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九十九章:阴风?
    众人没有在夜晚赶路的习惯,车队停了下来,吃过简单的晚饭后,大家便开始布置防御阵法,在这样的山林中过夜,防御阵法是必备之安全措施。

    “哎哟,我怎么感觉有阴风刮过啊?”

    忽的,一个凝息中期的侍卫大大咧咧的嚷道。

    “阴风?我看你是起了阴心,想偷懒吧?”他的同伴啐道。

    “真的,刚才一阵风刮来,我感觉我这面皮一紧,全身打了个颤。”原先说话的的那个侍卫道,说着他还揉揉自己的脸,像是想将那发紧的面皮揉松一点似的。

    “你小子,知道什么叫阴风吗?连鬼都没见过,竟然还知道阴风?”又一个侍卫调笑道。

    “我是没有见过鬼,那还不是幽冥的鬼差太得力了,无论是修士陨落,还是凡人死亡,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将人拘走,我们哪里能看的到鬼。”

    “哼,就算鬼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你恐怕都看不见,你又没有修习过阴阳术,哪里能看的到,要是我们城主还差不多,他起码也是真神期的修为,什么妖魔鬼怪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那些侍卫一边布置着阵法,一边胡乱吹侃着,早已将之前那个侍卫说的什么阴风抛诸脑后了。

    顾绣兄妹和冯氏兄弟没有布置阵法,何城主答应让他们晚上歇在她的大阵中,这样比他们自己所布置的防御力一般的防御阵法要安全许多。

    他们一行人无所事事,大家又都忙乱着,无论是休息还是修炼都是不行的,便四处走走,观察观察周围的环境,走到袁城主的人马这边,便听到了刚才那几个侍卫的争论。

    顾希道:“说这里有妖兽倒还有几分可信,说有阴风有鬼,谁相信啊,我们这里这么多修士,还有真神期前辈坐镇,什么鬼敢靠近,他们难道想要神魂倶灭?”

    顾希话倒不假,即使是修士,只要没有进入尊神期,陨落后的神魂虽然比凡人要强大许多,但是相对于有肉身保护的修士来说,还是太过脆弱,一个凝息初期的修士,要对付一个已经陨落的真神期修士的神魂,那都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有这么多修士在场,应该是不可能有神魂出没的,也就是没有鬼在此,那所谓的阴风恐怕只是那个侍卫的错觉,或者是他故意说这样的话,想搏噱头的。

    顾绣见顾萱冯守杨等人都对胡顾希的话表示赞同,不由的往何城主所处的位置看过去,何城主正在和何大公子何二公子说着话,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她又朝袁城主那边看去,袁城主一张白胖的馒头脸,皱成了有褶子的包子脸,正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耍着小脾气的袁大小姐,似乎在劝说着什么。

    两位真神期修士都未察觉出什么异常,应该是无事的。

    顾绣稍稍松了口气,她不是真的只有十八岁的凝息中期修士,她是具有一千七百多年修炼经验的曾经的云绣真君,虽然修仙界比这个世界等阶要低,但是她的那些经历和由众多经历积累起来的对危险感知的经验并不是假的。..

    她总觉的之前那个侍卫并不是无的放矢。

    顾绣想到这里,又看向原先说有阴风刮过的侍卫,此时,那侍卫又和其他侍卫一起侃大山了,似乎早已忘了自己之前说的话了。

    或许又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吧,就像在三木客栈那一夜一般。

    “二弟,你怎么了,一直在发呆?”冯守杨忽然蹙眉问冯守槐。

    他的话将其他人的目光也吸引到冯守槐身上了,顾希嬉笑的搭上冯守槐的肩膀,“你今天怎么这般安静,简直不像你了,莫非你刚才也察觉到有阴风刮过,害怕了?”

    冯守槐看着正对他咧着一口大白牙笑的欢畅的顾希道:“我不仅感到阴风了,还似乎看到鬼影了?”

    “你说的什么话?我们怎么都没有看到,难道你的修为比两位城主还要高?”顾希并不相信冯守槐的话。

    冯守槐这次倒是没有和顾希斗嘴,而是很认真的看着几人道:“我没有说笑,也没有说谎,我真的看到了。”

    “可是……可是为何你看到了,我们都没看到。”顾希半是疑惑半是怀疑的道。

    顾萱和顾望也是一脸的疑惑。

    顾绣道:“刚才那个侍卫不是也察觉到了吗?”

    “莫非真的有鬼?”顾希忍不住搓了搓胳膊,“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们几人在这讨论的时候,不知何时,原先还各自和自己儿女说话的何城主和袁城主已经神色严肃的在商讨什么了。

    顾绣猛的一眨眼,刚才那是闪电?

    刚刚这般想着,耳边就听到一阵轰鸣声,“打雷了!”

    众人忙朝天空中看过去,空中却仍然暗黑静谧如斯,不见丝毫光亮。

    “雷电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冯守杨示意大家看向远处,是更靠近连月山脉主脉的一部分山峰。

    在无月之夜的夜晚,即使他们是修士,除了能看到黑逡逡奇形怪状的山体,其余的也并不能看清什么。

    “俞副城主,你带人在这边守着,本城过去看看。”

    何城主说着,已经运起登云术,这样的夜晚,那云也是暗黑色的,何城主踏上云头,不消片刻,她的背影已经与这暗黑的夜色融为一体了。

    “发生了什么事?”何城主这一离开,众修士心中便隐隐觉的不安起来。

    而顾绣本来就觉的今晚情况有些不对,之前看着还算平静,她还以为又是自己多虑了。

    现在,何城主竟然往之前发出雷电的方向遁去,肯定是有事发生了。

    “你们有没有看清刚才雷电是从何处发出的,你们说,这天看来也不是要下雷雨啊,为何会有雷电,莫非是有修士在远处渡劫?”

    顾希兴致勃勃的问道。

    “我觉的不像,今晚是无月之夜,这周围方圆百里更是杳无人烟,即使有隐士高人在此地开辟洞府,我想他在应该不会选这样一个无月之夜进阶。”

    冯守杨理性的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