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界修炼日常 > 第一百零四章:赠丹
    何城主并没有立刻回答夏应风的问题,她只道:“你先疗伤吧,这事以后再说。”

    夏应风见此,也不再追问,点头道:“也好。”

    “他是你外甥?”一个颇为洪亮、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众人朝那个自从他们一进来,就没有出声的散神初期的彪壮中年男修看去,他正一脸兴味的看着夏应风,问何城主。

    何城主微愣,继而点头,“是,牛道友有何高见?”

    中年男修又问:“是你那死鬼丈夫的外甥吧?”

    何城主蹙眉,神色颇为不悦,“牛道友,他的外甥和我的外甥有何区别,我们夫妻一体,其余的自然也是共同享受一起承担。”

    中年男修摇摇头,笑道:“他的外甥和你的外甥自然是有区别的,区别甚大啊,你的外甥和你有血脉关系,相貌性子虽然不会全然像你,但是总有几分相像的,如此,倒也有几分可取之处。

    至于你那死鬼丈夫的外甥,与你半丝血脉关系也无,自然是没有任何一点像你的,倒是像他了,只是不知他父亲那边血脉如何,若是好的话,倒也有些可取之处,若是和你那死鬼丈夫并无区别,那他这人便是一无是处了。”

    他这话说的绕口,只是话说的也明显,众人只要略略一想,也就明白了。

    夏应风脸色绷的紧紧的,虽然一句话未说,但是任是谁也看出他的不悦,也是,若是他们之中谁被这般说,也是受不住的。

    “这位前辈,我相公何时得罪你了,你要这般说他,言语间又辱及公婆,还望前辈口下留德,修口德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分。”

    夏应风将气憋在了心里,冯守桂却看不得自家相公受这没理由的气,若不是冯守槐紧紧拉住了她,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她后面的话更难听。

    那位牛姓修士对冯守桂的指责并不见怪,他哂然一笑道:“我发现这鲜花总是会插在牛粪上的。”

    他这话是对何城主说的,何城主瞪了他一眼,“牛二牛,你少说几句。”

    “哟,现在终于不喊我道友了,也对,你现在整整比我高一个大境界,哪里还需要对我这般客气。”

    牛二牛,也就是面相彪悍的中年男修,斜睨了何城主一眼,丝毫不知客气谦逊尊上为何意,对比自己高了一个大境界,且还是一城城主的何城主,就是用这般口气说话的。

    如此,顾绣觉的这二人之间必定是有段不为人知的过往的,如此,或能对现下情况作一番解释。

    何城主扭过头,“今日有正事,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牛二牛看了何城主一眼,半晌方叹了口气,对夏应风道:“也罢,小子,看在你媳妇的份上,我就送你小子几粒正气丹吧。”

    牛二牛说着,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瓶,“这里面有三粒正气丹,或可驱除你经脉中的阴气。”

    夏应风已经盘膝坐下,运转功法,预备以自身功法逼出阴气,此时,牛二牛递到他面前的玉瓶,他似并没有见到,也未曾听到牛二牛的话一般,连眼皮都未抬一下。

    牛二牛见他这态度,哈哈一笑,“你若是不用最好,这正气丹可不便宜,因为用的少,很多炼丹师对此丹的炼制都不甚熟悉,我还是用了一件中品法器,才得了这些丹药,你若不用,我正好留着,待你们大家有谁被阴气侵袭的时候,随时来找我讨要,直到这三粒丹药被讨完为止。”

    牛二牛此话一出,众修士眼中一亮,他们以前或可对正气丹这类丹药不甚在意,但是现下,正气丹于他们而言,却是最重要的丹药之一了。

    顾绣却看到夏应风在听到牛二牛这番话后,脖颈间青筋一鼓,心中便知晓他并不是不在意这三粒正气丹,至于为何装作不在意,无非是为了面子罢了。

    “牛叔……”何凌想要帮夏应风说几句好话,刚起了个头,就有和他关系不错的修士拉了他,“大公子,我有事请教你”将他给拉走了。

    开玩笑,将这三粒正气丹留着,说不定最后还能救自己的性命呢,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何事啊,外面还有许多鬼修呢。

    “多谢牛前辈,牛前辈此番赠丹之恩,晚辈代夫感激不尽。”

    就在一众修士拦下准备说情的何大公子,想要劝说的何二公子,就连何城主都去一边与俞虹说话之时,一只素白的纤纤玉手几乎以抢夺的姿势从牛二牛手中拿过了那个装有三粒正气丹的玉瓶。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冯守桂。

    她不等牛二牛应她的感谢,也不等一众修士反应,拿到玉瓶后,快速的取出一粒丹药,递到夏应风嘴边,不等夏应风说出任何拒绝之言,她便已经将浑圆小巧的丹丸塞入了夏应风的嘴里,丹丸入口即化。

    此时,夏应风想要拒绝已然来不及了,他只无奈的看了冯守桂一眼,“桂儿,你这又是何苦?”

    冯守桂道:“相公,我只想你快些好起来,若是只凭功法驱除阴气,不仅速度慢,且还很难除尽,外面还有那么多鬼修,你这般我如何能安下心来,我知晓刚才牛前辈话语中对爹娘不甚尊敬,你……总之,不是你接受了牛前辈的丹药,是我,是我逼着你服下的,大家都看到了,二哥也看到了,二哥你说是不是?”

    冯守桂知道以夏应风的风骨,他是定不会接受刚刚对他以及他的父母口出恶言之人所赠之丹药的,但是夏应风现在又甚是需要这丹药,作为妻子,她必须找个台阶让丈夫下,两全其美的办法便是她方才的所做所言。

    冯守槐在冯守桂殷殷期盼的目光中,轻轻的点了点头,那幅度小的若是不仔细看,几乎都看不出来。

    “你啊……”夏应风无奈又宠溺的摇摇头,叹了一声,继而对牛二牛正色道:“牛道友,此番赠药,定不相忘,这个人情夏某必会还的。”

    牛二牛似已经失去了怼人的兴趣,只淡淡的点点头,对何凌招招手,何凌走过去,唤了一声“牛叔”。

    牛二牛道:“你们一到小楼城,就去找我了吧?”