞了什么邪,遇到这么多多管闲事的人。

    二人啐了口晦气,没有多一句废话,一个运起青云步,一个运起云遁术,就这般跑了。

    “竟然敢跑!”顾萱亦运起青云步,就想追去,却被顾绣拉住了。

    “八妹?”顾萱不解。

    顾绣道:“你没看到,他们是往闹市跑的,刚才那位道友说过,这里是贫民坊,所以城主府的侍卫队不会来这里巡查,但是闹市就不一样了,侍卫队会来回巡查的,我们若是去闹市与那两人缠斗,定会被城主府的侍卫队抓回去的,你还想不想去尚城了?”

    顾绣现在只是后悔没有将地风熊带出来,她先前只是觉的带着地风熊这么一只三阶妖兽招摇过市不太好,没想到会遇到这情况,不过现在也只能让那二人逃走了。

    冯守杨也跟着道:“顾道友,那两人既然跑到闹市了,我们的确不宜追过去。”

    顾萱瞪了冯守杨一眼,“你好歹也是凝息中期修士,怎么来的那般慢?要是快一点,那两个畜生说不定根本逃不了。”

    说到这个,冯守杨有些讪讪的,“我……我这不是在城里放不开手脚,所以速度没达到最快,这事是我的错。”

    顾绣理解冯守杨,仙水城管理的比较严格,虽然不禁修士在城内使用遁术,但是若是速度过快,也是会有侍卫队的人前来找谈话的。

    冯守杨这就是在仙水城被约束惯了,到了这规矩松散许多的枫城,仍然还是放不开手脚。

    顾萱又看向顾望,顾望一见他的眼神瞪了过来,忙举着手道:“我想快来着,可是你没给我反应的时间啊,我修为不高,只是凝息初期,遁术本来便不快,这里还有其他修士,总不能撞到人吧?”

    “你们……”

    顾萱气的,“一到外面,脾气威风都没有了。”

    顾望苦着脸,他知道顾萱这是埋汰自己在家里脾气太大,不过今天这事的确也是怪他们几个男子太过磨蹭,他只得一声不吭的摸摸鼻子。

    顾绣也不管顾萱训斥那几人,她走到靠在墙边,深受重伤的少女面前。

    之前她便觉的这少女身上的衣裳很是熟悉,只不过那时正与那两个男修缠斗,她没有精力仔细去查看,现在斗法结束了,顾绣才有时间来看。

    这一看,面前这少女身上所穿的鹅黄色法衣果然是出自她之手的。

    用凡品衣料制成的鹅黄色波纹裙,她记得她只炼制过一件,那就是她刚开始用自己旧衣裳的衣料炼制的八件低阶法衣中的一件,至于这件鹅黄色波纹裙,她记得是被一位男修买给了他七八岁的女儿,那么现在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莫非就是当初的那个囡囡?

    顾绣朝少女脸上看去,少女面容娇美,有明艳之色,顾绣却在她脸上看到了那个七八岁小囡囡的娇憨以及略微熟悉的轮廓,顾绣没有立即问她,而是伸出手,分出一缕神息从她的脉门探入。

    检查了一下少女的伤势,顾绣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的伤看起来很重,其实丹田经脉并没有受到重创,只是因为体内神息耗尽,丹田经脉空空如也,可能因为之前那一声“救命”耗尽了她所存不多的神息,所以现在才会出现这种疲态。

    顾绣喂了她一粒补息丹,嘱咐道:“打坐恢复一下神息,待神息稍微恢复一些,再疗伤。”

    少女看了顾绣一眼,乖巧的点点头,“多谢姐姐!”

    “那两个人不会再回来吧?”少女在恢复神息,他们六人便在旁边等着,总不能放着这样一个神息耗尽,又受了伤的姑娘一人在这里吧,而且顾绣和这少女还曾有一面之缘,就更不能将她弃之不顾了。

    “应该不会。”冯守杨道,“那两人并不像什么有背景的人,应该就是普通的劫修。”

    即便这般猜测,待少女稍稍恢复了神息,他们没有让少女待在原地疗伤,而是问过少女意见之后,将她带去了他们下榻的客栈。

    顾绣将少女放到了自己房里,又给了她一粒愈还丹,道:“你先好好疗伤,待伤势好转,我们再说话。”

    她自己则在旁边为她护法。

    两个时辰后,少女睁开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伤势如何了?”顾绣见她疗伤完毕,便问道。

    少女点点头,“好多了。”

    少女看着顾绣,正想再次道谢,忽然眨了眨眼,试探的问道:“你是那位姐姐?卖法衣的那位姐姐?”

    似乎怕顾绣想不起来,她忙扯了扯自己身上的鹅黄色波纹裙,对顾绣道:“姐姐,你看。这件裙子就是从你那里买的,当时你说这裙子上布置了阵法,可以一直让我穿到十六岁左右,你看,我现在十四岁了,这裙子却是一点也没有小,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顾绣笑着点点头,“你是那个囡囡?你娘叫杏娘?”

    听顾绣说起杏娘,少女面露悲伤,慢慢垂下头,低声道:“姐姐,我娘已经去世了,我爹也陨落了,我是来投奔我外祖父的。”

    顾绣在看到少女神色之时,便有所察觉,此时听到少女的话,她轻叹一声,拍拍少女的手,问道:“我知道你小名叫囡囡,大名叫什么,我却是不知的。”

    少女抬头,压下心底的悲伤,“我姓林,单名一个汶,是我爹起的。”

    顾绣也自我介绍了一番,“我名顾绣,是仙水城南门巷顾家人,你可以称呼我顾道友,也可以喊我顾姐姐。”

    林汶立刻便喊了声“顾姐姐”,见顾绣笑应了,她又道:“这次多亏了顾姐姐和几位道友的相助,我本以为已经没有希望了,却没想到会遇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