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九十七章:忘阶之交
    这一段路走过来,他们的关系渐渐熟稔,早已发展到那种既可并肩作战又可互相打趣的关系了。

    “你还不承认?”顾希笑道:“那你看,为何就你感到冷,我们如何感觉不到冷,六妹、八妹、二哥你们觉的冷吗?没有吧?”

    “有!”

    “你看我们都不觉的冷,就说明你太过娇弱了,一个男修竟然长了一副……”

    “他们说他们也觉的冷,你耳朵出了问题?”冯守槐无奈的打断了顾希的喋喋不休。

    顾望忍不住和冯守杨对看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惺惺相惜和同病相怜,他们都有一个蠢弟弟,这中间的的感受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真的冷吗?”顾希仔细感觉了一下,“好像是有点啊,这是怎么回事,这客栈中莫非使用了聚寒阵?”

    “几位道友,要住店吗?”他们一一行人在门口站了有一段时间了,伙计忍不住上来询问。

    顾绣随意往大堂中一瞟,就发现这客栈中有和他们同行的修士。

    “我们住不住?”顾希问道。

    那伙计似乎猜到了他们为何迟疑,试探的问道:“几位道友可是觉的小店有些冷?”

    顾希和冯守槐这两个二货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我们还猜想你这客栈中是不是布置了聚寒阵?”

    那小二笑道:“道友猜的可真准,我们店里就是布置了聚寒阵。”

    “啊,我就随便猜猜,就猜对了?”冯守槐高兴道,觉的自己果然见多识广。

    冯守杨问道:“你们为何布置聚寒阵?”

    伙计叹道:“唉,这事也不是秘密,是我们大小姐,前段时间出去历练回来之后,被一位擅长火系法术的前辈打成重伤,我们掌柜的特意请了修习医道的前辈来为大小姐疗伤。

    那位前辈说大小姐伤势太重,体内又有炙热之火,必须要用聚寒阵中和她体内的炙热之火,而后再辅佐丹药,有朝一日,或许能够痊愈。

    只是也不知需要多长时间,因为大小姐治伤需要很多金珠,客栈中虽然布置了聚寒阵,但是因为想挣些金珠,我们掌柜的还是准备开门做生意,大家倒也挺通融的,并不见怪。”

    伙计说着,指了指大堂中坐着用膳的修士,有修士认识他们的,便和他们打招呼。

    “我们就住这里吧。”顾萱最先开口道。

    “几位道友,请,我们客栈因为比别处冷些,所以价钱会比同类客栈便宜一些。”

    伙计热情的将他们领进房间,一边走一边为他们介绍着。

    顾绣心里却总觉的有些不安,可是一进客栈后院,便看到了一间屋子的上空有淡淡的神息光罩,那光罩上还附有薄薄的一层冰。

    “这的确是聚寒阵。”冯守杨道。

    顾绣也看出了这个阵法的确是聚寒阵无疑。

    “看来那伙计并没有说假话。”顾希道。

    因为心里总觉的有几分不对劲,所以夜间顾绣并没有睡,而是边打坐,边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一夜无事,看到外面有晨光升起,顾绣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我多虑了。”

    六人再次碰头,冯守杨顾望顾萱三人精神头都不大好,只有顾希冯守槐这两个家伙仍然是精神奕奕活力四射的。

    见他们四人这样一副没有睡好的模样,冯守槐不禁奇道:“大哥,顾道友,绣妹妹,你们昨晚没睡好?不应该啊,这客栈虽然冷了些,但是给的被子厚啊,盖上被子,不需要运转神息,也不觉的冷,反而睡的很舒服。”

    这次,他的话得到顾希的赞同,“对啊,对啊,守槐兄这话说的对,昨晚那个环境真的睡的很舒服,二哥,你是知道我的,我最喜欢大雪天,在屋里裹个被子睡的昏天暗地,外面极冷,被窝里又极暖和,两厢一对比,那幸福感不要太强烈。

    昨晚外面虽然没有下雪,但是那般寒冷,也与雪天无异了,昨晚可以说是我从离开家门开始,这一路以来,睡的最好的一晚了。”

    顾望冯守杨顾萱顾绣四人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说什么,难道说他们觉的这客栈有些不对劲,所以才一夜没睡,以应付突发情况的。

    可是,直到他们今早离开客栈,连那伙计脸上的笑容都与昨日无异,这岂不是说他们乃是庸人自扰。

    客栈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似乎是他们这四个精神萎靡之人的真实写照。

    在景仙城城主府门前集合,车队再次晃悠悠的出发了。

    “下一个便是小楼城,宋姑娘不是说何城主要在小楼城会友吗?何城主的友人必定也是厉害的人物,起码也是真神期的修士。”顾萱道。

    “那可不一定。”顾望不同意,“我看何城主挺平易近人的,她待低阶修士也甚是和善,若是她与哪个低阶修士特别投缘,也未可知。”

    “二哥,所言差矣,你看因为八妹会炼制法衣,何城主的确带着我们一起去尚城,可是这一路上,何城主与八妹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若是八妹是真神期修士,会被如此忽视吗?这还不是因为八妹修为太低的缘故。”

    顾萱亦有她的道理,而且举了个现成的例子。

    顾绣是躺着也中枪,觉的自己实在冤枉极了,她忍不住瞪了顾望和顾萱一眼,“你们吵架归吵架,不要扯上我,我只是凝息中期修士,何城主就算肯纡尊降贵的与我多交流,我也是不自在的,还不如现在这般。”

    “你看,还不是修为的问题,修为差距太大,根本说不到一块,就会有隔阂,如何能成为至交好友?”

    顾萱立刻接口,接的无比顺畅。

    “凡人还有忘年之交呢,难道修士中就不存在高阶修士和低阶修士之间的忘阶之交?”

    顾望反驳的也挺有道理。

    二人一来一往,辨的不亦乐乎。

    顾绣几人也不插嘴,听的津津有味。

    倒也增添了这一路上的乐趣。

    直到看到小楼城的城门,顾绣才笑道:“好了,二哥、六姐,你们一会就知道是谁赢谁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